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79 岁琼瑶,提前公开交代了什么后事?

昨日,79 岁的台湾著名女作家琼瑶(笔名)在 Facebook 上发表一篇文章,称不论自己生了什么重病,都不动大手术、不进「加护病房」、不插鼻胃管等维生管子,让自己死...

昨日,79 岁的台湾著名女作家琼瑶(笔名)在 Facebook 上发表一篇文章,称不论自己生了什么重病,都不动大手术、不进「加护病房」、不插鼻胃管等维生管子,让自己死得快最重要!

79 岁琼瑶,提前公开交代了什么后事?

琼瑶在文章中提到,她目前身体健康,只是因为害怕子女们的爱成为自己自然死亡的阻力,才写下这篇公开的文章:

現在我公開了我的「權利」,所有看到這封信的人都是見證,你們不論多麼不捨,不論面對什麼壓力,都不能勉強留住我的軀殼,讓我變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臥床老人!那樣,你們才是「大不孝」!

过去的临终是怎样的?

一直以来,根据台湾《医疗法》和《医师法》规定,医师对病人采取必要措施,不得无故拖延。医师在医疗现场若不作为,事后可能遭家属控告,可能会触犯《刑法》。

因此许多医师在明知患者病情已经不可逆,仍然一直抢救,实际上是「无效医疗」。而在台湾的《全民健康保险总体检》中也提出:

许多监护病房中的临终病人在死亡当天仍在验血、吸痰、注射抗生素,甚至使用呼吸机或被施予心肺复苏术,以医疗手段硬生生延长生命,无任何意义。对病患而言,是一种折磨和凌虐,而留给病人家属的,其实是无尽的噩梦级惊恐。

病人的自主权利

台湾地区医疗改革基金会曾面向 1,099 名民众作了调查。结果显示,86% 的民众宁愿尊严善终。

2000 年,台湾通过了《安宁缓和医疗条例》,规定「临终病人」有不施行心肺复苏术或维生医疗的权利。

而《病人自主权利法》的建立,对病人、家属和医生而言,都是一种解脱。正如琼瑶在文中提到的:

《病人自主权利法》已经立法通过,并将在 2019 年 1 月 6 日开始实施,病人可以自己决定如何死亡。

79 岁琼瑶,提前公开交代了什么后事?

大陆的缓和医疗

与台湾相比,我们在临终关怀(安宁治疗方面),缺乏的并不是理念,而是行动。

早在 1994 年,著名医疗作家毕淑敏就出版了以临终关怀为主题的小说《预约死亡》。在其中,她写道:

虽然中国人向来忌讳甚至拒绝谈论死亡,但仍然要面对这如同生一样令人无法抗拒的最终结局。

值得庆幸的是,人类作为地球上唯一具有理性的生物,可以选择更为文明进步的死亡方式,缓释或者消除众死亡时精神上的恐惧与肉体上的痛苦,让他们保持着人的尊严平静地迈向死亡。

这段话比起琼瑶的自述不遑多让。

遗憾的是,这样的描述只出现在笔端。当台湾已经有 40% 的肿瘤患者是在专门的临终关怀中心离世时,我们的患者只能在各种抢救中忍受痛苦。

在《 2015 年度死亡质量指数全球姑息治疗排名》中,「2015 年死亡质量指数」一项,中国的综合得分在 80 个国家中仅排到第 71 位,在亚太地区的 18 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四。

所幸不少医院都开始在探索中前进。

国内医院的探索

北京协和医院的宁晓红医生就在推广着缓和医疗。在去台湾学习归来后,宁晓红医生深深认识到临终关怀的重要性,开始组建团队,并开设「舒缓医学」课程……

79 岁琼瑶,提前公开交代了什么后事?

虽然现在还没有得到相关政策的支持,没能在协和医院建立缓和医疗科室,但是缓和医疗服务团队已经在德胜门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周边居民提供服务,让更多的临终病人既能善生,也能善终。

临汾社区服务中心是上海第一家开设临终关怀服务的医院。在临汾医院医生看来,病人到了晚期,最需要的就是有一个安静的地方缓解痛苦,而不是到处找医院抢救、插管。

2012 年,在政府支持下,临终关怀服务在上海大范围开展,现在上海市有 80 家医院设有临终关怀病房,共有 900 张床位。其中规模较大一家医院一年接收病人将近 200 个。

西安交大一附院也在近年与大兴善寺合作,以「西医」和「佛医」结合的先河,将临终患者送往兴善寺医院,进行心理疏导和临终关怀,而患者的整个就医过程仍享受正常的医保报销政策。这是国内公立医院少有的创新和探索。

结尾和展望

也许目前在中国大陆,并不是所有患者或医生都能够一下子接受这种理念。

但我们必须意识到,患者有决定自己诊疗方式,甚至「拒绝治疗」的权力;而医生,一方面在患者同意治疗时,应尽心尽力履行自己的职责,另一方面,在患者做出选择时,应当尊重患者的决定。

正如琼瑶在文章中写道的那样: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人生最無奈的事,是不能選擇生,也不能選擇死!好多習俗和牢不可破的生死觀念鎖住了我們,時代在不停的進步,是開始改變觀念的時候了!

推荐阅读

点赞 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