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带患者「跳槽」,该质疑还是该赞赏?

医生带患者跳槽引发争议

2 月 4 日,贵阳贵航 300 医院在医院网站上发布声明称,医院精神科主任和 4 名医师、7 名护士未履行手续集体离岗;而科室 65 名患者中,有 64 名患者也在未办理出院(离院)手续的情况下,被该科室主任带离。贵航 300 医院认为,擅自离职的医护人员违背了医护职业操守,相关医院存在不良竞争(据 2 月 5 日央视)。

发生在贵阳贵航 300 医院的这次医生集体离岗事件,也算得上是奇事一桩了。出奇的地方有两点,第一点是离岗的不仅仅是医生和护士,居然还有患者,整个科室一共 65 个患者,一下子走了 64 个,再加上医生和护士,可以想象,该医院的精神科基本上就算是塌架子了。第二点出奇的地方是,离岗的所有医护人员均跳槽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而所有离院的患者也已在贵阳市六医办理住院。贵航 300 医院属于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贵阳市六医为二级甲等医院。从三甲到二甲,这是「低就」了。

对于集体离岗事件,新闻里给出了一个可能的解释:记者以患者家属身份来到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科,晚间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非常热情地向记者介绍科室的条件和医疗力量。他们介绍说,该院精神科于 2016 年 12 月下旬设立,主要的医护人员,包括科室负责人杨绍雷都来自于贵航 300 医院。值班医生坦言,贵阳市六医的工资待遇比原单位要高,而且医疗和住院环境也有大幅改善,如男女患者分层居住、设有独立厨房等等。这就是医护人员「跳槽」,患者更换医院的主要原因。

当然,在贵航 300 医院的声明里,可不认为这是正常的「跳槽」,他们把医护人员集体离岗定义为违背职业操守,而把贵阳市六医的接受认定为不良竞争。而且他们认为,这一行为严重侵害了监护人的知情选择权。不过在我看来,侵犯患者监护人的知情选择权恐怕站不住脚,一下子走了这么多人,患者的家属们怎么可能不知情呢?

一家医院的一个科室,连医生带患者一股脑地搬到了另外一家医院,这怎么看也不是正常的跳槽行为,感觉这里面还有很多问题我们不得而知,我们能感受到的是医生们对于老东家是怀恨在心的,因为这样的集体跳槽看上去实在是很像打击报复。当然因为我们不知内情,所以不能说谁对谁错,我们能说的仅仅是,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可以接受。

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看,这样的行为当然是可以接受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市场中的每个主体,根据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这不仅是权利所在,而且对于整个市场是有好处的。对于市场来说,阻碍人才自由流动,就是阻碍资源的合理分配,也就阻碍了市场效率和财富积累。而在我看来,所谓不良竞争,不是相互挖墙脚或是打价格战,而是利用非市场的强制手段来打击竞争对手。

当然这是我这个旁观者的看法,对于「受害者」贵航 300 医院,集体「跳槽」是不可接受的,一下子毁掉一个科室,还有比这更憋气窝火的吗?说到这儿我还得给贵航 300 医院点个赞,尽管很愤怒,但医院发布的声明还算是理性克制。在声明里,医院首先宣布尊重患者和员工的自主选择权,然后,他们决定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

说实话,贵航 300 医院的这个解决办法,要比前些日子一些高校面对其他高校挖墙脚提出的解决办法要高明很多。面对去年高校的人才争夺战,有高校呼吁,相关部门要出台政策,规范人才的无序流动。这就是我说的打算通过市场外的行政手段来解决市场问题,这就是在强行阻止人才流动。而贵航 300 医院诉诸法律,则最终要落实在医院和医生签订的合同上,而尊重合同正是市场健康发展的根本。

其实无论是高校人才争夺战还是医生集体跳槽,这种在市场竞争中司空见惯的事情之所以变成了新闻,恰恰是因为教育和医疗这两个市场不太一样。这是个以公有制企业为主体的市场,市场竞争很不充分。 所以对于这个市场中的学校和医院来说,面对市场竞争缺乏经验。这一方面表现在对人才流失缺少反制机制,比如一纸苛刻的合同;

而另一方面还表现在更倾向于使用行政命令的非市场手段来解决问题。所以出现这样的跳槽,其实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算是交学费了。 未来,随着教育医疗系统的市场化改革,公立医院和学校会面临越来越多来自市场的挑战,而通过市场的手段来强化自身、 应对挑战,这无论对于企业、对于消费者还是对于整个市场,都将是有益的选择。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