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的朋友圈:除了无力的呐喊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手机让人的视野变大了,然而又让世界变小了,朋友圈中的消息,可以让人们瞬间关注同一条新闻,同一个话题,同一个人。但有时又在牵拉着我们这根已经疲惫的神经。通常在...

手机让人的视野变大了,然而又让世界变小了,朋友圈中的消息,可以让人们瞬间关注同一条新闻,同一个话题,同一个人。但有时又在牵拉着我们这根已经疲惫的神经。

通常在非医学的朋友圈中,最常见的是晒旅游,晒美食,晒养生,晒幸福。

而医生的朋友圈呢?

年初: 5+3+X+2~3 年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的消息一出台,在医生圈中炸开了锅,于是最悲催的微型爱情分手小说问世了。「等我读完医,我就回来跟你结婚」她听完后心里咯噔一下,她想,这大概是最委婉的诀别。  

学医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一部血泪历程。

后来,「儿科医生不够,内科医生来凑」的批文贴出,又引起一阵哗然,医生的价值、待遇和每天马不停蹄的儿科门诊量书写着现代杨白劳的故事。

北医三院产妇死亡事件,中科院横空出现的红头文件,终于逼的卫计委发言,医疗界和科学界的隔空对恃,最终以沉默收场,却激起大家对现实的怀疑: 出现不可避免的医疗事故,谁来保障医生的合法权利?

后来东北女孩怒斥票贩子的视频,使有关部门开始坐立不安。为了满足民众的「需求」,北京推出八条措施打击号贩子,同时部分医院实施门诊不限号。可结果呢?「北京同仁医院的半天熔断」说明了这并不是一种有效的方式。以牺牲医护利益来来满足百姓需求,这是有关部门一惯的做法。

号贩子事件进而引发的,避免医疗互联网和医务人员勾结内部倒号,不但扼杀了互联网医疗和医生有偿医疗服务的萌芽,也再次挑战了医生圣洁职业的尊严。

百度血友贴吧和魏泽西事件再次把互联网和医疗连在一起,只是这次不是互联网和正规医师的合作。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是最主流的网络搜索引擎和最大的江湖医生群体的合污,却曾经得到了多年的容忍和默许。而医院和军队两个名称的结合,高额送礼单的曝光,无疑在百姓心中增加了对医院的阴影。

然而最触目惊心的还是接二连三的伤医事件,从协和到温州,从安徽淮北,到云南昆明,再到广西南宁,无一城市,无一级别的医院免于受累。深圳龙岗平湖医院的医生被迫下跪,希波克拉底的誓言啊,我无上光荣的生命和当一名医生的尊严在哪里?

5 月 7 日,三万毫升鲜血终究没能挽救曾救治过无数病人的广东省人民医院的陈主任, 30 多个刀口承载着多少医务人员的心痛,鲜血的代价一次次在朋友圈中触动着医务人员心灵的最底限。

一次次的「零容忍」后,是一次次的悲剧重演,重复着一个从爆发,沉默,遗忘,再次爆发的过程。明星打了一个饱嗝都会上的百度头条,永远不会写下让所有医务人员都心痛的新闻。而这些新闻仅仅能在医生的朋友圈中刷屏,变成越来越无力的呐喊。

于是又在重复着祥林嫂的故事;你们再这样做将来没有人学医了,没人给你们看病了。然后-------

医生朋友圈中的这些循环,我已经累了,你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