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柳叶刀报道:手术的时候 可要小心说话啊

英国有一个谚语:Trust me, I am a doctor.(相信我,我是医生。)英国人认为,医生是最值得信任的职业,如果连医生都不可信,你就没什么东西值得相信了。所以...

英国有一个谚语:Trust me, I am a doctor.(相信我,我是医生。)

英国人认为,医生是最值得信任的职业,如果连医生都不可信,你就没什么东西值得相信了。所以,在英语里,就产生了这个谚语。这个谚语能用到的地方很广,比如这样的场景:

甲:这样行不行的啊,我还有点犹豫呢。

乙:相信我,我可是医生!(意思大概是:我是一诺千金的人!)

但现如今,原先这样亲密互信的医患关系,不论在中外,都遭受挑战。

柳叶刀报道的一起「医患矛盾」案例

2016 年 2 月,世界医学界权威杂志 The Lancet 发表了一篇名为《时代的产物:手术室内请慎言(Sign of the times: be careful what you say in the operating room)》的文章。文章讲述了一位病人试图偷录医生在手术过程中的对话,折射出当前医患之间的信任危机:

一位麻醉师在为病人进行最后的检查时,在这位已经进入麻醉状态的病人的压力袜下发现了一个小型电子设备。这个小小的设备,看起跟小型 U 盘没啥不同,但仔细看看,你会发现,那上面印着字母「MIC」,还有一个小小的开关。

这是一个录音设备,是一个开着的录音设备。

这位麻醉师良久才反应过来,这玩意儿,可能是给他们准备的。


柳叶刀关于事件的报道截图

这可能不是偶然的事件。

不久之前(2015 年 6 月),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另一起案件也有类似之处,且被当地媒体广泛报道:

一位病人在接受肠胃镜手术过程中,无意录下了麻醉师及整个医疗团队对他的侮辱言语。

在录下的语音中,可以听到手术助理提出,病人身上发现了红疹,而麻醉师警告助理别碰这位病人,否则可能染上「梅毒」。他还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说这病人「可能是阴茎结核」。除此以外,还用非常难听的语言对病人进行辱骂。

而尽管肠胃镜手术的医生并未参与,但他没有阻止这样的对话,亦没有劝阻麻醉师捏造病案。

病人最终向法院提出诉讼,而最终判决,是麻醉师及其医疗团队因诽谤和医疗失当赔偿该病人共计 50 万美金。

受伤的医患关系

不得不承认,这些虽然是个例,却伤害了原本神圣的医患关系。

从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开始,医患关系就不断地被哲学、社会学和文学反复讨论。在美国医学会建立的伦理规范中有这样一条:「医患关系的基础是信任,医护人员有道德义务将病人的福祉至于自己的利益之上。」

信任危机所带来的最直接伤害或许是针对病人自身的,也可能会殃及无辜。比如在第一个案例中,The Lancet 的文章这样评论道,在手术室这种环境下偷偷录音是否合适,这样做首先有可能会存在病人产生压疮、透热烧伤以及干扰监控设备等安全隐患;其次,设备可能在不经意间录到医护人员讨论其他病人的情况,有损其他病人的隐私;第三,录音的内容可能被断章取义。

但当病人和医生之间能做到互信,除了帮助医生不受影响地采取最合适、最优质的治疗计划,甚至能直接提高患者的健康水平。

现在,医患信任危机甚至已经开始威胁到医生的人身安全。近几年,在中国不时爆出病人打伤、打死医生的丑闻。仅 2014 年,中国内地法院就录得暴力伤医或杀医事件 144 宗。这样伤感的事情,不用我们再说,大家都了解不少。

破坏医患关系的是什么?

在 2006 年出版的《医疗行业的信任危机:原因、结果和应对方法》(The Trust Crisis in Healthcare: Causes, Consequences, and Cures)一书中,作者 David A. Shore 提出,信息时代网络上唾手可得的不专业「医生建议」,其实可能削弱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信任。

英国伦敦政经的 Susanne Christmann 在 2012 年发表的论文《网络医疗信息对医患关系的影响》(The impact of online health information on the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中提出,因为病人对这些信息真实性的判断能力有限,获取错误的医学信息时因为没有办法判别信息来源,有可能会影响对整个「医生群体」的信任。

这种情况发生在我国,不难想象的场景是,拿着网上提供的「医疗建议」质疑医生的患者,让人甚是头痛。

除此以外,沟通缺乏也是很重要的问题。2013 年,Medical Economics 杂志在读者中征集他们认为的对医患关系的最大威胁,得到的反馈中提到很重要的一点:许多病人反映,希望医生听自己把话说完,还有不少病人抱怨医生总是对着电子设备而不怎么和自己沟通。

如何应对信任危机?

The Lancet 的文章给出具体、直接又无奈的建议:

所有的同袍都应该谨慎行事。在术前检查时,不仅需让病人摘掉珠宝和金属物件,而且不能随身带着录音设备,并向病人解释原因。最后还要谨记,在手术室里请慎言。

这样的言语中似乎有所调侃,也透着几分无奈。

针对医患信任危机,我们或者可以尝试从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医患之间的沟通在最微观的层面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

学术界应该积极搜集医护人员与病人之间沟通的真实材料进行研究,发现哪些沟通方式容易导致误会和冲突,而哪些能够有效提高双方满意度并对治疗有益。

重要的是对这些经验进行推广,相信这些知识目前对许多医生而言都是盲点。

其次,媒体报道医疗事件的时候应该谨慎小心,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网络媒体应该和纸媒一样受到法律来约束,不能放任媒体不负责任地发布虚假的医疗资讯。同行和法律的监督应该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时法律应该提高宣传不真实信息的违法成本。

最后,是加强政府对医生操守、对医生安全的监督。

David A. Shore 在书中写道,不能依靠人们自发地严格遵守道德操守,法律的监督非常重要。

医生和病人的行为,都应受到清晰的、可操作性强的法律条文的约束,亦应同时接受患者、同行和执法机构的监督,且这种约束应该结合现代社会的新情况与时俱进。

扫描底部二维码,进入丁香园公众号(微信号:dingxiangwang),回复「柳叶刀」,即可获得这则原文链接。

作者介绍:陈言去,旅居香港的自由撰稿人,服务于英国某媒体。

责任编辑:猫羯座

参考资料:

Goold SD, Lipkin M. The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Challenges, Opportunities, and Strategies. 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 1999;14(Suppl 1):S26-S33. doi:10.1046/j.1525 - 1497.1999.00267.x.

Pearson SD, Raeke LH. Patients』 Trust in Physicians: Many Theories, Few Measures, and Little Data. 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 2000;15(7):509 - 513. doi:10.1046/j.1525 - 1497.2000.11002.x.

http://www.ama-assn.org/ama/pub/physician-resources/medical-ethics/code-medical-ethics/opinion10015.page?

Can the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survive? http://medicaleconomics.modernmedicine.com/medical-economics/content/tags/electronic-health-records/can-doctor-patient-relationship-survive

https://books.google.com.hk/books?id = idznCwAAQBAJ&pg = PA80&lpg = PA80&dq = patient+doctor+trust+crisis&source = bl&ots = 5RjON8knoM&sig = cza4Pakog4fEhj-fX_fOV0Ib3kM&hl = zh-CN&sa = X&ved = 0ahUKEwinsYHO9P3MAhXDVZQKHXqvDRwQ6AEIHzAA#v = snippet&q = information&f = false

http://www.lse.ac.uk/media@lse/research/mediaWorkingPapers/MScDissertationSeries/2012 / 78.pdf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