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用论文求婚。

Will you marry me? 亲爱的科研狗狗们,你打算在什么时空坐标系中说这句让对方跳脚的话呢?你曾设想过很多场景:在那山花烂漫时,在那灯火阑珊处;在那巫山之巅,还是那沧海深处;在那天涯海角,还是那大河之弯……穷尽你的中枢和外周神经系统,你都很难想到一个再恰当不过得地方,那就是让你爱恨交加的SCI论文之中,看看下面几个哥们的选择,透着一股浪漫和心酸呢!

西班牙生物学家的David Tamayo于2016年在Marine Biology中发表了下文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致谢部分(请看划红线处), David Tamayo问了一个伟大的问题:“Finally Tamayo D. wants to thank, in particular, the invaluable support received by Muguruza C. over the years. Will you marry me?”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加拿大阿尔伯塔的古生物学家Caleb M. Brown发现了一种新的有角恐龙Regaliceratops peterhewsi,长着一个大鼻角和一些小小的眶后角。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他在论文的致谢里写道:C.M.B.(作者本人)特别想感谢一直以来Lorna O’ Brien. Lorna 对他坚定不移、白首不渝的爱,你愿意嫁给我吗?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小伙在Scientific reports发表了一篇影响因子5.228的论文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在答谢词里,他向女友求婚啦:"I love you. Will you spend the rest of your life with me?

那些年在SCI论文里求过的婚——一生所爱:科研和你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