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骨科再次拔得头筹。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Medscape 网站为调查年轻医生(40 周岁以下)和高年资医生(40-69 周岁)的薪酬差异,对超过 26 个专业的 19,200 名医生(年轻医生 4,162 名)进行了收入情况调查。本报告不仅涉及薪酬,还包括对职业的满意度。考虑到 2025 年预计将有 1/3 医生(总人数约 61,700-94,700)退休,对年轻医生薪酬和工作满意度趋势的研究就显得尤其重要。

(注:为方便起见图表中的数值已近似取整,可能与文字说明中的数值不完全一致)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在整体薪酬报告中,年轻医生收入前三位的专业分别是骨科(32 万 9 千美元)、皮肤科(31 万 2 千美元)以及麻醉科(30 万 9 千美元)。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骨科医生无论年轻还是高年资都是收入最高群体,但是他们之间的差距也是最大的。高年资骨科医生比年轻医生多赚(15 万美元),其次是整形外科医生(14万美元)和放射科医生(13.5万美元)[任 2] 。收入差距最小的则是家庭医生(family medicine)(2.2万美元)、精神科医生(3.1万美元)、内分泌科医生(3.3万美元)以及内科医生(3.4万美元)。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全科专业中年轻女医生收入较男医生低2.6万美元,专科医生中差距则更大,约6.2万美元。在高年资医生中这一差距进一步扩大,全科专业中女医生收入平均低$3.7万美元,专科则低8.2万美元。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女性医生的比例逐年增加,报告显示高年资医生中女性占比仅 29%,而年轻医生中占比则高达 37%。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年轻医生中净值低于50万美元的约占总体的 72%,而高年资中这一比例仅 24%。高年资医生中大约超过一半的净值高于至少100万美元,而年轻医生中仅有 10% 能够达到这一水平。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年轻医生中收入最高的是中南部地区(24.7万美元)、东南部地区(24.6万美元)以及中北部地区(24.5万美元),但这些地区住院医生的收入却最低,这些地区可能以此为激励措施来避免住院医生们跳槽吧。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独立执业趋势正在急剧下降 。年轻医生中选择独立执业的比例分别为 12%(全科医生)和 15%(专科医生),而高年资医生中的比例稍高,分别为 34% 和 41%。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有趣的是独立执业群体中高年资医生收入竟然低于年轻医生。而受雇医生中高年资医生收入却普遍高于年轻医生(两者分别约为24.1万美元、19.5万美元)。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年轻医生们还是寻求到医院工作。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约 57% 的年轻医生表示他们还背负着抵押贷款和学校债务,约 25% 还要偿还配偶(或男女朋友等重要亲人)的学校贷款。而高年资医生的主要债务则是抵押贷款(占 70%),学校贷款仅占 16%,还要为他人偿还学校贷款的人数比例则从 25% 降至 8%。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尽管收入和债务情况差异较大,年轻医生和高年资医生的消费习惯却基本相同。约 1/4 的医生收支平衡,约 60% 医生收大于支,仅 10% 入不敷出。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2016 Medscape 住院医生收入& 债务报告」显示约 40% 的住院医生背负着超过20万美元的学校债务,专科医生中这一比例前三:泌尿外科(82%)、整形和普通外科(75%)、骨科(74%)。约 2/3 的年轻家庭医生、儿科医生和部分院内专科医生仍然在偿还大学或医学院债务。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2016 Medscape 医生债务& 净值报告」显示自去年以来约 73% 的医生没有经历过严重的经济损失。然而在遭受过经济挫败的医生群体中,40 岁以上的高年资医生约占 31%,而年轻医生群体仅为 15%。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两个群体近一半的医生都觉得自己没取得到应有的薪酬。青老医生间的薪酬满意度差异并不明显(年轻医生满意度 54%,高年资医生满意度 51%)。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无论是从收入,还是财富,大约一半的年轻医生(47%)和高年资医生(45%)皆表示自己比自其他医生(本专业或非本专业)更有竞争力。仅 12% 的年轻医生和 14% 的高年资医生表示一直或经常有这种优越感,其中竞争最强的专业分别是:放射科(18%)、病危监护(17%)、麻醉科、急诊科、骨科、整形外科以及心内科(均为 16%)。竞争感最弱的则是肾内科(9%)、感染科、神经内科以及儿科。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青老医生在每周看诊病人时间上无明显差异,各有约 1/3 的医生表示每周看诊时间超过 46 小时(青年医生占 34%,高年资医生占 36%)。2013 年时有调查显示,35 岁以下男性医生每周看诊时间较 1980 年减少了约 5.8 小时,女性医生减少约 3.9 小时。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医生在每个患者身上投入的时间一直是广受关注的重要问题。本调查显示高年资医生(40-69 岁)面诊的时间更长,约 44% 在每个患者身上投入超过 17 分钟,而这一数字在年轻医生仅 39%。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根据今年「Medscape 生活方式报告」,「繁文缛节的手续工作」是浪费所有医生时间最多的项目,而且愈演愈烈。在 2014 年,35% 的受雇医生和 26% 的独立执业者每周均需花费超过 10 小时处理文案相关工作。2016 年轻医生调查显示,60% 的受雇医生和独立执业者每周仍需花费超过 10 小时处理管理方面的任务。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本调查显示 83% 的年轻医生曾经「常规或者偶尔地」与患者讨论费用问题,而这一数字在高年资医生稍高,约占 86%。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约 35% 的年轻医生和 34% 的高年资医生认为「与患者的良好关系」是他们工作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排名第二的则是「擅长本职工作」(27% 的年轻医生,33% 的高年资医生)。认同感最低的是「因作为一个医生而自豪」(6% 的年轻医生,7% 的高年资医生)。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尽管对绝大多数医生而言「因医学的自豪」依然存在,但是选择「愿意再次成为一名医生」的比例稳步下降。近 5 年的调查显示,学医的热情逐年下降。2011 年的报告显示约 69% 的医生愿意再次学医,61% 愿意再次从事本专业工作。而今年 40 岁以上的医生中仅有 53% 愿意再次学医,36% 愿意再次选择本专业。值得欣慰的是,年轻医生中仍然有 60% 愿意学医并且 45% 愿意继续从事本专业工作。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在年轻医生中,76% 的感染科医生和家庭医生(family physician)「愿意再次成为一名医生」,说明钱并不是他们选择职业的主要因素。而最不「愿意再次成为一名医生」的则是肾内科和整形外科(47%),其次是收入最高的骨科(49%),这也侧面佐证了上述观点。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年轻医生中最愿意继续从事本专业工作的是皮肤科(68%),他们当中约 51% 同样选择「愿意再次成为一名医生」,排名第二的则是消化科(64%)。最不愿意继续本职工作的是肾内科(仅 9%)。尽管内科医生和家庭医生群体最不「愿意再次成为一名医生」倒数前三,但是他们却不太愿意继续从事本专业工作(分别为 23% 和 28%)。

2016 全美年轻医师薪酬报告:骨科第一 儿科最少

Medscape 通过综合「愿意再次成为一名医生」、「愿意再次从事本专业工作」以及「对薪酬满意度」三大方面来评估整体事业满意度。年轻医生中满意度排名前三的分别是皮肤科(64%)、急诊科和感染科(均为 62%)。满意度最低的则是肾内科(32%)、内分泌科(45%)和内科(48%)。

更多详细数据,可查看文章底部信源地址。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