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企业医院改制,你准备好了么?

11 月 18 日,北大医疗集团与山东能源集团签约,整体改制山能枣庄矿业集团下属的四家医院。北大医疗凭借对四家企业医院的整体改制,旗下床位一跃突破万张,巩固了我...

11 月 18 日,北大医疗集团与山东能源集团签约,整体改制山能枣庄矿业集团下属的四家医院。北大医疗凭借对四家企业医院的整体改制,旗下床位一跃突破万张,巩固了我国社会办医体系中由华润医疗、中信医疗、北大医疗以及复星医药组成的「四大」格局。

北大医疗集团的这一举动,让企业医院改制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一桩桩企业医院改制的签约新闻,预示着企业医院改制的新高潮将随即到来。企业医院改制将影响到多少人?没有市场优势、改制后的人员安置以及资金补偿问题,该怎么解决?

何为企业医院改制?

企业医院即国有企业自办医院。企业医院是我国医疗卫生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多数经历了从服务本企业职工及家属到向全社会开放的发展过程。据国家卫生计生委 2010 年的数据显示,全国医院共有 20918 家,其中企业医院 7068 家,约占全国医院总数的 33.8%

国企医院改制跟国企改革息息相关。早在 2002 年,《国家经贸委等八部门关于国有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辅业改制分流安置富余人员实施办法的通知》出台,国有大中型企业进行主辅分离,企业医院即在「分离」范围内。「国企减负」的历史背景下,大批企业将所属的企业医院以不同形式进行改制,这是企业医院改制的第一次高潮。

北京世纪坛医院、上海同济医院、南京东南大学附属医院等一批医院,就是上一轮改制高潮中,由铁道部划拨给部属院校及地方政府的企业医院。

企业医院改制的模式

从上个世纪之交起,我国企业医院改制主要形成了三种模式:

  • 体制改变,是指企业医院从原属企业剥离后,划拨给政府或事业单位,从职工医院转变为公立医院或公立医学院校附属医院,但仍保持公有制形式。这种形式较为明显的表现在铁路系统的职工医院当中,如前文所提到的三所高校附属医院。

  • 机制改变,是指企业将医院与其他办医主体合作,即混合所有制改革。这类改制医院往往凭借合作,获取社会多元办医主体提供的管理体制、资金和技术,建立现代化法人治理结构。如首钢总司与北京大学合作成立北大首钢医院;如华润集团以现金出资占 51% 股份,武钢集团以旗下各医院净资产出资占 49% 股份,双方成立的华润武钢医院。

  • 所有制改变,是指国有企业将医院的产权整体转让给社会资本,或者通过股权认购的方式转由内部职工持有。2016 年 7 月 22 日,龙煤集团与晋商联盟医院股权转让签约仪式在哈尔滨举行。龙煤集团有二级甲等以上医院 6 家,涉及 4 个地市、6 家总院和 34 家分院,在这次转让过程中统一打包出售。

改制医院遭遇「身份认同危机」 

过去,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职工,都属于「公家人」。但是,随着国有企业改革和企业医院改制,一些企业医院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一些企业医院及改制医院虽然承担着职业病防治、生产事故的卫生应急抢险等社会公益任务,却不能跟公立医院享有一致待遇。

一些企业医院改制后,很多医务人员失去了「公家人」的身份。当前的职称体系和科研体系,由公立医院垄断。「身份」不同,对于个人能力并非出类拔萃的医务人员来说,意味着发展机遇天壤之别。

有一些医务人员为了守护「公家人」的发展机遇,跳槽到公立医院,导致医院人才流失,影响到原医院的业务水平。

也有一些民营企业在医院经营过程中急功近利,同时我国医疗主管行业对民营医院的监管仍存在差强人意的地方,导致民营医疗行业「劣币驱逐良币」的反面例子较多,造成广大公立医疗机构医务人员惧怕改制,把医院改制等同于「落草为寇」。

以上,就是改制医院医务人员的「身份的认同危机」。

鄂钢医院改制时,医护人员因安置问题,拉起了横幅——

企业医院改制,你准备好了么?

某大型国有企业职工医院改制为企业独资的股份制医院后,尽管医院还是国有资产,医院职工仍旧是那些人,但跟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的「待遇」已经不同。图为该院医务人员为了争取公立医院同等的待遇,前往当地政府请愿。最终,该院按照事业单位管理。

企业医院改制,你准备好了么?

某国企职工医院改制而来公立医院医护人员抗议民营企业「西门庆」的收购。抗议期间,收购计划尚未通过该院职工代表大会同意,「八字还没一撇」。

企业医院改制,你准备好了么?

这类「身份认同危机」导致很多企业医院与公立医院职工对改制「非公不可」,必须保留「编制」和「身份」——当然「编制」即将被历史翻篇。

而实际上也体现了医护群体对于改制后的「焦虑」,对于民营资本是否适应医院的发展,是否能够在遵循医疗行业的价值规律夏下,将医院做大做强?

因此,不少医院直到全院上下都认同了「山穷水尽」的局面,职代会才通过改制方案,也许会错失一些发展机遇。

改制医院路漫漫

惧怕社会资本、惧怕失去「公家身份」的局面,为有兴趣重组企业医院的合作伙伴设下了障碍。但是,更大的障碍是改制医院往往是陷入困境的「困难户」,以及医疗行业这个相对封闭的专业体系带来的信息不对称。

某资源枯竭城市矿业集团所属的多家职工医院,改制是医院全年收入有三分之二是仅体现在账面上的「应收账款」的情况下进行的。当地经济多年不景气,社保运行状况不佳,此前矿务局联系的一家央企知难而退,最终担负医院改制重任的是山西煤老板。由于很多企业医院此前的积重难返,改制后并没有出现投资人当初在新闻通稿上描绘的神奇变化。

即便医院项目「靠谱」,大工程往往存在其他难以预料的风险。某上市集团获得了与某经济发达市政府的合作机会,共同兴建当地重点卫生工程,某名牌公立医院易地办医项目。然而,这个市场前景美妙的项目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投资十位数的工地上,挖出一个在市政府大楼内不为人知的人防工程。这是一个还没除役的国防设施,属于一支重要的部队。

一家好医院,需要时间的积淀。院史在三十年左右的医院,全行业认可的名院不过是北京安贞、中日医院、浙大邵逸夫医院等屈指可数的几家。多数改制医院目前还在兢兢业业的创业,从体检、妇产等特色专业突破、做强、做精,尚没有横扫全国的名望。

另有北大首钢医院,凤凰医疗集团的健宫医院、燕化医院、京煤医院,华润医疗集团的武钢系,仍在探索的路途中。

总体来说,企业医院改制适应未来的发展趋势;但并非一蹴而就。对于身处企业医院的医护人员来说,及早认清变化、调整心态、拥抱挑战才是王道!

推荐阅读

点赞 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