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未来药品有多贵,因素之一是天气

都知道改革有必经之痛,但这锅该谁背?

今年确实有「医改落实年」的样子,不到两个月里各种改革政策频出,而且推动力度都不小。

其中,「医药分开」更是热点,不但药房独立、药师专业化、两票制这些炒了很长时间的领域再度发力,这两天,在药品生产源头,也有了铁腕行动,而且是来自环保部、主要针对原料药的多番通报。

京津冀抓冬季污染,28 市药企或全部停产

日前,环保部部长陈吉宁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2017 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 (征求意见稿)》,其中要求医药、农药企业在冬季采暖季全部停产,由于民生等需求存在特殊情况确需生产的,应报省级政府批准。

这一方案的征求意见稿,具体实施范围包括北京、天津、河北省石家庄、山东省济南、河南省郑州、山西省太原等「2+26」城市;涉及时间覆盖整个采暖季,跨 4 个月之久;影响药企近千家。

2 月 18 日,环保部再发通知,全面展开 2017 年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18 个督查组已全部进驻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18 个城市。其中,石家庄市被批评落实不到位,该市生产医药中间体的中小企业污染较为严重。

「药都」石家庄去年已停产,涨价是必然

其实,石家庄已不是第一次被点名批评了。

去年 11 月 17 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就下发了被称为「史上最强」的《关于开展利剑斩污行动实施方案》。

未来药品有多贵,因素之一是天气

而根据河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数据显示,石家庄一共有 112 家制药企业,其中有 42 家制药企业涉及原料药的生产,其中包括国内医药工业百强企业石药集团和华北制药等的多家分子公司。

在「史上最强」利剑斩污行动开始后,石家庄市多家药企已宣布暂时停产。


未来药品有多贵,因素之一是天气
河北停产受影响的独家原料药及相关制剂

其中,以岭药业和神威药业的主要业务是生产中药,停产后申请复产较快。而华北制药和石药集团的业务涉及化学原料药,停产时间较长。

之后,华北制药的复产公告显示,此次停产「将减少公司 2016 年利润 5493 万元」。

未来药品有多贵,因素之一是天气
未来药品有多贵,因素之一是天气

对此,多家企业负责人表示,如果是停产几天,依靠存货来应对销售,问题并不大,也只会造成小范围的价格波动。但从长期来看,原料药、医药中间体等生产企业往外搬迁进程将加速,原料成本上涨已属必然。

外迁就能解决问题?国务院今年终期考核

改革不仅限于石家庄市,也不仅是京津冀地区,而已上升为全国范围。

就在石家庄市利剑斩污行动开始后 4 天,去年 11 月 21 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印发控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施方案的通知》。

这一通知的目的,一是将实行「一证式」管理,一是给出限量的精细化管理。也就是说,未来一旦再出现重度污染的天气,药企是否停产将有明确规定,有效防止「误伤」。但对于污染较大的原料企业,将面临较大影响。

一个月后,去年 12 月 25 日,作为财税改革重头戏之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获得通过,将于 2018 年 1 月 1 日起正式施行。

面对越来越紧的政策,很多药企的选择是外迁。

还是以石家庄市为例,从 2013 年起,该市就启动了市区污染企业搬迁计划,涉及石药集团和华北制药。其中,石药集团相关企业于 2016 年完成搬迁。

2 月 14 日,石家庄市政府第 69 次常务会议原则上审议通过了《石家庄市 2017 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要求完成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维尔康制药有限公司、华北制药成可达有限公司搬迁任务。

但是,先不论搬迁本身会带来的问题,单是搬迁,就能解决问题么?

2017 年,全部行业都将面临国务院的终期考核。

这是一项始自 2013 年 9 月 10 日的任务,当时,国务院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该计划的具体指标中对可吸入颗粒物浓度、细颗粒物浓度做出了具体下降幅度的量化指标,并将 2017 年定为终期考核的时限。

一直都被列为重污染行业的医药产业,面临环保成本飙升和监管趋紧的双重压力,淘汰粗放型、以环境为代价换取利润的原始生存方式,将成为必然,转向绿色的产业升级已迫在眉睫。谁先转型,谁就能抓住更多的机遇。

而医药界人士虽对这一发展大势都表示理解认同,但对改革进程中,药企承担了过多改革成本,也都表示无奈:要经历药品压价、税务创收、环保升级,还一直被嫌弃研发水平不行,同时又被要求「药不能停」,这锅真的应该都自己背起来么?


综合整理自赛柏蓝、健识局、新京报、E 药经理人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