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新形式下非公医疗的现状及发展趋势圆桌讨论

上午进行的新形式下非公医疗的现状及发展趋势主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几位行业大咖进行了思想碰撞,以下圆桌论坛的精彩内容…

2016 年 12 月 10 日,非公医疗十年发展大盘点暨美中宜和十周年庆典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顺利召开。国家卫计委、中国医院协会、中科院研究所、北大医学部的专家学者,国内知名医疗机构的掌舵者,以及知名投资方,开展了为期一天的思想碰撞。医院宣传科主任 / 科长、医院人力资源管理者、医疗投资人士等 400 多人齐聚一堂,聆听巅峰对话。

上午进行的新形式下非公医疗的现状及发展趋势主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几位行业大咖进行了思想碰撞,以下圆桌论坛的精彩内容:

新形式下非公医疗的现状及发展趋势圆桌讨论

主持人: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秘书长,张国忠

对话嘉宾:

中国社会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任,朱恒鹏

美中宜和创始人,胡澜

腾讯战略发展部总监,江浩然

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方敏

海尔产业金融副总裁,张磊 

张国忠:在我们行业里大家会发现一种现象,不管什么类别的投资主体、投资人,什么样的资本,都争先恐后的揣着钱往我们民营医疗行业里钻,作为民营医院的人,往往对医疗资本的属性和要求有自己独特的认识,就好比真正谈恋爱的多,结婚的很少。今天我们话题是常新常见的话题,可能未来十年还会谈到这个话题。

今天我们主要从三个方面围绕这个话题谈。

第一,  非公医疗如何借助资本做大做强自己。

第二,  社会资本进入医疗体系中面临的挑战,这个我想是给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谈。

第三,  资本寒冬对非公医疗市场的影响。

首先我问一下朱恒鹏教授提问,现在资本进入医疗热情很高,真正开花结果的不是特别多,我们能够眼见的大家都能数得过来,问题出在哪儿,需求跟供方是天然存在的,为什么不能够这么成功的结婚?

朱恒鹏:这个问题我也思考过,中国医改,不光是医改,可以说每一个领域都是如此,需要资本进来以后帮我们实现转型,我想,投资者,资本方和民营医院举办者合作这是大势所趋,如果我们将来医改取得重大成效,成功以后是怎么样,像中国这样以公立医院为主导的,成功转型过程中必然需要资本,这是没有争议的,我知道医生成为民营医院的举办者,这是有不同的看法,资本助力转型。前两年大家很热心进入民营医院,但是最后不太成功,双方都有原因,投资者看到健康产业是中国未来一二十年大的发展机会,这只能说是宏观的,总体性的趋势,这个市场很不成熟,很不完善,像房地产、煤炭,过去我们爆发式增长的产业,容易来钱。医疗本身就是纵深很深的行业,我想在这个过程中,特别是近两年很多资本发现不像其他产业那么容易进,而且营利期和工作时间会比较长,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医疗行业的确特殊性大,别说医疗业,现在我们看到所有制造业,甚至其他服务业难度更高。如果能管好一个综合医院,这个人治理一个国家是没有问题的。当然,我们公立医院院长可能很自豪说我管的很好,那是扯淡,我认为我们公立医院院长99%根本不是合格的管理者,过去十几年公立医院大发展不是管理的原因,是大势所趋。

医院的管理事实上是很难的一个事情,如果你要想投入医疗行业,你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还要有管理团队,这是核心的内容。中国现在最缺的是真正意义上市场化体制下的医院管理团队,不是一两个管理者。我们现在很多社会资本很容易看到这个事,找一个公立医院退休的院长或副院长,在公立医院当过院长的人基本上不会有很好的市场化意识,应该说建不成一个真正市场化的医院。

大家都知道,当年王永庆搞长庚医院是企业化管理模式,很多民营医院院长认为医院不是个企业,其实医院是个企业,企业管理模式是可以用的,当然有它的特殊性。对于资本方来说,要掌控一个医院,有没有好的售后团队和好的管理团队,这是关键。为什么高调的侵入巨额资金进入医疗行业但是没有成功,大的民企背景像复星。资方追求短平快,没有专业化团队是很重要的原因。

第三个方面,作为医院,现在一个很不好的风气,资本是唯利是图的,资本都是嗜血的。一个国家对投资者的看法反映了这个国家的雏形,如果一个国家总是资本是嗜血的,资本总是唯利是图的,这个国家是没有出息的。

从这个角度讲医疗行业很多也是这样,要起工资振振有辞,别人要求8%的回报就是嗜血的。我们很多民营医院经营者对资方有很多目的,在正常的市场中追求利润,或者利润越高,意味着要么你的质量高,要么你的服务好,要么你的成本低,所以利润来自于经营管理,来自于服务质量,追求利润并不是嗜血,也并不是唯利是图。给患者提供的服务质量越好,患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提供的服务更高,患者愿意支付更高的费用,你的成本控制的越低,你的利润越高。医疗行业很多从业者,包括民营医院,总是对资本怀有很强的敌意甚至鄙视,一个完善的市场经济情况下,挣钱越多对这个社会贡献越大,资本本身来自于挣钱的机会,我们要合理、正确的认识资本的作用,主动拥抱资本,这也会带来更快的转型会。

张国忠:胡澜,做了十年医疗产业的投资人,也是管理者,您对资本的认识,包括对我们下面在座各位医疗同仁,将来跟资本合作过程中您中肯的建议,或者给他们一些提醒。

胡澜:首先,刚才朱教授说的真的特别到点,刚才演讲中我也阐述了一下,这几年资本进入到行业过程中,有一个认识和学习行业的过程,这个行业是相对比较特殊的行业,他监管壁垒很高,他运行、管理难度也是非常高的,这些在当初资本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有些把难度看的比较低了,尤其刚才朱教授讲到的,你是否一支管理团队,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走过一些弯路,我们也曾经想是不是利用公立医院已有管理经验的管理者进行我们的管理,后来发现这条路是比较难的。

公立医院里非常行政化管理的情况下,实际上管理模式,管理文化跟我们是非常难以适应的,后来我们自我研发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后期我们整个管理团队的储备、培养,都是内生化的,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管理人员要经过很长时间在美中宜和体系内,我们自我的培养、培训的过程,才能真正达到我们希望的标准。这个过程中我们觉得行业的难度是非常大的。

谈到资本,我们对资本有一个慢慢的认识,最开始的时候觉得我们有一个场所,一栋楼,我们从公立医院挖了一些医生,投入了些设备,这就是医院了,后来发现这远远不是医院。这一两年大家说资本寒冬,我认为他是回归理性的过程,这样一种回归对整个行业相对是比较有益的。前期我们也看到一些资本非理性,或者他的期望值、预期是不合理的,往往他们投入进去以后就产生动作变形,所谓的动作变形,即开始用非医疗、非常商业化,希望催熟一家医院,这时候会出现很多我们看到的手段。在很多民营医院里过渡的诊疗可能后面都有一个指挥棒,这种急功近利的资本,不合理的预期对行业走向是一种伤害。

美中宜和跟资本相结合的过程中,我发现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选择志同道合的资本,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些理念上要取得一致,对于医院行业的认知和期待,与我们的预期相匹配才可以一路前行。

现在有很多基金公司,大部分是5+2,5+3,七八年的退出基金,这样基金做医疗行业,可能有一些问题的。因为医疗行业跟其他行业有很大的特点,节奏慢,增长速度、发展速度相对也比较慢,选择这样的资本进行合作,投资方就是有这样的缺陷。我们选择资本的时候,应该选择跟这个行业本质相匹配的资本,或者跟我们创始者、管理团队,我们理念、价值观相吻合的资本,大家能够一起志同道合走的比较长远。

我特别同意朱教授讲的对资本的偏见,国家层面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国家政策要鼓励非营利性。这也有一个误区在里面,大家认为非营利性就一定不是嗜血的,就一定不是追求利润的。这个概念认为是有偏颇的。包括我们看到的欧美和其他大陆以外的地区,类似非营利性医院,他们对营利状况非常有追求和预期。最大的一个问题,无论是营利还是非营利,资本的属性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行业最关键的是把患者利益放在第一位,当你真正把患者利益放在第一位,真正提供非常高品质的解决方案,这时候我们所得到的回报一定是顺理成章的。在这个点上,对于资本的想法我有这样不同的观点,我也希望无论投资界还是医疗界,我们做医疗行业一定要特别关注他特别特殊的属性,我们把商业第一放在第一位。

张国忠:谢谢胡澜总,刚才胡澜总强调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民营医疗寻找资本不在于资本的大小,更重要的是你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资本,我刚才也说了,你不能永远说我想让资本进来,又不想让资本得到回报,所有的事情都我说了算,我想在这个世界上你可能找不到这样的,其实在合作的过程中,双方互相磨合和妥协,找到最大的平衡点,实现大家共同的目标,这是非常重要的。

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您作为投资人,投资美中宜和这十年,在行业里有较强的战略眼光,对其他资本有示范效应的投资,您站在投资人的角度,如何看待我们刚才讨论的话题,我们民营医院如果借助资本,资本在投资过程中又会遇到哪些问题,哪些困难,又会面临哪些挑战?

方敏:大家好,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做交流,首先祝美中宜和十周年生日快乐,很有幸能够成为投资方之一,跟胡总合作了很长时间,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整个过程是非常顺利的,这也归功于美中宜和本身取得的成绩和他们的团队。

回顾华平在医疗领域投资的很多项目,特别是医疗服务方面,我们一共投了四个企业,旗下共有30多家医院。我们投资的都是专科医院,妇产、医疗美容、肿瘤等等,我们没有投任何综合型和公立医院改制,我非常同意刚才两位的观点,作为资本方,自己首先要想明白你需要回报,商业模式需要支持,如果商业模式不支持这个项目就没得投。为什么我们这么看好专科,有两点,第一,我们投消费升级大的主体,产科、医美等方向消费能力提升,定价会提升,这种背景下他会产生,不是以牺牲医疗质量为代价,而是给大家带来一流的医疗服务,我们整个投资主体不是做公立医院的改制,不是重新进行蛋糕的切分,是先把这个饼做大,先做中高端,或者消费升级的市场。这个模式是比较清晰的。

第二,我们认为专科的复制性更强,对医疗技术的要求相对比较集中,不像全科整合非常高,整体复制性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坚持走投资专科的道路。

第三,我们大部分投资是以轻资产模式,我们投资医院并不是要买一块很大的地,盖一个很大的楼,更多的是借用不同结构,通过我们的股权投资,加上企业杠杆和银行的融资等等,使公司走上轻资产的模式,增加资本回报合理性。

这三点是我们一直坚持的投资理念,目前还是不错的。

医疗方核心是在管理,我非常赞同大家今天一再强调的是在于人,不仅仅是医疗团队,而且是医疗管理团队,这是目前比较稀缺的资源。我们一直寻求和业内最专业的团队合作,因为其他的东西可以通过外部获取。企业家一直是我们认为最最宝贵的资源和资产。我们投资医疗很重要的原因是基金时间非常长,与国内大部分5+2、5+3模式不同,我们是12+2 的模式,基本上我们可以持续十多年的时间,这也给了我们合作方、企业家很多的空间和时间,大家能够有一个长远的目标,共同长期的合作下去。

江浩然:首先恭喜美中宜和胡博士这么多年的经营,今天有一个丰硕的果实,也祝美中宜和越来越好,感谢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和他的管理团队,腾讯非常荣幸可以参与到丁香园的发展,当中成果在互联网和医疗上都有很多的创新,我认为99%的努力都来自于创始人团队,我们能够做的最多是1%。

我们资本创新分投前、投中、投后。投前,非常赞同方博士轻资产的概念,医疗现金流如果大家看,我们同一个医疗集团,美中宜和可能很高,很快达到现金流水平,大部分医疗投资的项目,对于这些项目我们希望科技的力量,互联网的力量把这些项目更轻资产,例如有一些创新,把一些重度检查,这些资本投入外包到第三方,跟检验中心合作,通过互联网做数据连接,任何人投资医疗起始资金投入,我们门槛不要几十亿,或者多少亿,再往低降低。

第二,去中心化的概念,因为互联网的发生,有些医生集团,有些医生个人能够撑起创始医疗机构,无论是诊所还是小型医院创业的概念都能支撑,未来是不是可以有一些不是那么后期的,需要重型资本投入的投资机构也能进入,包括天使或者A轮他们投更轻资产,更去中心化,帮助他很初期孵化成长,这是未来在投前,投中、投后,投中对投进去的,帮助更关注医疗机构和创业团队更好的发展,对于他们是用户效率触达和连接优势,这里希望科技创新,无论在微信和帮助医院以最好的方式,最精准的把信息传递给病人,包括怎么获取更好的病人,以及后面病患的管理,这里应该有很多的创新,可以把后面细水长流那一段成本降低,利润获得更高。在投中比较多的可能性,刚才讲的是支付方的创新,未来是不是有一些可以通过付出性保险,包括药品福利管理,跟民营机构一起实现新的创新形式提高运营效率,这以前是不可行,未来可能可行,信息可能未来终于可以互联互通,能够在投后管理加强。

资本创新我们看到很多愿意冒很大风险的投资机构,他是很愿意在前几年重资本投入,他愿意下注,同时要求更高的回报。但是我们到细水长流的接到,他吸引资产的特色是另外投资人,更像固定收入的产品,是否我们在推出的时候可以通过金融创新,未来可以给高净值用户或者散户,当然是更安全的产品,因为这是已经非常成熟运营的医疗机构或者已经打包好的金融产品,更像一个非常稳定,低风险,回报率比较低,原来初级阶段愿意冒险,愿意通过冒高风险寻求高回报的投资人有一个更有效的退出路径。

张磊:传统概念里可能海尔跟医疗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想呈现两点,第一,海尔基本上从过去五年时间里在逐步从家电到家居再到家庭,家庭里涵盖很重要消费升级的理念,提供健康家庭的增值服务,围绕健康我们也做了很多方面的努力,我们有投资的平台,我们也有做债权的平台。

第二,海尔产业金融本身,我们不是专业做股权投资的,我们以做债权的普遍性来发掘里面股权机会。最因几年我们也在观察,为什么近两年交易数量和成功案例越来越少,我们也在思索这个问题,投资有可复制性,专科连锁和体检之类,有投资的可复制性。同时,希望实现投资的系统性,动作的连续性,实际上这几年这种机会越来越少,我们也在思索,我们作为一家金融机构,更多从债权角度提供服务,我们怎么能够匹配这样的变化,我们也做了很多方面的调整和尝试。第一,我们也有传统的资金业务,企业需要钱,民营医院需要钱,我们给你提供一般的运营资金,包括重资产的投入,比如租赁。

另一方面,我们观察行业趋势变化,现在春雨医生等医生集团,这些都是在现有医疗服务主体之外,慢慢衍生出一些新的增量的市场,这种情况下他面临的问题我们怎么面对,比如他们可能是更轻的,我们金融是不是可以做重的,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跟很多医生集团,包括按照在线互联网医疗平台接洽,我给你提供重资产服务,我深知可以把重资产剥离出你的报表之外,这样能发挥你的优势,我也能提供我金融的价值。互联网的张力是足够的,但是他的黏性是不够强的,金融刚好相反,他张力不够,但是黏性足够强,长期来讲互联网医疗回归医疗本质,要有线下资源和服务,从这个角度我们以重资产给你匹配。

第三,关于资本跟医院匹配的问题,我们也在考虑,虽然股权只是占我们一小部分,我们也在考虑什么样的资本跟什么样的医院是合适的。第一,首先要价值观一致,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因为医疗本身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不是可以赚快钱的行业,需要有长期的规划,这方面能不能达成一致的目标,这是很关键的。第二,金融的价值是什么,现在社会上的钱真的很多,不缺海尔这一家,也不缺联想这一家,但是他们为什么愿意跟联想、海尔合作,因为我们提供不一样的价值,我们希望把增值服务做出来。

我们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做债权业务,从来不叫自己是融资租赁,我们叫自己产业金融,我们提供服务是产业生态,协同公营,我们其中发挥得作用不仅仅给钱,我们还要连线,我们帮我们的客户建立生态,甚至帮我们医生集团,帮我们互联网医疗构建生态,你缺重的我给你配制重资产,你后端不够我们给你穿针引线,这样才能发展发挥价值,要不然金融边界价值越来越低。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