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美国刑法史上第一例:判处医生无期徒刑

在前两个医疗事故后,医学会调查了一年多,才吊销 Duntsch 的执照。

2017 年 2 月 16 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法庭上,陪审团讨论了整整 4 小时后,终于做出有罪判决——罪犯是 46 岁的神经外科医生邓池(Christopher Duntsch),罪行是「5 例造成严重身体伤害的加重袭击罪,1 例使用致命武器(手术刀)伤害老人罪」。

数天后,陪审团只花了 1 小时就决定,判处邓池无期徒刑。

因医生在手术室的过错而被判处刑事罪名,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例。那么,邓池到底是什么样的医生?又到底做了什么?

从学霸到科研新星

美国刑法史上第一例:判处医生无期徒刑
脸书上邓池的照片

邓池是殷实人家的乖宝宝。他老家在田纳西州孟菲斯,爸爸是传教士和理疗师,妈妈是老师,他是 4 个孩子里的老大。

在美国,只有极少数优秀的大学毕业生会攻读双博士,邓池就是其中一个。他用 7 年时间,在田纳西大学医学中心拿下医学和分子生物学双博士,毕业成绩名列前茅,GPA 达 4.0。

干细胞专家班庭教授曾说,邓池工作非常勤奋,很有野心,努力想把事情做成功。还有一位华人的王教授,对他的印象也很好,认为他「谦虚、有礼、聪明、好学」,应该会成为著名医生。

2002 年,邓池毕业后,被聘为田纳西大学医学中心神经外科的助理教授,与一对苏联来的科学家夫妇合作,研究干细胞治疗癌症。他们申请到 1 个专利,开了 2 家生物技术公司,还拿到 300 万美元的科研基金。连州长来参观,都是邓池讲解的。

2004~2009 年,是邓池的神经外科住院医师阶段。2009~2010 年,他进修了「微创脊柱手术」专科,导师很有名。

至此,邓池有一份耀眼的简历。

美国刑法史上第一例:判处医生无期徒刑
邓池、温蒂和两个儿子

这个时期里,邓池的个人生活中,有两件事值得一提。一是,其中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中,有人称没拿到当初保证的股票,起诉了邓池,这让邓池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二是,邓池在酒吧里认识了 27 岁的脱衣舞娘温蒂,3 个月后搬到一起,接着,温蒂怀孕了。

第一家医院:失误连连,同事质疑

2011 年 7 月,邓池加入了达拉斯的微创脊柱诊所,年薪 60 万美元,专门在 Baylor Plano 医院做脊柱孔镜的微创手术。其实,因为一直在实验室工作,到达拉斯时,邓池已经近一年半没有进手术室,手法相当生疏。

美国刑法史上第一例:判处医生无期徒刑
邓池的工作照

11 月,邓池开始做手术。有次手术后不久,邓池飞去拉斯维加斯欢度周末,病房大夫给诊所负责人打电话,说患者该出院了,但找不到邓池医生。但邓池回来后,觉得自己周末不值班,很委屈。诊所负责人觉得他太不负责任,狂妄自大,很快和他解除合同。

邓池开始自己开业,但还在同一家医院做手术。而他的护士成了他的第三者。

这时,影响到邓池案的第一个关键患者,法医处工作人员,36 岁的帕斯莫(Lee Passmore)出现了。

帕斯莫因长期背疼,发展到依赖鸦片类药物镇痛,疼痛医生推荐他做手术。他对邓池的第一印象很好:仪表堂堂,热情自信,有天然的亲和力。但在脊柱融合手术中,协助的外科医生侯尔(Mark Hoyle)就注意到邓池并不重视清创止血,而是凭感觉。

术后,帕斯莫反而疼痛更严重。侯尔医生则从术后 X 线片中发现,框架位置放得不好:「这么简单的手术,邓池的水平像第一、二年的住院医,但是他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的技术多么差。」侯尔于是取消了之后与邓池合作的手术。

自后,不断有医生观察到邓池的水平太差。比如他的同事科比医生(Randall Kirby)就表示,邓池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技术是多么糟糕。

第二个关键患者,是邓池多年的好朋友杰瑞(Jerry Summers),杰瑞住在邓池家帮忙打杂,他以前撞过车,胳膊一直疼痛和发麻。

2012 年 2 月 12 日,邓池给杰瑞做颈前骨融合(anterior cervical fusion)时,划破动脉,出血 2 升,为了止血,又把大量抗凝剂堆放在脊柱旁边。术后,杰瑞四肢瘫痪。

杰瑞在 ICU 告诉护士,术前一天晚上,邓池吸食了大量可卡因。而邓池则反驳说,这是患者术后思维混乱,胡说八道。医院让邓池停职两周,并做毒品测试。邓池血检阴性,之后又回去上班了。

此前是外勤的帕斯莫,因术后持续疼痛和脚底失去感觉,只能做法医处办公室的工作。而正是由此,他碰巧在办公室里看到 Baylor 医院的一份传真,上面邓池和凯莉马丁(Kellie Martin)这两个名字抓住了他的眼球。

55 岁的凯莉,一年前在厨房里摔倒后一直背痛。邓池为她做了常见的椎板切除术(Microlaminectomy,又译:骨刺切除术)。但在 2012 年 3 月 12 号术后,凯莉血压持续下降、呼吸急促,不幸去世。

法医尸体解剖的结论是「出血性休克」,但「(脊柱旁)有积存的血,最有可能是治疗意外(Therapeutic misadventure)」。而邓池则认为,她的死因是麻醉剂过敏。

帕斯莫被凯莉的死触动了,他开始像福尔摩斯一样展开调查了。由此发现,邓池在住院医过程中有一段空档。原来,当时有人向医院投诉邓池使用毒品,医院让邓池去检查,而邓池借口要赶去 ICU,溜走了。后来,院方把他送到康复机构几个月,重新做人。

凯莉的死亡,使 Baylor 医院收回了邓池的手术资格,也不肯给他写推荐信。但邓池雇律师去和医院交涉,结果,医院屈服了,给他出了一封信,证明他没啥问题。凭着这封信,邓池找到了达拉斯医学中心(Dallas Medical Center)的工作。

美国刑法史上第一例:判处医生无期徒刑
Baylor 医院的证明信

第二家医院:一死一伤,同事暗中调查

在达拉斯医学中心核实邓池的背景材料过程中,暂时给他做 5 个手术的资格。

2012 年 7 月 24 日,邓池在给 63 岁且有高血压的布朗(Floella Brown)手术中,碰伤了她的脊柱动脉,引起大量出血。

第二天,邓池给 53 岁的玛丽(Mary Efurd)手术。术前,他被告知布朗中风了,医院紧急把布朗送到附近可以做脑手术的医院,但已回天无术,布朗死了。事后,法医认为前一天手术中,是邓池弄破的血管引起了血栓和中风。

而邓池在慌乱中,仍给玛丽开刀,玛丽术中大量失血,术后全身疼痛无法站立。

两天后,医院请了经验丰富的亨德森医生(Robert Henderson)来做补救手术,亨德森从 CT 片中发现,邓池好几次试图安置螺丝时未遂,他立刻感觉这个患者可能要有官司,所以把自己的手术录了像。

第二天,达拉斯医学中心的院长给邓池发电子邮件表示,「Baylor 医院对你的评价不好,我们不能接着雇你。」

邓池在达拉斯医学中心还不到一个星期,就失业了。他事后表示,布朗和玛丽的结果对他打击很大,也考虑过不再行医,但由于债台高筑,还是找了第三家单位,橡树岩医院。

而邓池在第一家医院的同事,科比医生听说此事,立刻给橡树岩医院的院长打电话,表示难以相信竟然要雇邓池。但橡树岩医院表示,已经与前两家医院核实了,没有发现对邓池不利的信息,所以决定雇佣。

邓池在第二家医院的同事亨德森医生,更是老江湖,他分别向田纳西大学医学中心系主任、住院医负责人、Baylor 医院院长打电话询问邓池的情况,并录了音。他得出了邓池「是个残害患者的连环杀手」的判断,并向得克萨斯州医学委员会汇报,可惜后者反应冷淡。

第三家医院:同事抗议,吊销执照

2013 年 6 月 10 号,在橡树岩医院,邓池手术差到整个手术团队都不让他继续做下去。

此时,已有几名医生给德克萨斯州医学委员会打电话,不断汇报邓池的问题。但是,吊销医生执照不是小事,委员会一向动作缓慢,这也导致很多患者不满,认为这是一个保护医生和医院的系统。

2013 年 6 月 23 日,科比医生给德克萨斯州医学委员会递交了一大包材料控诉邓池。

很快,橡树岩医院也把他告到了德克萨斯州医学委员会。

2013 年 6 月 26 日,德克萨斯州医学委员会暂时吊销了邓池的医学执照,指出他一贯手术前准备不够、手术失误太多、不能认识到手术并发症、给患者造成的伤害太大,而且还酗酒并用毒品。

报纸上也登出了关于邓池的报道。但他不服,接受记者采访,还写了几百页的反驳材料。

诉诸法律:认定刑事犯罪

美国刑法史上第一例:判处医生无期徒刑
邓池被捕后

2015 年 7 月,医疗事故律师将邓池以重罪指控起诉上刑事法庭,并通过了大陪审团的审查,进入起诉程序。

律师为邓池辩解:他不是罪犯,只是个糟糕的外科医生。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错误,他接受训练的单位、工作的医院都有责任,这是一个系统的失败。

而检方律师则通过深挖邓池与情人的邮件等信息,证明:邓池并不只是犯了一点医学上的错误,他是明知自己会危害患者,而选择不去请求帮助,继续为所欲为。

最后,法庭的判决书上指出邓池的行为是「故意、鲁莽轻率、刑事疏忽」。这是美国刑法历史上,第一次将行医过程中造成患者不正当死伤的医生绳之于法。

解剖悲剧:体系尚待反思

但值得一提的是,患者家属同时状告邓池的民事案件,目前尚未得出结果。美国的刑事案件中,通常不包括凶手对家属的赔偿,家属需要另外进行民事诉讼,才能得到赔偿。

而遗憾的是,本案中无视邓池危险的医疗事故历史,仍然给他机会做手术的医院,在德克萨斯州的法律下,很难被成功起诉。因为,2003 年,德克萨斯州通过一项法案,要求家属需证明医院是「故意」雇有问题的医生,并将赔偿金额上限设置在了 25 万美元。

这意味着,医院只需证明自己对问题医生的情况不知情,就能轻易开脱,而这间接取消了医院对雇员严格审查的义务,并且被害者家属即使胜诉,赔偿往往还不足以支付律师费用。

同样,负责监督所有医生合规行医的德克萨斯州医学会也难辞其咎。

在邓池的前两个医疗事故后,他的多名同事和患者家属均向医学会递交了投诉状。然而,医学会「调查」了整整一年多,才将邓池吊销执照。这是现有体制过于依赖效率低下的医学会内部监管的恶果。

不过,本案由于邓池的行为极度恶劣,法院有可能下达处罚性赔偿的判决,且处罚性赔偿不在 25 万美元的限额内。并且,在刑事判决已经下达的情况下,受害者家属的胜诉概率较高。然而,邓池已经在申请破产,就算被判赔偿,恐怕也拿不出多少钱了。


参考文献:

1.http://www.dallasnews.com/news/investigations/2014/03/01/planos-baylor-hospital-faces-hard-questions-after-claims-against-former-neurosurgeon

2.https://www.google.com/amp/www.cbsnews.com/amp/news/former-neurosurgeon-sentenced-for-purposely-maiming-patients/?client = safari

3.http://www.dmagazine.com/frontburner/2017/02/testimony-begins-in-neurosurgeon-christopher-duntschs-assault-trial/

4. https://www.texasobserver.org/anatomy-tragedy/


作者刘为现为美国执业医师,作者俞俊哲现为美国福坦莫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法学院在读博士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