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改怎么越改越乱了? 来听听老毕怎么说

编者按:我们的医改和瓷器村食堂的故事出奇的相似,身为厨师的你在一线拼命挣扎,应付着豪车客及乞丐帮各种各样的要求。医改怎么越改越乱了?「现在的医改究竟怎么了,...

编者按:我们的医改和瓷器村食堂的故事出奇的相似,身为厨师的我们在一线拼命挣扎,应付着豪车客及乞丐帮各种各样的无理要求。 

医改怎么越改越乱了?

「现在的医改究竟怎么了, 有点儿越改越乱呢?公立医院里不安全,整天打打杀杀提心吊胆,被莆田系把持的私立医院看着漂亮,那水也很深啊。你说说最近莆田系医院总出事儿,将来会死掉吗?」坐在我对面的老毕举着手里的咖啡杯满腹疑虑,对着老毕的一脸凝重和连珠炮地发问,我竟无从作答。

我们医院毕主任在朋友圈儿中倍受欢迎是有目共睹的,在很多同事眼里,他的坦诚、幽默和他的博学、思考一样都是我们这些小弟们崇拜的。老毕喜欢看书,从专业书籍到医疗管理方面的东西他都关注。为此我曾经怂恿他像院长和卫生局长那样,去参加一个北京某医学管理的 MBA 速成班,弄个金光闪闪的证书回来。睿智的老毕晃晃头,识破了我的调笑。「那个东西不过是唬人的」。

老毕的疑问不是没有来由,从几个月前的两会医改,利好政策不断出台到今天的医疗乱象频出难禁,从莆田系携手百度的骗局到广东、重庆的杀医噩耗,甚至华西医院的名教授自杀谢世,这一切都让老毕的心情如过山车一样,经历了从兴奋到低落、恐慌、愤怒,甚至抑郁得乱了分寸。

我曾经和朋友开玩笑地说,毕主任这样心思敏捷的人最容易受到不良事件的影响,所以今天我特地约了他一起来品尝我去年从非洲埃塞俄比亚带回来的咖啡,一起来聊聊。

从食堂的故事看透医疗乱像

就着种植于非洲高原乞力马扎罗峰脚下的咖啡氤氲香气,我从老毕的眼睛里再一次读到了他的睿智。

我问:「未来的医疗行业会好吗」?

老毕答:「会好的,不过需要时间,具体时间要问一下老天爷」。

老毕的根据:当下的医疗乱象就像一个大锅里炖煮的食物一样,每个人都希望食物烹煮的恰到好处、味美可口。但是大家不同的口味和要求让厨师很为难。

因为厨师有限,食物数量有限,但手里端着餐具的食客众多,供不应求。虽然有的食客是坐着豪车,而有的食客是手里捧着当年乞丐讨饭的破了边儿的粗磁大碗,能够让大家都有的吃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吃饱和口味的要求就很难满足。

坐着豪车来吃饭的客人总是想吃些营养及味道更好,食材种类更多,甚至厨师的刀工更精美的食物,而且他们的愿望确实能够实现,因为身为医疗行业人员的厨师总是有些办法去实现这些愿望的。如果吃不到美食,豪车客人们会举起手里的道德文明棍狠狠地抽打着厨师们的屁股,他们很清楚厨师绝对不敢顶撞,否则饭碗不保。

而那些衣衫褴褛手捧破碗的人们,眼里盯着冒气的大锅,耳朵听着豪车客棍棒下厨师的呻吟,心里默默地盘算着掀开锅盖自己要捞到几块肉,否则就要和厨师拼命。在他们心中认为是厨师把肥的流油的肉片留给了自己或是亲朋。他们不敢去和豪车主人们争抢美食,因为中国民间传统的狡黠让他们自己很清楚,自己绝对斗不过豪车主人们手里的文明棍。

身为医生的厨师们地位看似光鲜,其实极尽尴尬。原本是跑单帮、靠手艺吃饭的这一群人硬生生被拉进公共食堂做了厨师,每天要加班加点地做着简单重复的工作之余,还要靠创意完成新菜品的研发来满足少数豪车客人们的刁专口味。

可气的是,这些豪车客人们都有着喜好炫耀尊贵的臭毛病,乐于向乞丐们展示他们油光四溢的嘴唇来告诉大家,他们在食堂小餐厅里刚刚吃过美食。当那些手持破碗的食客们看到厨师舀到自己碗里的不过是些残羹,回想到刚刚看到豪车客们油光光的嘴唇,将手里的破碗砸向厨师也就是顺理成章的发泄方式了。

身为「厨师」的我们是够倒霉的

看着老毕的嘴唇翕动,我暗自思忖:「这还是老毕吗?大神一样的人物,居然没有拿过北京的那个医疗管理的 MBA」?这就是老毕苦苦思索近一个月才想出来的东西,此刻我居然有些怀疑他的智商了。

老毕又说了,公共食堂里开小餐厅真的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从豪车客到破碗乞丐心里都清楚,身为医生的厨师们更是门儿清。但是这里边的规矩每个人都懂,坏了规矩的屁股要打板子的。当下豪车客违规,打屁股是断然使不得,所以曾经的厨师们只能盯着不听话的乞丐给予惩戒。

但那是过去,如今的乞丐们也都懂得很多,厨师们也怕老拳,所以在没吃到想象中的肥肉时,在厨师屁股上踢上一脚,厨师真的不敢踢回去。因为豪车客们现在对于厨师被打也是睁一眼、闭一眼,虽然偶尔嘴上会呼喝几句。

「厨师是够倒霉的」,我嘴里应承着老毕的话,将最后一杯咖啡倒给了他。「厨师是有些不公平,但是在豪车客眼里他们是有保障的,公共食堂里的一份安稳工作,身穿整洁白衣,旱涝保收,至少三年大旱饿不死厨子的老话儿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就在昨天还有个患者来问我要不要让他的儿子今年考医学院呢。」

这种状态什么时候结束?

这事儿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吧?我问。

「不知道」,老毕这次回答的够快,但是只要公共食堂里还有小餐厅存在,厨师们的处境就不会有大的改观,不过最苦的都是那些年轻的厨师,不仅干着最辛苦的活计而且还要直接面对破碗客的羞辱和老拳,而那些手艺精湛的大厨们大多在厨房里,不会轻易面对破碗客的羞辱,他们只负责给豪车客们提供放心美食,这也引得一群年轻厨师们挤破头也要成为大厨,不过这需要太多的时间。

这种状态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啊?我嘴里嘟囔着。

「什么时间结束,要问豪车客什么时间和破碗客坐一起吃饭」老毕答。「埃塞俄比亚咖啡还真不赖,今年你还去非洲吗,多带一些回来」。

「老毕,我可以给你带咖啡,不过你真的该去读那个医疗管理的 MBA,交钱 7 天就拿证,太方便了。」我说。

推荐阅读

点赞 1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