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患乱局不解 陈、魏伤痛永存

编者按:任何对待作恶的麻木不仁,都必将遭到客观规律的报复。昨日陈主任离世后,普通民众难掩悲痛,纷纷自主为这位老实人送行,悲伤脚步并未停止,今日,深圳市中山医...

编者按:任何对待作恶的麻木不仁,都必将遭到客观规律的报复。

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陈仲伟主任被患者砍死离世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医疗圈,民众们难掩悲痛,纷纷自主地为这位老实人送行。悲伤脚步并未停止,更多地人开始自发悼念陈主任。昨夜,深圳市中山医校友汇聚在一起悼念陈主任,表达哀思。

医患乱局不解 陈、魏伤痛永存

医患乱局不解 陈、魏伤痛永存

医患乱局不解 陈、魏伤痛永存

医患乱局不解 陈、魏伤痛永存

医患乱局不解 陈、魏伤痛永存

医患乱局不解 陈、魏伤痛永存

以上为网友供图

我不想再回想陈主任的好,我不想再提到陈主任受的伤,因为我不愿面对自己内心的脆弱。但是在我逃避陈仲伟主任带来的负面情绪的时候,有些话却难抑在心,似乎顿时生了钻头,要从心里钻出来,不吐不快。

医疗界承受了太多伤害

虽然伤医事件在统计上仍然是小概率事件,但医患矛盾不断升级,伤医事件逐年增加。更令人警觉的是,暴力开始不断的从人们印象中丛林法则发挥作用的「不正规」基层向大医院蔓延。

由于事发医院的权威性,伤医事件愈发的标杆性,让人们感到了问题的普遍性。在陈主任的悲剧中,案发地点从以往的医院转移到了陈主任的家中。发生在心灵港湾门前的血案,彻底激发了人们心中长久以来的不安——国家之大,难道容纳不下一个本分的好医生了么!

长期以来医护人员承担了医学发展的局限性、社会发展的局限性带来的种种矛盾,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社会地位与劳动回报。缺少尊严和安全感的职业,让医务人员们对伤医事件愈发敏感,每一件伤医事件都会在自媒体平台的作用下无限放大,在人们内心焦虑的发泄中,发酵成一个庞然大物。

社会的发展,提高了人们对生活的期待。患者及家属对医疗效果、就医体验、医疗费用不断追求。他们在长期经济高速增长中形成的乐观倾向,把不识阴晴圆缺的「美国圆月亮」视为理所当然;把记忆美化的「旧时好时光」片断当作天经地义;甚至还在治疗开始之前就钦点了疗效。但是现实不屈从美好的想象,美梦破灭,随即转化为戾气。

医患矛盾的激化、无良的媒体有恃无恐的在医患纠纷的报道中抹黑医务人员。本应情同手足的医患双方变得势如水火,这一切,都将使人才逃离医务界。

一位位优秀的医生离开了岗位,医学院校的录取分数线年年下滑。余下的人既然没有在沉默中暴发,便会在沉默中灭亡,变得麻木、冷漠,最终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劣币驱逐良币

在魏则西事件中倍受谴责的某医院科室,就是这样的劣币。一边是大量医生不堪重负离开医疗事业,一边是此类黑心医院不断骗病人和医保,攻占市场。

主诉不孕的病人,全部进行输卵管造影检查。操作由中专毕业的无证护士实施,第一次检查造影剂打半针,造影液自然流不过输卵管,「不通」,那就进行治疗吧!等钱赚够了,造影的时候再给予足量造影剂。这个好像老舍描写黑医院的讽刺小说《开市大吉》里的桥段,正是某检查组的真实经历。

医保报账全是「子宫颈糜烂行宫颈锥形切除术」的黑医院,根据报账病人数量,结合病历记录的病程,该院需要 80 张床位。但是院长把无窗的仓库里铺着的草席都算作病床了,也只能给检查组凑出 30 张「床位」。事后查明,病历都是些拿助理医师执照的人像写小说一样编写的。

查处以上两个案例的检查组成员对我说,现行的执法力度只能对这些医院提供两种量级的惩罚,一种是「罚酒三杯」,一种是「关门大吉」。

他对黑医院无计可施,任由黑医院赚够了就改头换面再来一次。黑医院的经营者甚至敢在检查结束后的全市总结训话大会上跟主席台上讲话的领导对骂。医保掏空了,有关部门只得针对正经治病救人的医院提出更严格的医保限费政策。

医生是需要理想支撑的职业。没有了理想,失去了热忱,人们都不愿意当傻子。没有好处还担风险的事,谁也不爱干。民众就这样从好医生手上转交到了黑医院,魏则西的悲剧可能降临在每一个或无辜或不无辜的群众头上。

每个人都会是受害者

当优秀人才不断对医疗避而远之,不断有医务人员改换门庭另谋高就的时候,这类专业受到的伤害格外的大:

1. 这类专业,在当前医务人员的劳动回报不依靠专业劳务技能,而是依靠推销药品和操作的背景下,因为不需要太多的药品和操作,无法给予医务人员太高的待遇。

2. 这类专业,医患双方有一定沟通困难。医患矛盾的紧张,容易激化这些专业面对的医患矛盾,医务人员更容易受到伤医事件的侵犯。

3. 这类专业的典型,就是儿科、产科、急诊科、精神卫生专业等。

当大城市的大医院不堪重负的时候,人们无法轻易的得到跟繁衍生息的人类本能密切相关的儿科、产科医疗服务的时候,才发现基层的儿科、产科早已萎缩、退化。大医院的爆满,就是长期失血的医疗体制进入失代偿期。

当精神病患者无法得到应有的治疗,发病期患者难以收容的时候,人们仍然意识不到精神卫生专业的窘境。偶尔有精神病人肇祸事件,舆论上骂几天就过去了。反正大家都不是精神病人,什么反人类的话都说得出口。

我国 2013 年精神卫生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其近亲属、所在单位、当地公安机关应当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 在精神障碍者的诊断、治疗、康复方面,精神卫生法施行患者或其监护家属自愿的原则,医疗机构无法强行治疗。

现在,越来越多的伤医事件跟患者的异常心理有关。越来越多的伤医事件,和得不到妥善处置的精神病患者有关。

几天前,一个兢兢业业工作了一辈子的好老人、好医生,陈仲伟主任,在家门口遇到了此前曾经摆脱了的疑似精神异常的老患者……

或是陈仲伟,或是魏则西,医患关系的乱局不解,我们每个人都将会随他们而去。

推荐阅读

点赞 8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