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韩春雨回应「重复实验失败」: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

这场争议何时有个了结?

8 月 Nature 就这场争议不断的实验结果进行了跟踪报道《Replications, ridicule and a recluse: the controversy over NgAgo gene-editing intensifies》,数月前熟悉的那场「造假风波」纷争,又跃然纸上。

重复实验失败?质疑声不止

5 月份,Nature Biotechnology 发表了中国学者一份研究结果,称 NgAgo 可以用来编辑哺乳动物基因组。这一成果不仅震惊学界,CCTV 等大众媒体纷纷报道,也让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瞬间陷入「造假风波」。

首先质疑造假的是方舟子,7 月,他在新语丝 (xys.org) 上质疑韩所做实验的可重复性,紧接着质疑之声四起。

7 月 29 日,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遗传学家 Gaetan Burgio 在其博客中公开了重复实验失败的各种细节的时候,这一争论正式走向国际化。平时,他的关注点击量不过几十,这一篇文章却一下子超过了 5000。

就在同一天,西班牙国家生物技术中心的遗传学家 Lluís Montoliu 给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同事发邮件,建议「放弃任何与 NgAgo 有关的实验,不要再浪费时间、金钱、动物和人力」。信件被泄露并挂在了方舟子的新语丝网站上。

自此,英国爱丁堡再生医学中心的分子生物学家 Pooran Dewari 进行了一次在线调查,最后他发现只有 9 名研究人员声称 NgAgo 是有效的,然而 97 名研究人员表示不能重复。

来自新德里的基因与综合生物学研究所的博士 DebojyotiChakraborty 和德国癌症研究中心的 PhD 学生 Jan Winter 也在重复了韩实验的某阶段之后表示重复失败。

然而,也并非所有科学家都持否定态度。三名匿名的中国科学家尝试之后确认 NgAgo 是有效。

Burgio 说到,「NgAgo 可能有效的,但仍然面临很多挑战,NgAgo 不值得继续进行,它不会超越 CRISPR,至少长远来看不行。」。

尽管 8 月 8 日,韩春雨向 Addgene(一家非营利智囊团)公布了自己的实验细节,以便提高实验可重复性,可对这一实验结果的质疑之声并未停止。

韩春雨回应「重复实验失败」: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

10 月 8 日,科技日报的记者在河北科技大学那间实验室里再见到韩春雨时,虽然身处「论文造假」「多人重复实验失败」的争议旋涡,但他看起来十分平静,依然侃侃而谈,以下为科技日报记者对韩春雨进行的独家专访实录:

现在有一些实验室表示无法重复您的实验,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韩春雨:我现在也在研究别人为什么会重复实验失败,但还没有科学的结论,我私底下可以说一些猜测的原因,比如可能是材料污染,但是科学的结论还要等一段时间。

您自己重复过这个实验吗?

韩春雨:当然,论文发表之前按要求重复过实验,论文发表后也重复过

那为什么不架起 360 度摄像头,在监控环境下将实验重复一遍呢?

韩春雨:这是有罪推论,我觉得没必要。日本的小保方晴子是没有一家实验室重复出来,而我这个实验已经有人重复出来,连《自然》的记者 David 都调查过了,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

注:《自然》杂志亚太通讯员 David Cyranoski 于今年 8 月采写报道,文章称:采访了三位匿名的中国科研人员,其中一位表示在好几个细胞系检测了 NgAgo 系统,而且结果显示 NgAgo 能够在预期的位点诱导遗传突变,但 NgAgo 系统的效率并没有比 CRISPR-Cas9 高,可能还要后续调整改进。另有两名要求匿名的科学家称有了一些初步的试验结果显示 NgAgo 是有效的,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测序去确认。但事后,《自然》及 David 本人均表示该报道不能作为韩春雨实验可重复的证据。

《自然》后来发过声明,说记者报道不能代表杂志的调查结果,另外《自然》的报道里提到的 3 个人都是匿名,您觉得能作为实验可重复的证据吗?

韩春雨:你要是说报道不能作为证据,那些质疑我的报道为什么被人们作为我造假的证据。《自然》的记者 David 是非常专业的,我提供了一份 5 个人的名单给他,最后他采访到其中 3 个人,但是对方要求匿名。David 的报道为我正名了为什么大家置若罔闻,一味地追捧那些质疑我的报道,老是说「多人无法重复」。

您已经明确知道有人已经重复出来了是吗?方便告诉我们具体是谁么?是国内科学家还是国外科学家?

韩春雨:是的,我当然知道,但不能告诉你,说出来了那些人就会受到骚扰。那些说不能重复的人不也都是匿名么?

现在有重复失败的科学家向我们表示愿意实名。

韩春雨:那就让他们实名说呗,他们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

迄今《自然》和河北科技大学对您提出了调查要求么?

韩春雨:没有。《自然》的报道已经写得很清楚了,除此之外我没有收到来自《自然》杂志别的要求。学校方面很信任我、支持我,我没必要也没打算自证清白。

外界的质疑影响您了么?

韩春雨:当然会有影响,特别是一开始的时间很不适应。之前会有很多人给我发骚扰短信,半夜打骚扰电话,有的还打电话来谩骂。

那您希望这一事件未来的走向是什么?

韩春雨:我就是希望你们都不要报道这些事情,我能安静地做科研。

您觉得什么时候您能有进展,让这场争议有个了结。

韩春雨:这我没法跟你说,科学的事情没法预测。地心说和日心说争论了多少年?日心说的坚持者还被烧死了呢!我只能跟你说最近我会有新的进展,大家不要受一时一事的干扰。

以上内容整理自:科技日报、 Nature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