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圆桌分享丨公立与民营医院品牌如何差异化发展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李耘、广东省中医院胡延滨、厦门长庚医院刘智纲、北京环生医疗投资有限公司程文武就「公立与民营医院品牌如何差异化发展」主题展开圆桌讨论。

圆桌分享丨公立与民营医院品牌如何差异化发展

在丁香园主办的 2017 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党委副书记李耘、广东省中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胡延滨、厦门长庚医院总经理刘智纲、北京环生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原三生制药)医疗事业部程文武就「公立与民营医院品牌如何差异化发展」主题展开圆桌讨论。以下为圆桌实录。

王志安:有请各位嘉宾上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党委副书记李耘,广东省中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胡延滨,厦门长庚医院总经理刘智纲,北京环生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原三生制药)医疗事业部程文武。

王志安:我们先交流,然后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或者从自己的医院经验发表看法。我想问一下刘智纲经理,因为我们地域不同,你从台湾来,你代表跟我们一个不一样的经营理念,因为我们现在大量的公立医院经常说政府投入不足,所以导致医护人员拿工资低,不得不以药养医的体制,使得医生缺少职业荣誉感。那么你们是民营医院,医生的收入怎么样,有没有来自政府的补贴,医院盈亏平衡吗,你们有没有其他途径的补贴?

刘智纲:我们在 2014 年底损益平衡,其实我们的所有的自有资金当初投入大概 20 几亿,我们有做谈折旧。银行利息的部分属于不在我们的医护损益。刚刚主持人问这个问题,虽然说医疗体制不一样,但是有一个地方,是结构性的问题。因为公立医院主要讲的是编制的概念,我们讲的是合理的概念,我们的用人数比民营医院和公立医用人数少很多,我们是一人多专长,医护部分比较专业,但是行政管理我们少很多,但是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成本,严格说我们做这样多的事情中有较多做医管理分制。医院现在产值最高的是这两个副院长,一个礼拜他们有 8 个门诊手术室,然后礼拜六或者专家的特殊 VIP 通道,那部分产生的效益全部归他,那么这样情况之下,所有高级职称的医疗人员几乎投入医疗工作为主,其他就由相关的行政人员做整合,我们算过这样的项目是比较合理的。

王志安:那也就是说长庚,在没有政府投入的情况下,在现有土壤下也可以让医生拿到较高收入。我觉得长庚医院还蛮值得研究的。因为我们现在公立医院如果没有政府投入,医护人员收入低。你们的这个经营也许证明其实在现有投入水平下,即便不增加政府投入事实上也是有可能提高医护人员的收入,同时不影响诊疗治疗。非常感谢。我们下面还是讨论一下品牌发展的问题。从一般的老百姓角度,其实是感知不到公立医院的品牌。我不知道你们作为公立医院有没有感受到,我作为一个普通患者我没有感觉到他在推广品牌,也没有什么消费体验来完成品牌的抵达过程,因为公立医院在过程中肯定属于医疗水平很高,但是普遍患者认为越好的公立医院就医体验越差。所以我想请几位公立医院的院长管理人员来讲一下,公立医院的品牌推广为什么跟普通的患者之间会有这么大的距离感,有没有特别在意我们患者的感受?

李耘:对于这个品牌,就像主持人前面开场多时候讲到,原来是因为计划经济时代,所以是定点就医就不存在竞争,大家有固定了人群就医,开放以后就可以自由选择医院,就涉及医院之间想要竞争病人,因为有了竞争就有了品牌意识,公立医院对于自己品牌推广几乎不做广告,我们一般会从介绍信技术的科普的一些角度,让老百姓关注,一旦他们看了,老百姓就会针对性地就医,或者一些感人事迹的报道,这种形式来推广。讲到这个病人的就医体验我自己之前也是接待过投诉管理之类的,确实有时候想想医院在这方面应该可以为病人做的更好。我们院领导也是非常注重这方面的要求,要求员工对患者真诚,我本身不是医生,是一个管理人员也会去体验,医生也会有非常多的现实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的病人很多,病人少的话,你要等着病人,这样就会把服务放在前面。曾经有个院长说,院长非常关注病人量,太多不好,太少也不好。如果分级诊疗出来以后,三级医院的病人少了,医生怎么养活。

胡延滨:我同意,医保的覆盖面越来越广,老百姓选择医院的权利越来越大,民营医院越来越崛起,整个社会医疗资源在发生变化。接下来公立医院面对的竞争挑战会很大。一家公立医院要真正生存好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口碑,最核心的一条并不是以宣传为主题的,相反是以满足老百姓的需要为主题。像您刚才说,公立医院的服务诟病比较多,服务体验的改善就会作为很重要的一点。还有一点过去公立医院会有很多认识,就是觉得他不方便,等待的时间很长,怎么样把这些时间缩短,很多通过预约的方式优化这一块,我们也在做。加上智慧药房推出来以后他知道自己的医生的时间,提前预约。还有很重要的体现就是人文关怀。这一块是由发自内心的一批人才可以做到,文化建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

刘智纲:厦门每天都有公立医院的广告,今天他有些结构性的问题,就如同刚才两位专家讲,应该考虑更高层次的整体系统的规划,为什么会在一个方圆搞了六七家三甲医院。在整个国家确实很需要医疗资源,但不应该集中在一个区块,其实只是在这个区块竞争,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法满足普遍大众的需求。第二,会有历史因素,大陆的老百姓过去普遍都有一种观点,公立医院是很优秀的。在这样长期的背景之下,就会变成一个问题,公立医院很大,省里的就不重要,民营医院要靠神灵,因此这两个会有不同的思考,但两边都会往中间靠近,民营医院要从神灵往大庙靠,公立医院是大庙,要更普遍化。如果是良性竞争,不要近距离交战,所有问题没有解决,反而会变得更差。未来是不是可以有系统性的规划?我曾经跟卫生单位提到这种事情。其实不需要把民营医院当成敌人,为什么不把民营医院归划到整个体系中?到那个时候就是健康促进管理不生病,防患于未然的概念是不是需要再整合再评估,我认为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程文武:我也表达一下我的观点。我们非常有代表性。我们投资了 14 家医疗机构,但这 14 家医疗机构全部的床位也没有长庚这么多,我们是专科化的。因为我们都在讲以患者为中心,提高患者满意度。环境是影响患者满意度的,最核心的因素一定是医疗治疗和医疗服务。这种沉淀下来的口碑或者品牌的意识是我们民营医院没办法去比拟的。

王志安:你的民营医院是高端还是低端?

程文武:我是中等的,就是符合国家医疗规定的。昨天很感谢丁香园,我跟和睦家的 CEO 昨天也聊了一下,是不是可以合作?再回到说公立医院的品牌积累是我们没有办法比拟的,我们希望在某些专业方面的发展更努力能够形成良性的竞争,而不是一个恶性竞争。

王志安:你先说一下公立医院的问题。

程文武:患者的就医体验不是特别好,现在的公立医院已经认识到了,他们努力改善,因为大的环境所以需要一个时间,所以我们需要给公立医院一定的时间和空间,使大家的就医感受更好一些。

王志安:你认为在民营医院的品牌建设或者说品牌的塑造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在哪?

程文武:最大的难点还是人才的问题。影响患者满意度的最核心因素就是医疗效果和医疗质量,这些都是人才提供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想到民营医院就想到莆田系,这样我们的招聘,还有培训面临了很大的问题。我非常赞同刘智纲的是,他没有提这个是民营医院,他说社会办医,国家也引导不是公立和民营,而是社会资本。我们应该定义体制内和体制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要对立,不要割裂。所以过个十年二十年以后,可能我们的就医也不会去考虑这个是公立还是民营。在整个医疗体系中,60% 的治疗根本就不需要三甲级,之所以我们投资来做渗透系,也认为 80%,90% 没必要在三甲级接受常规的治疗。

王志安:其实社区医院就可以。

程文武:对,在台湾洗肾中心很多就是。国家是鼓励连锁基层的这样一个方向。

王志安:刘智纲总您说一下靖江民营医院。

刘智纲:我还是那句话,公立医院是优势方。我先讲民营医院,民营医院第一个要思考定位是哪里。比如说透析,需要普及化,需要一定技术认证。为什么民众会去大型医院,找的就是信任。你的医院可不可以让民众信任,你要清楚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我认为我跟公立医院不是不能结合,而是讨论不下来。台湾这四十年的改编是从公立医院在所有医院中的占比,从 70% 变成 30%。谁能够取得民众的信赖,才是真正的决战点。民营医院的定位是特色医疗到核心竞争力,公立医院本身就有优势,他应该要整合你的资源,因为公益性本身就有资源可以去整合。第三个部分就是健全。因为我们先整合资源是一回事,但要考虑是不是健全发展,我认为我有跟公立医院交流健全这件事,你不是大,而要适大。这是效能里面很重要的因素。

胡延滨:台湾原来是公立医院的天下,后来变成民营医院的天下,这么大的一个变革当中,天天要公立医院退,民营医院进才能产生变化。

刘智纲:全世界都一样,你用所谓限制性的做法不是一个好做法,引导性的做法才是正确的。为什么会有这个结果,社会办医生去强化,不代表限制公立医院的发展,公立医院的发展达到期望的指标,要健全发展。这样子大家各凭本事良性循环,才会达到好结果。为什么我们这样做是在追求本质的竞争跟效能,我们自己要有一个可以支撑的系统,是从这样子演变出来,所以刚才回答中医院领导的看法,引导大家再一个基础发展,让他更加条文化,公立医院有公立医院的任务,有的地方用补助,其他地方可以不需要补助,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胡延滨:台湾整个格局的改革非常大,一个好机制的建立对整个局面的改变是更重要的。政府建立机制和推动整个改革过程当中,他应该扮演聪明的妈妈角色,通过机制的调整给付制度的调整,整个竞争的生态都会变化,公立医院、民营医院和社会资本也好,他们都处在一个竞争的状态下,都需要赢得患者的信赖才可以持续发展,患者的购买决定了他的选择,当把更多的权利交给患者选择的时候,自然而然这个局面会发生变化。

李耘:关于民营医院的印象是他的服务,长庚医院服务的理念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在多年前曾分别派护士到长庚医院去学习。公立医院也更多的注意到患者体验的重要性,那么前面讲到几位我都赞同他们的观点,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竞争上,政府主导的地位包括政策,其实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羡慕民营医院对于这种政策的灵活性。他们在政策上,定价上很灵活我们在新技术上很受限制。政府在布局上确实可以把民营医院纳入到整个医疗体系当中,有一个错位的发展,当然也是政府的主导,或者是政府的一个支持,以及民营医院公立各家医院下面一起来布局一样的,把各自的学科错位发展,大家可以和平共处。

王志安: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