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闹」曹操们永远不知道的那些事

医患关系,从来不是什么具有时代性的话题。古代医生比现在更悲惨,历史上但凡有点名气的大夫,大多没什么好结果。

医患关系,从来不是什么具有时代性的话题。古代医生比现在更悲惨,历史上但凡有点名气的大夫,大多没什么好结果。

比如华佗,因为一言不合,就被曹操砍了。曹操是威震一方的丞相,也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医闹」。另一个受「医闹」其害的还有扁鹊,他是个比较聪明的医生,一看见患者蔡桓公面目不善,马上就跑路了。结果他至此以后居无定所,被蔡桓公一路追杀。

只有名医张仲景没经历太严重过的医患纠纷,可张仲景除了当医生,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当时的长沙太守,相当于今天的长沙市市长。一边从政,一边行医,自带保安,精通司法,张仲景的运气当然会比华佗与扁鹊好得多。

「医闹」曹操心里住着一个土皇帝

反观古代「医闹」,我们发现,这源于中国式思维里非常奇怪的一个构成体系。一方面,我们无限崇尚权威,历史作家张宏杰曾总结说,中国传统文化是「尚父」的文化。在西方神话讲述俄狄浦斯弑父娶母的故事时,我们的民间故事的主角却是被程婴牺牲自己的孩子而保全下来的皇室血脉「赵氏孤儿」。

可另一方面,一旦一个人大权在握,或自认为自己拥有了权力、能量或者智慧,就会变得无限膨胀,从而可以大胆地去挑战另一种权威,比如说医学。曹操、蔡桓公是这样,今天手持血刃砍倒医生的「医闹」们大概也源于此。

不要对这些人心里的自我认同感和个人权威感产生疑问,「人人皆可为尧舜」是传统文化传递下来的思维方式,「医闹」曹操的内心中一定住着一个在自我疆土上无限膨胀的土皇帝。

名医扁鹊说,面对病人他有「六不治」:不信者不治,信巫不信医者不治,衣不适体、食不调匀者不治,轻命重财者不治,粗知数味药名者不治,日换医生者不治。

扁鹊就是凭着这几条原则,发现了患者蔡桓公骨子里的「医闹」潜质,结果立刻跑路,免于一死。而华佗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起初,华佗以为曹操对自己是信任的,因为他的一针止住了曹丞相的头痛。

可是,面对害怕自己病情复发的曹操,华佗大胆放言: 「我想给你服麻沸散,然后剖开头颅,施行手术,这才能除去病根。」 曹操一听,勃然大怒,指着华佗厉声斥道: 「头剖开了,人还能活吗?」现在想起来,华佗这个人就算医术医德上乘,情商确实也是低得该要领劳保了。

他居然跟曹操说:「关羽将军刮骨疗毒的那个场子,就是我给做的。他的箭伤痊愈不说,而且他手术全程连麻药都没打,一边下棋一边就把毒给刮了,还谈笑风生的呢。」

血泪中的医患关系,和医生的低情商也有关

在国外的医学院里,沟通心理学是必修课程。可华佗明显没学过这门课程,他哪壶不开提那壶,偏偏说起了已故的关云长。关羽是什么人?他是曹丞相心头永远的耻辱啊!

当年关羽降曹,曹操好吃好喝地伺候了他 N 年,结果刘备一出现,关羽立刻转头走了,走时还带走了刘备的两个老婆,让曹操连个便宜都没占上。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丞相,肯定知道民间「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段子,段子里的关羽成了有情有义的大英雄,他却是那个怂包冤大头。

面对这样的角色反差,曹操心里能好受得了吗?后来曹操兵败,途经华容道,那么好面子的曹丞相不得不弯腰低头,可怜巴巴地求关将军放自己一条生路,结果义薄云天的关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咬着牙放他走了。狼狈回营的曹操,好容易从关羽手里捡回一条命。

医生有三重境界。第一是治病救人,第二是人文关怀,第三就是精神支柱。

可是,回想起自己灰头土脸地求饶的样子,回想起当年在华容道的耻辱,他能不有鲠在喉吗?关羽的存在,就像曹操的一根心头刺,因为这个红脸大汉知道自己的底线,见证过自己的落魄,只要有关羽的名字出现,他曹操永远是故事里的贪生怕死的男二号。

现在关羽好不容易被曹操和刘备共同的敌人、东吴的孙权杀了,你华佗又旧事重提,跟我说关云长刮骨疗毒时连麻沸散都没用,我一个开颅手术不过是小菜一碟?言下之意,你不是暗示说我曹操没有关羽----这个刘备的小弟身体硬朗,也没有关羽----这个孙权的手下败将有男人味儿吗?

盛怒之下的曹操当下宣布: 「不忧,天下当无此鼠辈邪?」 遂把这位在医学上有重大贡献的华佗大夫杀害了。一代名医,竟然被大汉丞相称为 「鼠辈」, 可见曹操这个「医闹」对华佗的恨是有多深。

90% 以上的患者都是通情达理的,但判断不出谁是会制造事端的 10%。

由此可见,医患关系的紧张,一方面源于患者的自大,曹操你征服得了天下,征服得了汉献帝,可是你毕竟是个医盲啊!很多像曹操这样的「医闹」们,在内心中注定是骄傲的,就算他们当不了诸侯,也会坚信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可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不难看出,医患关系的恶化,和医生的沟通方式、医生本人的情商水平也息息相关。

华佗在和曹操的沟通过程中,有意无意地把自己放在了丞相的对立面。关羽和曹操的梗天下无人不知,他偏要去用关羽的故事激发曹操尝试手术的决心,当然是死路一条。聪明的医生,应该划清界限,让自己和患者站在同一阵营上,共同对抗疾病这个敌人。

医学的存在,就是在试图打破生死规律

而实际上,就人类进化本身而言,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为什么面对先进的电子科技,我们可以包容而大度的去接受?因为会使用工具、使用更先进的工具,是人类进化的必然规律。

而医学就不一样了。医学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在打破生死的规律,让人类生的时间更长一些,让我们的死来得更慢一些。人类在与反传统、反规律的医学发展中,自然会感到力不从心,也不会表现出太多的包容心和容忍度。

医患关系,是古往今来的大话题。后来当了「医闹」的曹操,依然在头疾的折磨中辞世了。他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因为他有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骄人战绩,他是一代枭雄,因为他征服了中国北方的大部分疆域。但他终究不知道,再强大的人,在生死的规律、医术的局限面前,也是渺小的。

就像再聪明的华佗医生,在他的统治欲和占用欲面前,也只能悄悄作罢,任由生命化作一朵莲花。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