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去编制」后医生要面临的 5 大趋势 你做好准备了吗?

2016 年 7 月 22 日,国家人社部新闻发言人称,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已成定局。同期,深圳市明...

2016 年 7 月 22 日,国家人社部新闻发言人称,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已成定局。

同期,深圳市明确提出公立医院全面实行「以事定费、以费养事、以事定岗和按岗聘用」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

那么,「去编制」时代的中国医疗又会有哪些发展趋势呢?笔者在此试为推演。

1. 一线医护「松口气」

「忙」可能是某些大医院职工对工作的主要的感受。「忙」的背后,是多年来急速扩张的大医院,受到了编制的制约,难以补充合规的人员。

麻醉科医生频频猝死,是近年来医疗界的一大伤痛。据笔者了解,当前一些业务繁忙的手术中心,麻醉医生的配置无法达到国家标准。培养能力的瓶颈是一方面,医院对麻醉缺乏重视、分配编制时不予侧重是另一方面。

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护理界。为了将编制留给医生,很多医疗机构多年来不招收在编护士,造成护理新人普遍「同工不同酬」,影响护理事业的发展。

在编制取消之后,毕业生求职不再问「有编吗」,医院在引进人才时也有了更多的余地,「忙」的局面将会缓解。

2.「百万年薪」要靠努力

在「去编制」试点的深圳市,一家实行全员聘用制的公立医院,医生的年薪起点是 40 万元,最高的顾问医生年薪将近 100 万元。

深圳的例子鼓励了许多人。事实上,「编制」可以说是目前医疗服务价格扭曲的根源之一。

医疗服务价格定价偏低,起源于「编制」跟着档案工资(财政工资)。改革开放初期,档案工资属于无法触动的改革深水区,于是涉及专业技术服务价格的工资调整速度滞后,形成了「轻基本工资、重绩效「,强调医务人员创收的情况。

档案工资的调整滞后,导致中国顶级的学校,用洗碗小工都雇不来的价钱,雇佣自己杰出的博士毕业生。基层医改更因为大幅剥除绩效收入,严重损害医务工作者的利益。

取消编制,将束缚档案工资对医务人员薪酬待遇的束缚,医务人员的待遇将更加随行就市,更接近真实的价值。

当然,从目前各地的医药价格综合改革方案看,碍于社会影响,很多地方对医务人员专业技术服务的定价仍然低于成本,这将直接影响到公立医院医务人员实现自身劳动价值。

想拿到传说中的百万年薪,必须能够表明自己具备获取高额回报的实力。

3. 成才之路未必从容

没有编制了,不再「一次择业、决定终生」。「定岗不定人」,势必要择优录用、双向选择,人才的流动性加强了。

为了未来,大家对高水准规培基层和临床中心趋之若鹜,这些机构的身价自然看涨。

同时,高水平机构的规培学员数量激增,或改变规培基地的人才梯队结构,高年资医生将负责更多的低年资医生。

好的一面:青年医生的锻炼机会将会增加。

有挑战性的一面:新人晋级的道路将更加艰难。

很多国家,顶级医院的人才梯队是金字塔型。由于高阶职务有限,进阶之路淘汰率很高。耐不住寂寞、或是有别的追求的医生,在学术型医院工作一些年之后,会选择去民营医院或是自己开业。耐受得住学术道路的孤高,留在象牙塔里攒年资、当教授。

这种模式,客观上让加剧了顶级医院内部的竞争,诞生更有实力的强者,促进全社会的医疗机构都能拥有顶级学术机构熏陶出的人才。

同时,也将增加人才成长面临的压力。毕竟,就连「老协和」严谨、严格、严肃的学术环境,也包含着诸如林巧稚先生终生不婚的辛酸。

4. 职场新路,未尝不可

在体制内的「百万年薪」不那么好拿、成才之路艰辛、未来高水平医院里将会有更多医生打算冲出围城的「去编制」时代,自由执业的吸引力将会增强。

但是,独立开业缺乏资金、抗击医疗事故风险的能力弱,种种因素,都制约医生投奔自由。自由执业对医生不仅仅是机遇,更是挑战。

医生集团的出现,是服务自由执业的医生,更好的适应市场,更好的培养品牌,更好的规避风险的职场新路。医生可以借此走出医院,实现合理的、有尊严的劳动价值。

从目前的观察看,一些新兴医疗组织,已经从吸引成熟人才的加盟,发展到重视年轻一代人才培养。一些在民营医疗组织形成了堪比老牌知名医院的人才梯队建设。

自由执业、医生把握自己命运的时代,医生集团是服务自由执业同道的联盟。

5.「两极分化」再所难免

「魏则西事件」之后,民营医院一度成为「谋财害命」的代名词。但是,各地均有一些「套路」没那么深的民营医疗机构,正在积攒自己的实力与口碑。

因为避开了大医院的竞争,目前民营医疗正在基层蓬勃发展。提供了基层医疗服务大多数的村医,多数是个体行医者。由个体行医者、乡村医生、下海的体制内医生发展起来的民营医疗机构,正在基层做大做强。

一些地区出现了县医院被当地民营医院挖角,以至于一年开展不了几台手术的尴尬。

某省开在县城里的民营专科医院,某病种的手术量甚至超过了当地省市两级公立专科医院。

一些前有大医院「劲敌」、后有民营医院「追兵」的中基层医疗机构,在失去了「编制」的耀眼光环之后,如不加强自身建设,将被医护人员「用脚投票」。

大变革的时代,每个人都应当迅速找准自己的目标与位置,才不会被时代抛弃。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