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陈冯富珍:政府应有坚定的承诺、勇气和坚持

在国家和城市层面,立法和财政手段是最有效的干预,但经常遭受宣传不健康产品强势行业利用雄厚资金为基础实施的强烈抵抗。

11 月 21 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在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上,做出题为《促进健康事业对于国家响应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相关性和重要性》的主旨演讲。

学习在复杂环境中健康生活

30 年前,WHO 在加拿大举行了第一届健康促进大会,而今天在中国上海举行的第九次会议则是一次重要的分水岭——在高度复杂的当今社会,通过本次会议中学习到解决各种问题的方案,使人们在复杂环境中能够健康地生活。

上海政府的另一项相当重要也十分契合本次会议主题的重大举措,便是开始在机场航站楼、火车站和酒店实施全面禁烟。

毋庸置疑,中国在烟草控制方面付出了巨大努力,这其中北京和上海发挥的领导作用不容忽视。

单靠卫生部门已力不从心

本届大会是在《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一个都不能少」思想指导下召开的第一场健康促进大会。

在国家和国际层面,可持续发展目标正式地强调了跨部门合作的重要性。我们需要继续加强努力,方能实现这些目标。

他们勇于承认,单靠卫生部门远不足以应对今日复杂的卫生挑战。

应对抗生素耐药提升问题需要农业部门的政策支持。许多证据表明,受过教育的母亲和女孩所在的家庭是最健康的家庭。

清洁能源的获得也相当重要。清洁能源大力推动经济发展,还能减少因大气污染导致的呼吸和心血管疾病,这些疾病可能造成数百万例死亡。

还要考虑的一个目标是全民医疗覆盖,这是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第三项包括内容,涵盖财务风险保护,使卫生能够帮助建立公平、稳定和团结、统一的社会,同时促进实现消除贫困这一首要目标。

卫生事业的成功是其他许多领域目标成功的重要印证。因为决定卫生事业的因素太多,卫生改善方面的进步是整个可持续发展日程有所进展的可靠指标。

在最终分析中,所有包括改善食物和水供给以及城市安全在内发展活动,其最高目的是维持人类生活健康。

将健康素养上升到政治层面

城市市长手握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权力。相比于国家层面,市长更能够将促进健康的相关措施引入所有部门。

《2030 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议程》提供了实施城市整体举措的平台。

健康素养将不仅是个人事务,必须扩展到政治和政策层面。

本质上,健康促进指的是传播能够改变人类行为的信息。例如禁止吸烟、提倡健康饮食和增加身体锻炼,这也是公共卫生领域最难做到的事情。

全民干预是最佳的战略之一,它将重新塑造人们作出生活方式选择的环境。

在国家和城市层面,立法和财政手段是最有效的干预,但经常遭受宣传不健康产品强势行业利用雄厚资金为基础实施的强烈抵抗。

因此我们需要将健康素养上升到政治层面,使政策保持一致,并扩展到其它部门。

政府应有坚定的承诺、勇气和坚持

卫生部几乎总是认清诸多事实和证据,但财政部、贸易部、农业部和外交部则往往容易受相关行业言论的影响,缺乏贯彻力度。

使用平装烟包减少烟草消费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烟草业对此第一个理由是:平装烟包卖不出去。但这不是事实。

平装烟包是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澳大利亚率先实行的一项措施。在国家平装烟包法作为烟草控制综合措施的一部分开始实施后,吸烟率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不难理解法国和英国等国政府也开始实施平装烟包法,新西兰和匈牙利也刚刚通过了该法律。许多其它国家紧随其后。

烟草行业却向非卫生部门讲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烟草行业争论称,平装导致黑市大行其道,导致有组织犯罪和还有可能支持国际恐怖主义。这个理由听起来很骇人,但缺少任何证据的支持。

上述例子也突出了这一建议:改变人们作出生活方式选择的环境要求政府要有坚定的承诺、勇气和坚持,尽管所有事实都站在我们这一边。

在越来越后事实、后真相的时代,我们不能就此牺牲健康。

烟草每年导致 600 万人死亡。这是事实。

这每一例死亡都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悲剧。这是事实。

人人享有健康的权利

今年 10 月份,世卫组织敦促政府对甜饮征税,以减少主要由甜饮造成的肥胖、糖尿病和龋齿。这与世卫组织终止儿童肥胖委员会的建议一致。

相关行业对此也反应迅速,提出了两个预见性的论点。其一,苏打水对上述问题影响甚微,不应征税。尽管事实并非如此。其二,苏打水税是一种退步的表现,因为穷人利益将因此受到损害。

这个论点忽视了一个事实,穷人反倒是饮食有关疾病最大的受害者。

非传染性疾病是全球第一致死疾病,如果我们要探讨人人享有健康的权利,我们就要解决这个重要的课题。敦促政府承担起保护儿童的责任。有争论称生活方式行为是个人选择,但这一点不适用于儿童。儿童肥胖错在社会,而非儿童本身。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