原创

80 后海归美女竟成为养老院院长,她说这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事业!

留学海外,带回国际标准,热爱国学,践行文化精萃。她用温情的陪伴,给失能老人家庭坚定的支持,她用细节的把控,为养老服务事业默默耕耘。关注生命,友爱耄耋。至诚养...

80 后海归美女竟成为养老院院长,她说这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事业!


留学海外,带回国际标准,热爱国学,践行文化精萃。

她用温情的陪伴,给失能老人家庭坚定的支持,她用细节的把控,为养老服务事业默默耕耘。

关注生命,友爱耄耋。至诚养老服务行业始终,以完善服务为价值依皈。

她有着多年世界 500 强企业工作经验。曾在中法两国多个城市工作,熟悉人文知识、宗教学理。作为欧葆庭中国最早核心成员,负责搭建组织架构、策划培训,并参与整体规程本地化。赴法国、比利时等欧葆庭机构进修,协和-欧葆庭老年医护培训结业。 

80 后海归美女竟成为养老院院长,她说这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事业!

1.您如何看待养老院院长这个职业?

邢珊珊:我个人的职业经历呢,我之前一直在国外念书、工作,回国后在北京、上海和其他很多的城市的法资企业工作。我所有的职业经历生涯当中,这一份工作是让我个人有最大成就感,也是最辛苦的一份工作。付出的最多,但是得到的也是最多的。这个真的是责任很重的一份职业。

2.你认为院长工作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难点是什么?

邢珊珊:跟老人的沟通,家属的沟通,团队的沟通,总部专家的沟通,对标准的要求理解,包括在国内本地化实现当中,我们本地团队的成员和法方的专家对标准的理解的不同。所有这一路走来的所有的这些大家的付出,我觉得都是很多的困难点。那么当我们现在两年过去,积累了一些经验再回头来看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些付出,每一步我们所挣扎的一些难点,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3.和老人沟通有没有什么技巧?

邢珊珊:我们的理解是这个样子的:对待老人和我们自己的父母,两者是异曲同工的。

和老人沟通时,首先不要把他当成一个跟你地位不一样的群体;他不是小孩,可能说他的记忆力不如年轻人,这是生物自然规律,可能一些语言的表达是不一定讲得那么溜,讲得那么清楚,讲得那么时尚的那些话,但是不代表他的人生的智慧和阅历不如你。所以一定要有这个先前的一个认识在自己脑子里面。那么再来就是由于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大家越来越快,坐下来好好听老人讲话的这个心思已经很淡了有时候。老人需要的不是我们的怜悯同情,他需要的是陪伴。

4.和老人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邢珊珊:最感动的是跟我们失智老人在一起。失智老人就是跟他们时间长了,在一起时间久了,他认你,他会体察你的情绪,他会有时候给你灵光一现的这种感动和安慰。

一次我陪一位奶奶散步,平时她不太爱说话,我就默默陪她走路。她那天忽然跟我说,她说:你不要烦,有我呢!当时我觉得就在她身边,我忽然觉得我所有的心里的委屈她都知道。而且她是看着我的眼睛,突然转过来跟我讲,说你不要烦,有我呢。我感觉整个世界当中就是只剩我跟她,我们的心意是相通的。她给我的支持是巨大的。我们做这个工作,当然是很辛苦,但是像这样的感动比比皆是。

5.老人家属扮演什么角色,养老机构和老人家属是什么样的关系?

邢珊珊:家属对老人的关心,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我们凭什么能够去跟家属说,您看一下我这个方案可能更合适?一定是要靠你的专业程度。把老人送到我们这里的家属,他们信任我们会比在家里照顾得更好。

家属对我们的要求,家属对我们的督促,家属对我们的鼓励,就好像我们不仅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是一个团队,家属跟我们真的是在一起。所以这个过程中,我们跟家属之间建立的这种战友一般,这种联盟一般,一起去打这场战役,希望要把如何把老人的这个生活照顾好。这个里面获得的感触和这种力量是巨大的。我相信是做任何行业体会不到的。

80 后海归美女竟成为养老院院长,她说这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事业!
珊珊与法国专家陪老人舞蹈

6.养老机构日常运营的关键是什么?

邢珊珊:我们一定不是只是讲,我们对老人好,我们有爱心然后我们有情怀。这些都是必须要有的, 有这个以后我们放在旁边不讲。我们用一个科学的方法来照顾老人,这个科学的方法里面很多细节,是我们有整个多学科的照护的团队,大家付出所有的心血是拧在一起的。

我们会定期跟家属去沟通,目前我们观察到,老人起夜是什么情况,老人饮食是什么情况,老人排便是什么情况,老人走路,因为要看他是否有跌倒风险等等是什么情况。老人的用药药品管理上,我们观察老人自己管理是什么情况,我们管是什么情况。我们在整个对老人的生活照顾上无微不至的观察,给家属定期报告,并且给家属提供一个我们打算怎么护理老人,根据我们的整个体系评估之后,我们会有一个方案出来。

我们不是以疾病入手,我们是以老人整体的福祉,如何维持维护他更好的一个生活质量和生命尊严去入手。去帮他想一个方案,而不是一个技术解决手段。

7.老人最看重的是什么?

邢珊珊:老人最大的诉求是他在这里得到的照顾和生活环境是有尊严的,他要维持自己的尊严,然后安全。

还没有开始替他服务之前,他看不到。在入住之前的沟通非常重要。我们入住之前,我们会去到老人身边,看老人的状况,跟老人对话,跟当时的照顾人员对话,跟老人的主治医生对话,可能还要跟他的病房的主管护士对话。他如果在家,我们去他家里面看他的生活环境,了解老人的习惯,他喜欢什么。这些都前期工作让我们的团队更好地准备接待工作,能够尽快地无缝对接,怎么样老人最舒适,感觉到生活的变化越少越好。

8.你遇到哪些中法文化上的差异?怎么解决?

邢珊珊:就拿这个束缚这件事情来讲,曾有家属从医院里面把老人接进来以后,向我们提出说,能不能把他绑在床上?他可能会自己起来会摔。我们就要跟他坐下来谈,说在我们原则上是尽量不去绑老人的。我们也不建议这么做,原因是什么?因为失智老人把他绑起来,他为了要挣脱这个,他可能会受更大的伤害:骨折、坠床或者是很多的伤害的风险。

在欧葆庭集团的标准里面我们对束缚有非常严格的定义。甚至我们把两边床栏都竖起来的话,其实对老人的生活空间已经是进行一个限制了。我们就跟家属进行交谈,这个东西我们不建议做,那么家属会质疑我们会担心,你们不让做那你们怎么确保他不会翻下来,不会跌倒。

首先在硬件设备上,我们可以把床降得非常低,老人如果他要翻下来的话,伤害是有限。我们做尽可能的更多的保护的措施,把他的生活环境保护起来。

同时我们要去评估有哪些情况他会主动起身?是不是想吃东西,想上厕所?那么我们指定定时的进食计划、排尿计划、饮水划……让他自己可能会起身的几率降到越小越好。

这个是非常典型、非常细节、也很琐碎的照护工作中的一点,像这样的工作我们做了无数。

9.对未来的展望和目标?

邢珊珊:我们作为第一家被引进的法式养老中心,是政府很有远见。中法建交 50 周年的时候,习近平主席和法国总统奥朗德一起签的两国的合作项目。欧葆庭很有幸作为一个民生项目被引进到中国落户到南京栖霞。

我相信在政府领导的眼中和心里,他们有这个期待,以这个项目为一个旗舰店。它为什么叫旗舰店?因为我们对它的期待,不仅仅是住满这一百多个床位,我们希望它的模式能够在国内复制,以各种不同的合作的级别去复制。它不一定要那么奢华,但是有一些标准、底线、理念的东西,可以在我们国家的养老标准体系里面产生一些影响。

欧葆庭集团在海外有 800 多家连锁机构,做了将近 30 年专业的医护型养老。这样有价值的经验,我觉得应该要尽快地用在更多的项目上运用,在我们的国家培养一大批人才,去了解、去使用、去实践、去提出问题、去更新、尽快地普及。那么这样我们南京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作为旗舰店,才完成了我们的使命。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