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急救故事:生死一线间

18:00,刚接了夜班紧接着就出诊,短信显示:患性,46 岁,主诉「肩痛」。途中我拨通对方电话,问对方:「病人除了肩痛,还有胸痛吗?」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问了病人...

18:00,刚接了夜班紧接着就出诊,短信显示:患性,46 岁,主诉「肩痛」。

途中我拨通对方电话,问对方:「病人除了肩痛,还有胸痛吗?」

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问了病人后回答:「他说胸口非常痛!还出冷汗!」

我随即叮嘱道:「病人不要走动,我们尽快赶过来!」

挂了电话,我对驾驶员说:「尽量快一点,病人多半是心梗了!」

风起云涌

驾驶员拉开警报,全速开往现场。

星期五的下班高峰是交通最拥堵的时候,驾驶员使出了洪荒之力,救护车 10 多分钟就赶到了现场。

急救故事:生死一线间

我们在电梯口见到了患者,是一个留着山羊胡,身材偏瘦的男人,闭着眼,面色苍白。

我对他说:「我是医生,你那里不舒服?」

病人回答:「吃午饭的时候,感觉双肩酸痛,持续了 10 分钟自行好转。到了 2 个小时前,双肩疼痛加剧,胸口也开始痛起来。20 分钟前下班,我走到电梯口时出现浑身无力,冒冷汗,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

量了血压,为 90/40 mmHg,心率 48 次/分。

「下壁心梗?」我脑海里浮现出了第一感觉。下壁心梗通常累计窦房结和房室结,容易出现心动过缓;前壁心梗则往往出现心动过速,这是我多年来得出的经验。

「吱!-吱!-吱!……」心电图机开始走纸,肢体导联出来就验证了我的预判,下壁导联 ST 明显抬高,而且 P 波频率 80 次/分,有房室分离,这是典型的下壁心梗合并三度房室传导阻滞。

下壁心梗的病人还得怀疑右室梗死和正后壁梗死,尤其是这个病人有低血压,因此必须加做 18 导联心电图。V3R、V4R、V5R 的 ST 也出现抬高,考虑右室也有梗死。

急救故事:生死一线间

予林格液 500 ml 快速输液,双抗嚼服,途中全程心电监护,并做好除颤准备。途中患者出汗停止,心率波动在 45-50 次/分,血压尚可,因此心动过缓只做密切观察,不做处理。

处理完病人后,征得病人同意的情况下,在胸痛中心微信群里发布了病人的心电图和基本情况,通知导管室做好准备。

风云突变,命垂一线

病人于 10 分钟后送到了胸痛中心的导管室,医生已经在门口等候。

病人搬运到了导管室的床上,我对病人说:「已经到医院了!」

病人笑了笑,拉着我的手说谢谢,我揣着病历本准备到办公室去写病历。

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从身后传来「啊!」地一声痛苦的尖叫。那种带着对死亡恐惧的尖叫,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再回头,病人出现剧烈抽搐。

「快!快!快!接上心电监护,准备除颤!」郭博士已经在做胸外按压,并吩咐医护人员道。

「心电监护显示室颤,准备除颤!」陈医生大声说。

「仍为室颤!旁人离开!放电!」

急救故事:生死一线间

郭博士继续按压,吩咐陈医生道:「赶紧穿刺,先放置临时起搏!然后开通『犯罪血管』!要不然这样的心律失常还会发作!」

郭博士按压了 2 分钟,再看心电监护为 50 次/分的心率,问病人:「怎么样?听得见我说话吗?」

病人吐了一口泡沫,回答道:「听得见!」

郭博士正准备协助陈医生穿刺,刚一转身,病人又开始大叫,痛苦地手脚乱舞,并试图要坐起来。

郭博士又回头将病人按在床上开始按压,再次除颤。

就在这个时候,导管室门口急匆匆地冲进来一男一女,显然是家属。由于所有医护人员都在抢救病人,没有人阻拦,他们直接撞见了病人痛苦哭喊的一幕。

郭博士正准备对家属说些什么,护士又大喊:「又来了!又来了!准备电击!」

随即病人又开始痛苦大叫,烦躁不安,几乎从手术床上翻滚下来。

见了这一幕,病人的妻子僵在门口,眼泪哗啦啦往下流。

继续抢救,转危为安

「先出去吧!相信医生!相信他们会尽力的!」我拍拍患者的妻子,安慰道。

患者妻子是一个穿着和长相都很普通的中年妇女,听了我的话,默默地走到了导管室外面等候区。

她哭着对我说:「医生!求求你们救救他,孩子刚上大学!」

听到这里,我也非常难过,40 多岁的男人,上有老下有小,自己再有个三长两短,真的是「天」都塌了。

「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说完,我拉开门跨进导管室。一门之隔,外面的气氛很悲伤,里面则是万分紧张。

由于没有穿防护衣,也不熟悉导管室的情况,我虽然着急,但帮不上什么忙。我来到办公室,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导管室里面的情况。

看着医生和护士紧张有序,全力抢救病人,一次次将患者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我觉得非常感动。我仿佛看到病人躺在悬崖边,有一种黑暗的力量在使劲将患者往下拽,而一群白衣天使在竭力将他往上拉,是那么紧张,似乎白衣天使们只要稍微一松手,病人就掉进万丈深渊。

医者,是伟大的,他们所做的是在和死神搏斗;医者,是崇高的,他们永不放弃的精神值得每个人感动;医者,是无私的,他们在救人的时候根本不会考虑自己吃了多少射线,也不会在乎这种让肾上腺素飙升的应激状态对他们身体的不利影响,他们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救人!

患者阿斯综合症反复发作,记不清到底除了几次颤。就这么边做心肺复苏边做手术,直到开通了右侧冠脉的主干,患者才得以转危为安。

我走出导管室,家属们立即挤过来问病人的情况。

我说:「病人暂时稳定下来了,具体的胸痛中心的医生会跟你们讲,无论病人结局如何,你们都应该感激竭尽全力救你们家人性命的医生!」

家属们听到病人「病情暂时稳定」,显露出高兴的神情,但对于我的后半句话,我不能判断他们是否真的听懂了。然而,医生救人,并不是为了家属的感谢,而是为了我们心里的信念!

急诊心得

在院前,典型 ST 抬高的心梗可以给双抗,右室梗死避免扩血管和利尿的同时补充血容量,严密观测生命体征,防治心律失常、心衰、心源性休克这三大并发症,快去转送医院尽早开通堵塞的血管是心梗处理的中心思想。

尽快开通血管是影响心梗病人预后的根本,例如心律失常,虽然开通血管后容易诱发心律失常,但是这样的心律失常通常容易处理而且不容易复发,而开通血管前的心律失常会反复发作,预后不佳。

既往我们认为开通血管是院内医生考虑的问题,但随着胸痛中心的建设和观念的改变,在院前做好谈话,征得患方同意后直接将病人送到导管室,胸痛中心和急救中心的无缝对接,势必能造福更多的心梗病人。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