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退针头,收东西,突然,手指一下刺痛!

如何应对职业暴露风险。

那天下午真倒霉。

我的一位老病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心衰。双侧胸腔、腹部积水,为了减轻患者呼吸困难和明确胸水性质,我准备为他行一侧胸水引流。

患者体形肥胖,170 cm 的身高,200 来斤的体重,穿刺针头进去 4、5 cm 还没见到胸水,加上患者血小板有点偏低,我不敢过多的尝试,穿刺以失败告终。

退出针头,收拾东西。突然,一下没注意,手指传来一下针刺的痛。我心里一紧,要完!手指被针头刺穿了!

我强打精神,淡定地收拾完东西(内心其实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然后立刻迅速跑到处置室,挤压伤口,在流动的清水冲洗了 10   来分钟,再用碘酒反复消毒。

立马向护士长反映,报院感,确认患者的全套检查结果。

重新采集患者详细病史

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必须重新打起精神,回到病房时,心里敲着一万个小鼓,重新跟这位 80 岁老爷爷确认了详细病史。

关于传染病史,我们之前问得比较含糊,一般都是「有没有传染病啊?」这样处理。但扎到了手指可不一样,我重新问清了病人,有没有结核、肝炎,还有以前的的身体状况、工作性质、老伴的身体状况。

但是,我依然没敢问出这句:您有没有艾滋病?梅毒?

这是我踏上医生职业生涯,问病史最为详细的一次,前所未有,而且这一切要表现得很关心患者,不露痕迹。

处理完这些,漫长的等待让我心焦,因为患者的输血前检查要明天中午才有结果。一个下午都是在恍惚中度过,第一次面对职业暴露,我真的无比紧张。

退针头,收东西,突然,手指一下刺痛!

有文献报道,0.04 ml 污染的 HBV 血压足以感染受伤者,HCV 感染锐器刺伤后感染的几率为 1.8%,这零点零几、百分之一的数据在我心中,都是绕不过去的心结。

糟糕又幸运的结果

第二天中午一下班,就跑去输血科查看患者输血前结果,情况有点糟糕:乙肝表面抗原阳性。

不过还是感谢观音,感谢佛祖,感谢耶稣,感谢爸妈,感谢领导,感谢自己……艾滋是阴性的!艾滋是阴性的!艾滋是阴性的!当然,梅毒也是。

那么重点就是解决乙肝问题!

我两年前乙肝两对半的情况是,乙肝表面抗原、抗体都是阴性的,就核心抗体、e 抗体阳性,说明我当初处于乙肝恢复期,或者之前感染过乙肝;而患者乙肝表面抗原 34.67 ng/ml,应该属于乙肝携带者,最多小三阳,传染性不会太高。

赶紧电话感染科主任说明情况,主任安慰我感染乙肝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最好 24 小时内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这样可以避免急性肝炎的爆发。

看了一下时钟,下午两点,我又急忙的士前往防疫站,心理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必须在 24 小时内注射完毕!

终于在第二天下午 3 点前完成乙肝免疫球蛋白注射。轻舒一口气。

中国医务人员职业暴露

解决好个人职业暴露问题,我们来看看中国医护人员职业暴露情况。

有学者对我国 13 个省份 158 家不同级别的医院进行问卷调查,分别调查各所医院开展职业暴露监测首年、2010 年、2015 年的职业暴露与防护管理和监测情况。

以下是职业暴露职员分布和职业暴露源阳性分布。

退针头,收东西,突然,手指一下刺痛!退针头,收东西,突然,手指一下刺痛!

从上表可以看出医务人员职业暴露,医护占了很大比例,尤其是护士占了一半以上(心疼我们的护士姑娘半分钟)。最常见的暴露源阳性分布疾病是乙肝,占了半壁江山,最骇人听闻的艾滋也占了一小部分比例。

另外文中还提到引起医务人员职业暴露的主要器具是注射器、头皮钢针、手术缝针。

而医务人员职业暴露的高危操作依次是:静脉注射、针头丢入利器盒、手术缝针。

再次提醒我们的医务同行们,进行这些操作的时候千万小心。

以上这些数据都反映出中国医务人员职业暴露风险大,危害重,形势严峻。

职业暴露后的处理措施

以下是从文献和职业防范总结的职业暴露紧急处理原则,如您所在科室或职业暴露风险较大,请务必牢记这些要点:

1. 用流动的清水或肥皂液清洗污染的皮肤,用生理盐水冲洗黏膜;

2. 如有伤口,在伤口旁轻轻挤压(禁止进行伤口局部的挤压),尽可能的挤出损伤出的血液,再用肥皂液或者流动的清水冲洗;

3. 受伤部位的伤口冲洗后,应用 75% 的酒精或者 0.5% 的碘伏进行消毒,并包扎伤口;被暴露的黏膜应反复用生理盐水冲洗;

4. 发生暴露后应立即向所在单位的相关部门登记。在暴露后即刻、4、8、12 周、6 个月及 1 年,进行相关病毒检测;

5. 使用预防性用药。

退针头,收东西,突然,手指一下刺痛!

以同为病毒性感染的 HIV 为例,根据卫生部门制定的《医务人员艾滋病职业暴露防护指导原则》,根据暴露级别和暴露源病毒载量水平实施预防性用药(分为基本用药程序和强化用药程序)。

基本用药程序为:

为两种逆转录酶制剂,常规剂量连续使用 28 天;强化用药程序:在基本用药的程序上,增加一种酶蛋白抑制剂,也是常规剂量连续使用 28 天。

这些最好在 4 小时内完成,最好不要超过 24 小时。

1984 年就已经世界上报道了首例由职业暴露于被感染的血液而引起的 HIV 感染。

医务人员与具有传染性疾病的患者接触已成为引人关注的职业性话题。如医务人员感染 HBV 的几率就是普通人的 5 倍。

对于所有医护人员来说,我们在治愈患者同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有了健康的身体才能救更多的人。

参考文献:

[1] 戴青梅, 王立英, 刘素美等. 医护人员职业性损伤的危险因素及防护对策 [J]. 中华护理杂志,2002,37(7):532-534.

[2] 孙建, 徐华, 顾安曼等. 中国医务人员职业暴露与防护工作的调查分析 [J]. 中国感染控制杂志,2016,15(9):681-685.DOI:10.3969/j.issn.1671-9638.2016.09.009.

[3] 王志杰;感染科护理人员的职业暴露和职业防护及处理措施 [A];2014 年河南省传染病护理研究进展与临床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 [C];2014 年

[4]  艾滋病职业暴露预防手册.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用门户

责任编辑:lightningwing、猫羯座

排版设计:shamouer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com 正版图片库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