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一场牵涉 60 多位住院七八年的精神障碍患者的难堪辞职。

昨天,贵阳市贵航贵阳医院(又称「三〇〇医院」)在其官网自爆,该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带领 64 名患者集体离院。此事引发社会上的广泛关注。

贵航贵阳医院:官网自删新闻

贵航贵阳医院隶属世界 500 强、中央军工企业的中航工业集团公司,去年 6 月 6 日通过贵州省三级甲等综合医院评审,现为三级甲等医院。在昨天于官网自爆精神科出走事件后,今天又从官网上删去该条新闻。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而据央视记者的实地调查,该院专家栏上还可以看到精神科主任杨绍雷的照片。而位于医院住院部四楼的精神科,也还有医生值班,但走廊内散布着垃圾,病房内空空荡荡。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属于人才自由流动

事件另一方的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原为贵阳铁路分局直属中心医院。2015 年 5 月 28 日改制为朗玛信息的控股子公司,属于私立营利性医疗机构,目前为二级甲等医院。现任院长康正茂之前恰是贵航贵阳医院院长。

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科于 2016 年 12 月下旬设立。该事件发生后,该院院办表示,此事应放在国家医改的大背景下来看,属于医疗人才的自由流动。

贵阳市卫生计生委:再次征求患方选择意见

贵阳市卫生计生委通报称,目前,64 名患者中有 4 名已返回贵航贵阳医院,其余 60 名患者在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所有患者情况稳定。

昨日晚间,贵州省卫生计生委召集贵阳市卫生计生委、贵航贵阳医院、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应对处置工作,采取五条处置措施:

一是坚持以病人为中心,全力做好病人的医疗救治和安全保障工作。

二是省第二人民医院(省精神卫生中心)组成专家组,分别进驻贵航贵阳医院和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对两家医院收治的病人治疗护理和安全保障工作提供指导和帮助。

三是尊重病人及家属知情权和选择权,再次征求患者监护人意见,自愿选择就医医院。

四是全力做好有关医护人员的思想工作,保障正常的医疗秩序和患者利益。

五是贵州省卫生计生委和贵阳市卫生计生委组成联合调查组,立即展开对此事的核实调查。

杨绍雷主任自述:尚未被六医接收,绝对不是为了钱

该事件的核心人物杨绍雷在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首先表示,不知道为什么引起这么大反响,「2016 年,贵航贵阳医院走了 100 个医护人员,其中医生有 50 个人。我觉得我走很正常嘛,只不过有些医生跟我一起走。我没办法啊,我辞职,他们要跟我走。」

谈到辞职原因,杨绍雷更多是从两家医院的发展理念和职业前景角度考虑。他表示,首先是对贵航贵阳医院的不安全感,该院 2016 年的亏损额度从一两百万元激增至五六千万元,新院长表示医院可能解散,也可能与企业兼并转交地方。

相比之下,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获得母公司 6.5 亿元投资,用于升级扩建,新盖好的大楼硬件条件更好,如男女患者分层居住、设有独立厨房等等,「我干精神科 9 年了,病人跟了我七八年,都是长期住院的,有感情了,我希望他们能生活得更好。」杨绍雷表示这是首要因素,对患者和对医护团队都更好,「虽然是从三甲到了二甲,但它不比任何一个三甲医院的精神科差!至少在我们贵州省内,没有这么好的精神科。」

而且,杨绍雷还瞄准了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未来的战略规划。该院得到政府拨给用于做「医养一体」的 40 亩地。「我想做更大的事业,」他看准人口老龄化的社会发展趋势,「必须把医养结合做在全国的前列。这样我们科室才有发展。失能失智的养老也是我们精神科的事。」

回归现实,在被问到是否已被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接收时,杨绍雷说并没有,因为辞职手续没办好,不能被接收。「我先把病人放这儿看护好,我义务帮忙,只要病人生活条件好,只要病人能得到很好的医疗护理,那我个人无所谓啊,我真的个人无所谓啊! 我也派了医生在三〇〇坚守岗位,继续上班。」

而在被问到,跳槽是否为了更好的收入时,杨绍雷坚决否定:「不,绝对不是,绝对不是!六医也不是说给我更高的收入。我真是为了患者更好的居住、治疗环境。」他表示,自己及科室去年的收入并未减少。

有意思的是,贵航贵阳医院指责杨绍雷的是职业操守问题,同时表示这件事情根本不是钱的事。

而据央视记者以患者家属身份,到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科,与晚间值班医生沟通时,值班医生坦言,精神科的员工大多来自贵航贵阳医院,现在的工资待遇确实比原单位要高些,而且医疗和住院环境也有大幅改善。该值班医生认为,这是医护人员跳槽,及患者更换医院的主要原因。

争论一:辞职是否提前告知

贵航贵阳医院院办对外多次表示,10 名医护人员此前都没有提出过辞职,杨绍雷还在今年 1 月 24 号医院职工大会之前,在与院长的谈话中,矢口否认要辞职的风声,称是造谣。

而据杨绍雷表示,2016 年 10 月时,贵航贵阳医院知道医护人员准备集体跳槽,便找他谈过话。「他们采用了恐吓的办法,吊销行医执照,停五险一金,我当时有点害怕。后来我跟六医的院长谈了一下,这边条件的确好,我就愿意过来。可能方式方法有点不太好,可能有些激烈了,但我认为没有违反法律呀!」

今年 1 月 29 日大年初二时,杨绍雷将辞职报告交予贵航贵阳医院一名叫龙胜菊的护士长,让其帮忙递交院方,随后他离开了贵航贵阳医院。而据龙胜菊证实,当天她正在休假,并没有看到辞职报告,2 月 3 日上班时才发现。

杨绍雷自己表示,「我交了辞职报告就走了,知道有点不太合规。」

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院长康正茂表示,医院确实需要引进人才,但杨绍雷的辞职手续没有办完,所以并没有与杨绍雷签订劳动合同。

争论二:患方是否知情同意

贵航贵阳医院院办表示,此前不知道患者要大量离开,是护士查房时发现没有患者,再调取监控录像,才发现在 1 月 30 日大年初三上午,8 点 18 分左右,精神科大搬家,患者被车辆陆续接走。

贵航贵阳医院院办强调,患者并没有办理出院手续,很多患者家属或监护人并不知情,患者被带走后,一些患者家属到医院探望才发现患者已经不在院中。

杨绍雷首先否认了贵航贵阳医院当天不知情的事。他表示医院甚至出动十几个武警和保安阻拦,而且以 60 多个精神障碍患者流落街头为由报了警,他初三那天还因此去了派出所,「大概十一点去,十二点回来吧。」

然后,杨绍雷表示均已征求患者监护人的意见,做出书面同意,举出了患方知情同意的证据,并解释了贵阳市卫生计生委通报的 4 名已返回贵航贵阳医院患者的情况。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医生走病人跟,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他介绍,64 位患者中,目前已签 57 份转院协议。没签的基本都有特殊原因,比如家属在外地旅游。

但是,确实存在个别不同意转院的患方。杨绍雷出于节日期间有专业医护人员照顾的患者安全角度,同时也将这部分患者一起带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他说,这是先托管一下,「愿意回去的,我马上派车送你回去,来去自由。」

至于 4 个返回原医院的患者,杨绍雷表示,其中 2 人的家属已签过协议,但家属之间因对新医院距离较远、照看不便而未达成共识,所以先送回原医院了。

在患者出院及入院手续方面,杨绍雷称,1 月 30 日初三转移患者的这一天,他已通过贵航贵阳医院系统给患者开具了出院证明、医嘱等出院必须手续,但院方在系统后台撤销了这些手续,并冻结了他的账号。

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院长康正茂也表示,患者离开贵航贵阳医院时,并没有完全办好出院手续。这两天春节假期结束,正在陆续办理出院手续和住院手续。

具体的转院过程,杨绍雷介绍,是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派出救护车和其他车辆,由医务处、后勤保障处、院办、护工和一部分患者家属等人,共同护送患者转院,基本做到与患者一对一照顾,整个过程中,未使用特殊看护或约束措施。

他同时强调,「当天的行动主要是我和六医一起行动,跟我的医护人员没关系,我不希望连累我的医生、护士和护工。点我的名,我来扛,这个事情是我做的!」

医政法三方观点:不必大惊小怪 辞职医生没有原罪

同为医生的网友@吴帅,迅速撰文,呼吁对杨绍雷多些包容。

他认为,曾经医院以吊销行医执照相威胁,不同意杨医生辞职的行为,与当下认为转移患者的医生就该被停职的呼声,如出一辙。指责杨绍雷「坏了规矩」,然而这种潜在的「规矩」,是否合理,是否代表了最广大的医护群体的利益,又是否有人认真想过?

吴帅表示,「患者跟着自己的医生走,医生有自由行医的权利,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一种医疗常识。但在中国,这些行为却还被当成一种罪恶和自私来看待,充满了道德的原罪。」杨绍雷的所作所为,「也是根源于对自己的患者更负责一些而已」。

而据医疗律师刘晔在其微信公众号「  刘晔医法研究「中的分析,首先要看是否对对患者利益优先造成伤害。患者利益优先包括三项基本医疗伦理:患者的知情同意权、有益患者原则、不伤害患者原则。

此事件中,未对患者利益优先造成伤害,也不构成刑事责任、不正当竞争、非法行医、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医疗事故罪等任一罪行。

因而,刘晔表示,该事件符合医生人才自由流动的大趋势。贵航贵阳医院顶多可以追究杨主任的违反人事合同责任,追究其他责任难了。医生的自由流动或曰自由执业已是大势所趋,任何障碍均已无法阻挡。

惯为广东医改急先锋的前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网络大 V 廖新波也在其微博上连发数条,表示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足的之处就是病人没有办理转院手续。」而他一再申明,医生走,病人跟,是再正常不过的基本道理了!病人跟医生走,才是正常的市场规则。

廖新波更是呼吁网友换位思考,「为什么我们不认为这是医生的本事,是医院的无能呢?」他告诫医院管理者,管理理念要改变,「现在管理者官本位的思维根深蒂固,不改变,难以适应新环境的变化!」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