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南卡罗琳那医学院游学见闻:印象深刻的 Journal Club

旅途除了看风景,总是能有新的收获。印象深刻的 Journal Club,有趣的卒中后肌肉痉挛门诊,令人感动的 YOUNG STROKE SURVIVAL PROGRAM。

旅途除了看风景,总是能有新的收获。

南卡罗琳那医学院游学见闻:印象深刻的 Journal Club

印象深刻的 Journal Club

卒中 Fellow 主持并主要演讲,Dr Feng 作为指导老师,Dr Tuan 也在。听众基本是住院医师、医学生。参加不同场合的许多次 Journal Club,这次略有出乎意料。

首先,为高度结构化的 Journal Club 模式所惊叹。所谓结构化,就是审稿中的那些繁琐冗长的撰稿要求:设计是否合理(样本计算方法、样本大小、入选标准、剔除标准、干预组及对照组的设置是否平衡),统计方法是否可靠,结果是否可信,临床运用等诸多方面。

每一个点都由一张 ppt 来说明,如遇到 CIMT、ASAP 这样的专业词汇需要找出出处和定义说明;遇到 Log-Transformation、Intention To Treat Analysis 需要找出为什么这样特殊处理的原因。

高度结构化使得刚入门的住院和专科医师能准确掌握每个临床研究的精髓,的确是读书笔记的好办法。另外,也敬佩 Dr Feng 等导师们在卒中临床研究中的专业素养,能精确点评研究设计中的细微之处,引古论今解说 WMFT 的由来和利弊,这样扎实的专业没有长久的临床研究经验恐怕是难以达到的。

有趣的卒中后肌肉痉挛门诊

卒中后肌肉痉挛比较常见,但肌肉痉挛到跟腱挛缩的在我的门诊就不多见了。我常常给卒中后肌张力增高的患者开一些盐酸乙哌立松片、巴氯芬,加巴贲丁,如果还不行的可能就推荐去康复科打肉毒素了。

这里的卒中后肌肉痉挛门诊是由 Dr Feng 建立的,大多数都是老病人,因为每 3-4 个月需要重复注射。也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患者。有趣的是,除了病人 fans 以外,还有 Post doc 和医学生的「小粉丝」,对于这么专的亚专科门诊,这么「早」就见习,可见是人格魅力吧,hoho~.

国内目前只有 2 种肉毒毒素,目前还没有鞘内注射的巴氯芬,所以也许客观上没法如此精确细致的管理我们的卒中后痉挛。

令人感动的 YOUNG STROKE SURVIVAL PROGRAM

门诊看完已经近下午五点,这一天还没有完。晚上需要出席参加一个民间活动 YOUNG STROKE SURVIVAL PROGRAM,性质类似于「红手环」;形式类似于集体心理治疗。来参加的 Young stroke survival 都是 40 岁以下,和家人结伴而来。每月一次的座谈会,都会设计一些主题,本次当然是 Dr Feng 讲肌痉挛,然后就自由提问和谈感想体会。

想起我自己门诊那几个来得最勤快、情绪最焦虑的就是帮儿子配药的妈妈们,「一头愁着儿子身体,一头盼着儿子事业家庭」的纠结劲儿,真希望每次门诊能多宽慰她们几句才好。

华灯初上,从座谈会出来已经八点了。最后,感谢 Dr Feng 请我吃了晚餐和送我回家,因为「吃人嘴短」嘛,所以今天夸奖之词多了点。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