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痛心! 80 后麻醉医生值班时猝死

继 1 月 6 日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坠楼身亡后,头条君今日又接到悲痛消息:新疆石河子人民医院的麻醉科余医生在当日值班时,于 1 月 9 日凌晨不幸过世。...

继 1 月 6 日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坠楼身亡后,头条君今日又接到悲痛消息:新疆石河子人民医院的麻醉科余医生在当日值班时,于 1 月 9 日凌晨不幸过世。

经多位该院医生回忆,「他凌晨 2 点左右下手术,回值班室休息, 5 点左右被保安发现,那时人已经不行了。」

据了解,余医生当天正值 24 小时麻醉班,从早开始连续手术,直到凌晨 2 点结束,同事回忆:「我们还看他回值班室休息,之后就突发猝死」。

对猝死一说,有同事猜测,「值班室和手术间相隔不远,若不是病情突发凶险,应该会来得及求助,一切都太快了。」

目前院方正在处理后事,余医生家属也赶到,公安和法医也已完成调查,头条君将继续关注事件后续进展。

临床的酸甜苦辣、艰辛幸福只有一线医护最懂,因深知生命的脆弱与宝贵,对同伴的倒下才更无法自制。

可难过的是,临床医务工作者长时间高负荷似乎已成了常态。

在去年丁香园发起的医生超负荷工作情况调查中,获得 2402 名战友的参与,其中 69.2% 的医生每周工作时间超过 50 小时。

痛心! 80 后麻醉医生值班时猝死

二三级医院医生每周工作时长超过 50 个小时占到 60%。

痛心! 80 后麻醉医生值班时猝死

除了白天工作之外, 35.0% 的医生平均 5-6 天需要值一次夜班,而 36.1% 的医生可能会遇到一周值两次夜班的情况。

痛心! 80 后麻醉医生值班时猝死

看到这组数据,有网友坦言,并非不知工作强度大,也不希望像陀螺一样工作,但现在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和道德义务,有时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没有了健康的身体,医疗诊断及医疗措施做不到完美无缺,每次对患者的治疗也做不到准确到位。

但愿医生能有轻松愉快工作的那一天。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