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对话凌锋:面对医闹 光抱怨是没用的

独家披露「医闹入刑」艰辛历程。

不知从何时起,医护这个职业多了一层「危险」——来自患者和家属的暴力袭击。

据丁香调查 2014 年的数据显示,自 2011 年至 2014 年,仅媒体公开报道的全国范围内伤医事件多达 78 起。

医疗环境的相对「恶化」成为悬在医务工作者头上的一把剑。

2015 年 8 月 29 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举行闭幕会,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将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修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这意味着「医闹入刑」获得正式通过,医务人员的权利得到了法律上的保护。

对医务人员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难忘的一天」;可却鲜有人知道,「医闹入刑」的过程究竟有多漫长,在几个字的修正背后,凝聚了多少医界代表的心血。

近日,丁香头条(dxytoutiao)对话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凌锋教授,独家披露「医闹入刑」艰辛历程。

专家名片:凌锋,神经外科教授,第十一、十二届政协委员。

对话凌锋:面对医闹 光抱怨是没用的

《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首次在法律渊源中明确阐释医闹

「better than nothing,不是么?」——凌锋

作为一名医生、一名政协委员,凌锋从 2008 年开始关注医护群体利益的保护,而在一开始,她也经历了「一无所知」的过程。

「对抗医闹,光抱怨是没有用的,关键在于相关部门要有作为;可是一开始我连找谁都不知道。」

在医院发生的恶性事件,如果没有肢体冲突,民警不能干预,不能将肇事者抓起来,更谈不上有效的震慑,因为在治安管理条例中,有两个关键点:第一,医院不属于公共场所;第二,没有肢体冲突就警察不可以干预。

治安管理条例的空白,让医疗行业误以为警察不作为导致医闹盛行,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公安干警没有执法的依据。」

想明白了这一点,凌锋开始了向公安部「递话」的过程。

「不断打电话问,反复强调医生的权益,最终我才知道原来这事儿归口到公安部三局管理。」

几年前,当多家小学发生砍伤事件以后,公安部推出的通告,给了凌锋启发。「要改法律是很难的,没有 10 几年走不完程序;但是通告很快,规定哪些行为不可以,哪些行为一发生,警察就得管理。」

不久,公安部派专人来调研,听取了凌锋的情况反馈后,将停尸、摆花圈、设灵堂、辱骂医务人员,打杂公共设施等行为,专门罗列出来。

在推进合作的过程中,凌锋也渐渐卸下了「公安部门不作为的的「刻板印象」;要想合作,先要和解」。

2008 年,凌锋任政协委员,首次提出保护医疗人员人身安全的提案;

2010 年,凌锋再次递交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提案,并被列为重点提案;配合公安部三局、原卫生部医政医管司等部门调研;

2012 年 1 月,公安部草拟通告样稿,和卫生部医管司主管部门互相传「花脸文件」(部各部委在文件上修改,因有保留修改痕迹,被称为「花脸文件」)。

2012 年 3 月,两会召开,医卫组代表询问「花脸文件」进度,获悉两部门正在沟通措辞。

2012 年 4 月,卫生部、公安部发布《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覆盖全国所有的医院门诊、急诊、病房,明确标注哪些行为应该制止。

在随后的几年,凌锋因为工作原因前往多地义诊「远到漠河、边疆地区的各个旗县,都能看到醒目的通告标志。」

「对遏制医闹医暴真起到效果了么?」

「起到了一定效果吧(笑)。虽然医院仍然是内保单位,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第一次运用法言法语,以国务院直属部门规范性法律文件的形式,将发生在医院里的医闹行为进行了明确的界定,为后续法律的制定和「医闹入刑」做了一个重要的铺垫。也就是说,这些行为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确认为非法了,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老百姓口头的抱怨中了。」

「better than nothing,不是么?」凌锋笑着说。

南京护士被打  89 名委员紧急提案

「生命都受到威胁,何谈安宁和谐?」——凌锋

2014 年 2 月 25 日,南京鼓楼医院一名护士被公职人员殴打致伤残,舆论哗然;事件发生时,凌锋正在三亚陪家人度假。

「看到新闻的第一反应是我要到现场,因为医生的本能,也因为政协委员的责任。」

2 天后,凌锋以神经外科会诊专家的身份,辗转来到了南京鼓楼医院,她还拉上了另外一位政协委员、被称为「亲密战友」的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医生。

在多学科大会诊并与受害者直接沟通、传递正向的信心后,凌锋回到北京,备受触动的她,再次准备两会提案。

这次,凌锋提出了两个核心目标:建议将医院纳入「公共场所」,由「内保」升级为「安保」;建议出台《医疗机构治安管理条例》,根据医暴的程度,采取处罚、拘留、追究刑事责任的处理办法。

凌锋的提议得到了同行的支持,两个小时内,不分专业、不分级别,89 名委员全部签了名。经过反复修改,提案终于敲定,最终被升级为「紧急提案」。

令人鼓舞的是,在此次两会期间,习主席听到一位人大代表关于医闹医暴的发言和接到政协委员及人大代表的信息后指示:要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和秩序。

辛苦没有白费。

2014 年 4 月 24 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计委联合公布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将《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中涉及到的违法行为,做出了进一步的明确规定。

「很多人会认为这些叫做什么意见的文件仅仅是个规章,没多大用。而实际上这个五部委联合意见的颁布意义重大:不仅对 12 年通告中的医闹行为做出了进一步的明确界定,而且对处理具体医闹行为的法律适用甚至处罚措施都做出了详细的规定,同时还对各部委在预防和处理医疗纠纷问题时的分工合作提出了具体的指导意见。所以这个五部委意见的颁布,成为了「医闹入刑」的关键一步。」凌锋说。

2015 年 8 月底,「医闹入刑」写进刑法,并于当年 11 月 1 日正式施行。医护群体一片叫好,甚至有医务工作者将其笑称为「凌锋法案」。

截止发稿时,「医闹入刑」刚刚满一年;但这一年中,医闹事件仍时有发生,甚至有人开始质疑「医闹入刑并没有什么用。」

凌锋却觉得一路走来,已经看到了希望,医闹发生的现象已同比在减少。

「我们要看一个总的趋势,而不是为某个阶段兴奋和沮丧;不可能一个制度出来,所有不良现象都戛然而止。」凌锋说。

医患关系关乎你我  好医生等于技术+情怀

「一个优秀的医生,必须是技术和情怀都具备的医生。」——凌锋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伤害医生的行为最终会让病人买单。,

「医疗环境的不友好让医生很难用心、用情、用技术,去对待病人;可以说,患者的信任程度决定了医生是选择防御性治疗、还是愿意去为患者和家属奋力一搏。」

作为一名拥有 40 年行医经验的临床医生,凌锋与她的同行一样,特别珍视来自患者的信任。

而同时,她也认为医生群体需要反思和自律。「每个人都会成为病人,都可能被医疗;你怎么对待患者,也许有一天就会被怎样对待。」

对待医患关系也要有环保意识:职业的高尚是群体的贡献,获得社会的尊重首先要自尊,获得社会的宽容首先要自律。

在交谈中,我们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当医生有过当患者或家属的经历后,更会理解患者的难处。」「我们自己科里的医生看病时,也偶尔会有医闹的冲动(笑)」

事实上,医患双方只是医疗环节中的两个参与者,还有更多因素诸如医保、报销、急救制度、支付方式、转诊流程等等,映射到医患关系中。

凌锋讲了一个急诊年轻医生被「医闹」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医院急诊,一位 40 多岁的农民携妻子,辗转了几家医院都未收住院,最后一家到宣武医院仍没床位,便把所有的怒气泄到我们的医生头上,动手打了急诊医生。

事情发生后,被打的刘医生和科室的同事都很「愤怒」,坚持要用法律的手段维护权益。

然而,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在派出所配合处理之后,刘医生发了这样一条短信:

凌导,急诊伤人事件昨天在派出所解决了,一开始我确实也是抱着一定要拘留的强硬态度去的,也准备了充足的资料打算据理力争。

但是没想到对方的态度非常诚恳,主动认错并且愿意公开的道歉。

我了解到他确实也就是普通本分的农民,并非刁民或职业医闹,当时也是救自己爱人心切,无奈经历了漫长的转诊,各个医院的推诿,120 的傲慢和一次次不断的失望打击,才把怨气最终撒在我身上,其本身并不是职业医闹,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并且冷静后也已经主动认错,积极要求赔偿,这次他爱人住院本身也花了很多钱,也是多年的积蓄付之一炬,后面还要长期的照顾,对他来讲这也算是受到了惩罚。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还强制要求拘留,可能反而加深了他对医院或社会的仇恨,将一个普通人推到了社会的对立面,我于心不忍。

在我自己父亲病重就医期间,我甚至也有过殴打在某医院急诊科态度傲慢的医生的冲动。所以我理解他的处境,将心比心,最终我还是选择原谅他的过错,接受他的道歉,选择和解。

虽然整个就医过程,我自己扪心自问没有任何过错,并且态度平和没有发生争吵,但是制度的种种缺陷让我们有力无处使,对急诊病人又爱又恨,所以我也愿意以此为契机,协助科室主任优化急诊流程,先把咱们神外能做的做好,在能力范围内多帮助病人。

「感谢你的包容和大度,做好下一步的流程永远是「为了下一个病人」的关键。」凌锋这样回复。

在科室里,凌锋组织年轻医生每月写一篇叙事医学的文章,「用小医生的大情怀,与大众和患者对话」;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和专科医师培养和考核环节,凌锋把医学人文教育放了特别重要的位置,采取「一票否决制」:不管受训医师的技术水平有多高,如果在医学人文关怀方面不能达标,那么坚决不能通过考核。

「一个优秀的医生,必须是技术和情怀都具备的医生,仅有良好的医疗技术只能治病,不能待人;焦虑的患者群体就像一堆干柴,医生的语言、态度、甚至一点点细微的表情,都会影响到她们...... 和风细雨,而不是火上浇油,这种人文精神才是医者的情怀。」

在约访凌锋教授之前,头条君受热心小伙伴的委托,向凌锋教授提了几个热点问题,以下为问答实录。

谈医患矛盾的分层应对:医患矛盾、医患纠纷、医闹医暴三者有本质区别

丁香头条:现在的公众和有些政府经常会把发生医闹理解为「一个巴掌不响」,至少是要「各打 50 大板」。所以在处理过程中不够果断有力,公安和卫生部门互相推诿,医闹还时常发生。您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凌锋:我觉得首先要将医患矛盾、医患纠纷、医闹医暴分层对待,采取不同的应对方式。

医患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只要有医疗行为发生,在医、患双方就可能发生矛盾,但这是医院内部矛盾,可以通过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能解决,发生医患纠纷时,就需要法院和第三方调节部门来仲裁解决;而医闹医暴触犯了法律,破坏了医院的公共秩序,已经超越了以上的界限,那就需要公安部门来处理;这些不能混成为一回事。不能一发生医闹就「各打 50 大板」,或者认为这是医院内部的事,公安不介入。只要是发生了通告中所阐述的 7 大行为,就是犯罪,无论什么原因警察都必须迅速介入平息,保障医院和医护人员的安全,营造良好的医院秩序,才能心平气和地解决「医患矛盾」或「医疗纠纷」。

谈对待媒体的认知:无冕之王应尊重完整事实

丁香头条:医患关系比较紧张,医媒关系也比较紧张,您的看法?

凌锋:媒体被称作无冕之王,应该不负桂冠。当然,我说的是一小部分媒体,「缝肛门事件」也好、「丢肾门事件」也好,都是为了博眼球的轰动效应,而放大某种表现的歪曲报道,这是最不道德的,因为它摧毁了医患之间最重要的东西——信任。

患者对医生的信任,是一种以性命相托的信任,病人不信任医生,医生无法担当,这最终会伤害病人最根本的健康权利。

媒体应该注重事实,这个事实不是一个截取的片段,而应该是对有头有尾、完整、清晰事实的客观呈现;让不知道这件事的人,能了解事情的全过程。

手记:

与凌锋教授的交流,约在了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介入中心的办公室;也是在同一个地方,她曾与公安部、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司的工作人员,交流医疗行业的痛点、展开医闹医暴的调研。

被问及为什么始终坚持、没有放弃时,凌锋教授回答,这也许是一种女人的韧性。「一直坚持做一件事情,是女人的天性。每一项努力过后,虽不可能立刻拨开云雾见到太阳,但总能透出一点点光,这些是前行的动力。」

交流结束,我们握手告别,凌锋教授的手温暖、坚定、有力。

窗外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穿过宣武医院的门诊,看行色匆匆的医生经过,也许正如凌锋所说,没有一种职业能够像医学一样,能带来成功挽救病人的喜悦感。

再次祝愿在医学路上不断前行的人。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