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宋冬雷:医生平台对于非公医疗人才的补充

下午进行的非公医疗人才瓶颈的破解之道论坛上,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做了「医生平台对于非公医疗人才的补充」主题演讲,...

2016 年 12 月 10 日,非公医疗十年发展大盘点暨美中宜和十周年庆典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顺利召开。国家卫计委、中国医院协会、中科院研究所、北大医学部的专家学者,国内知名医疗机构的掌舵者,以及知名投资方,开展了为期一天的思想碰撞。医院宣传科主任 / 科长、医院人力资源管理者、医疗投资人士等 400 多人齐聚一堂,聆听巅峰对话。

下午进行的非公医疗人才瓶颈的破解之道论坛上,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做了「医生平台对于非公医疗人才的补充」主题演讲,以下是精彩内容:     

宋冬雷:医生平台对于非公医疗人才的补充

说起医生集团现在也比较时髦,但是我们的时间很短,跟北一不能比,跟广西的医院也不能比,我们才一岁两岁。但是从医改的角度来看,也许这是一个第三方的道路。无论是公还是非公,要留住人才的话,一定要医生入驻。医生集团就是把医生聚拢来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去干活,我们是配合在一起干事情。如果说我做妇产科的话,可能不一定折腾医生集团,为什么?美中宜和挺好,应聘一下就行了,我是脑外科的,神经外科目前有好的民营医院,但是总体来讲不是很多,所以出来做了半天,没办法,被逼急了,又不能回到公立,所以自己干。

从人才的培养角度来讲,目前还不是大事,医生培养是国家的大事,是教学院的大事,医生集团就是把医生合在一起去工作,去干活,去签约,是这么一个性质。问题是,现在医生集团还是刚刚起步,就像刚才讲了,我们要招人也不容易,招大牌的医生也不容易,我也只能招一些年轻的医生过来。这里还存在一个培养的问题,美国的医生培养有他们自己的体系,有专业的制度,你只有拿到证,才能加入医生集团,大家才能合伙干事儿。中国不是这样的过程,还在刚起步,有合格证的医生又不多,这些证拿的又没用,哪个人拿了证就能开诊所?一定要在公立医院成长为副高、正高的人才能有点本事出来闯一闯。所以中国医生培养执照的含金量跟国外完全不一样,国外的医生经过培训拿到证,就可以自己开诊所,办医院或者合伙,都没问题。中国住院医生的培训证哪天能达到这个水平,住院医生培训才能真正达到他的标准,在这个之前,这个证还只是一半的意义,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那么如何培养年轻医生?刚才余院长讲的六点我很认同,我再简单总结一下,我们培养年轻医生的几个目标以及我们在做的一些事情。

第一,是临床工作能力,你得能干活,能开刀,能做手术。第二,学术学习能力,我们离开体制以后,有一个缺陷,没有那么多的病人,你的能力、水平会不会慢慢下来?完全有可能,所以自我的学习能力、团队的学习能力非常重要。今天早上我在隔壁开中国卒中会议,我每个礼拜的周末一半时间在听专业的课,一半时间在开别的会。所以学术学习能力非常重要,一辈子都要学,不管在哪个地方。

第三,年轻医生一定要上手术台。去过国外的人都知道,临床医生跟国内稍微有一点区别,首先要求我们的临床医生在交班之前巡查病房,而不是交了班,跟着教授去查房,就没事了。特别是大型教学院,病人很多,我带一个组,一个组有 20 个医生,管的床位是 60 张,要完整的兜一圈的话,基本上半天没了,年轻的医生跟你走一遍的话,就到下午了,该他开的刀都已经结束了,就没机会上手术台了。后来到美国去一看,美国不一样,外科医生一定要保证上台,跟内科不一样,所以美国的外科医生上班时间是早上五点半或者六点钟,必须在七点半之前把房查掉,把今天的手头文字工作做掉,谈话签字搞掉,七点半不交班的也没有查房的,就上手术了。我们医生集团合作的地方也是这样做的,如果今天有手术,你不需要查房,也不需要交班,但是之前要把床位过遍,病人一进就去开刀去,一定要上手术台,不上手术台的住院医生对外科来讲是没有意义的。

同样我们也会有聘请知名教授带教查房制度,培养年轻医生。年轻医生同样在这个平台上,能够得到不同专业医生知名教授的指点,虽然不是天天跟着他,但是还是有机会。医生集团刚刚起步,毕竟还是很弱小,没多少人,而且涉及的范围还偏窄,那怎么办?请人来帮忙,带学生也一样,带不过来,就请人来帮忙。

第四,依托于合作平台申报课题。去年一年通过一家合作的医院浦南医院,做他的特需部,申报了两个课题,都拿到了,医院的领导也很高兴。还发了文章,中华神经外科、中国脑血管病。医生集团对于公立医院私立医院都应该欢迎,只是三甲医院不欢迎,因为你改变了跟他对等的身份,他不愿意接受。民营医院是高兴得,巴不得跟他们合作,但是合作有条件,不管是硬件条件,软件条件,还有价值观等等,看得中的才能去。刚刚广西这家医院要跟我们合作,我们很愿意,因为他讲的东西我能听得进去。公立医院跟医生集团合作的最好的是二甲医院,二甲医院有些有设备,也有团队,但是病人不相信。三甲不可能,我不知道未来三年五年有没有可能,但是哪天三甲医院也抛出橄榄枝说可以合作,那么医生集团的定位就真正确立了,或者医生自由执业的地位就真正确立了。但是在外地没问题,浙江杭州、台州,都跟大型的三甲医院合作,他们欢迎我们去,因为我们的水平跟能力远远在他之上。三甲医院叫我们医生集团的那一天就是医生自由执业的那一天,我们期待那一天。

第五,培训形式的多元化创新。我们团队人不多,但是非常精,我本身在这个行业的地位是比较高的,是国际水准,所以团队也要国际水准,会有很多疑难杂症转到我这边做,包括一些三甲医院不愿意做的转到我们这边来,所以我的团队必须要非常优秀,否则撑不住。医生会定期派出去进行短期的进修和学习,两个医生一个到美国一个到加拿大,刚回来,加强了技术,水平升的很快,已经担负集团很多的业务,包括在外面的开拓,整个浙江地区的开拓就由王总去做,做的非常好。

今年开始对基层的培训,明年会进行手术的培训,当然要跟一些合作、器械商合作,大家一起把优质的技术沉下去,我们也搞分级诊疗,只是我们的分级诊疗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去推动的,跟国家推动的有点不一样,可能我们做的更主动一些。我们会打造更多的培训学院,今天在上海有一个很重要的会,但是因为丁香园反复邀请,所以来了。上海在举办中国第一届也是第一个医生品牌的培训医学院,来自全国各地的 50 多名医生在上海参加医生品牌培训,也请了很多著名的品牌培训公司、互联网公司来培训,让医生真正知道品牌的作用和如何打造个人的品牌,为将来的自由执业做准备。

第六,要学会为病人服务。大学本科也好,研究生也好,过去的医学教育理念是缺乏这一块的,怎么跟病人沟通,怎么提升服务,怎么让病人满意,从学校里开始就没有好好学过,进了大医院也没有好好学,但是进了民营医院一定要学,进了医生集团一定要学,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反复的强调这件事情。现在医生集团所有员工都知道要为病人服务,服务好,所以收到了大量的锦旗和患者来信。昨天浦南述职开会跟我讲,你们医生集团很厉害,我们去的短短一年,红包退掉了 26 万。我们自己服务的理念也好,感受也好,包括能力也好,都是在不断的改进。我们也不是天生出来就能够服务做的很好,而是在时间环境下,它逼着你要去关注这一块,越做越好。我今天早上还在跟我们一个副总讲,我们的服务有两个,一个是对患者的服务,一个是对医生的服务,如何把专家服务好,如何把患者服务好,我说这两方面还要加强,还得想招,还得每天想点新点子出来你才是合格的,否则这个副总当的不好。所以我们天天在想怎么样把事情做得更好。

第七,市场品牌能力培训。今天在上海开培训班一有天半的课程,微博、微信,一直播,还有网站、义诊等等,这些都是在打造我们的品牌。大型专科,脑外科是很难做的,开脑袋,一般的人怎么相信小的团体或者小的医院?到现在为止来找我们的病人可能十个里面顶多五个是相信的,五个人他还是会跑掉,还会到大医院去。这个我们很能理解,虽然我们有很多优势,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是跟大医院整体来比,还是有一些不足的地方。所以在品牌之路上,不会走的很畅,也不会走的很快,但是坚持走下去,我们的特色一定会吸引到越来越多的病人,队伍也会越来越壮大,最终能够和一些大型的医疗机构平等相待,不见得比别人好,做到平等相处就不错了。

我总是给我的员工来讲,你是来创业的,不是来上班的,上班你到北大去,到宣武去,到华山去,跟着我们医生集团就是创业,创业要学很多东西,要忍受很多寂寞,但是很有意思,会让人热血沸腾。

招人核心价值观要摆在前头。有这些特性的人才能进来跟我们一起创业,否则来了没有意思,我们这个团队不大,服务量又不大,还这么辛苦。但是很高兴,我的团队几十个人中目前没有一个人辞职,我也没有辞到任何一个人,为什么?我们招的时候就讲清楚,有这样一些性格的人才进来,没有这样的性格的人就不用进来,大家合不来。医生集团怎么招聘?就是招这样的人,能力大小不要紧,可以培养,但是你的性格决定了你能不能走下去,这是我们坚持的东西。

第八,动态的 KPI 考核方式。我们很清楚,你有没有学习的能力,你能不能做好服务,你能不能遵守临床制度,认真管好病人,每天去开好刀,有我们的 KPI 考核,而且我们的 KPI 是变动的,三个月变一次。前面的指标做好了把它撤掉,没做好的,把它加进去。用这种 KPI 的考核方式让我们的员工、医生不断的进步,不断的改掉自己的不足,不断的提升自己,这样做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我们口号是「做令人感动的医疗」,在座的各位,特别是非公的民营这一块都会有这样的感受。而事实上,我们的医疗就像刚才余总讲的,令人感动认为就是感动患者。其实这是一部分,我们的医疗将来要感动患者,同时要感动员工,反过来患者也要感动医生。

上半年一个开刀的病人,他是恶性肿瘤,前两天去世了,结果我们很意外的收到了他老婆的短信,他说我的家属死掉了,但是很愿意跟你们医生谈一下能不能捐一点钱给你们成立一个慈善教育基金会,希望你们集团的高层能够跟我联系一下。我当时非常感动,病人认可我,而且病人已经死了,他的家属还是希望跟我们合作下去,或者能帮我们一点忙,或者能够一起做一些对还活着的人更有意思的事情,这才是感动以来的真正内涵。希望早有一天,我们的医疗是变成这样的方式,医院是能够感动所有人的所。

推荐阅读

点赞 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