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谁应该为我们的医护发声?从英国医生罢工事件说起

就在丁香头条刚刚报道了苏州手术室护士集体辞职事件后,远在地球另一端的英国,发生了规模更大,称得上史无前例的罢工。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次罢工,参与的是所有英...

就在丁香头条刚刚报道了苏州手术室护士集体辞职事件后,远在地球另一端的英国,发生了规模更大,称得上史无前例的罢工。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次罢工,参与的是所有英国初级医生。他们甚至拒绝进行急诊手术,按照中国媒体的话说,可以称得上「见死不救」了。

英国罢工:「医学会和卫计委」的角力?

这不是英国初级医生的第一次罢工了,早在今年一月份,英国医学会(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 BMA)就组织了第一次罢工,当时丁香头条就这一事件进行了分析报道,点击链接查看

这次英国医生罢工,源于英国的新任「卫计委」部长 Jeremy Hunt 的改革方案,其中针对初级医生的措施包括:在跟初级医生签订新合同时,增加基础工资的额度、增加工作时间、取消所有津贴和加班、改为每周七天工作制(现在是 5 天)、所有初级医生实行轮班制等。

简单说就是在没有增加初级医生的薪水和补贴后,强制初级医生在周末也进行正常非急诊的医疗活动。而这一改革方案遭到了 BMA(英国医学会)的强烈反对,在沟通无果后,BMA 宣称将以罢工对政府施压。

谁应该为我们的医护发声?从英国医生罢工事件说起
(图示,新的 NHS 改革方案)

在一月份的罢工结束后,BMA 和 NHS 的谈判始终未达成一致,BMA 又在今年三月份进行了一次除急诊外的初级医生 24 小时罢工,但是政府依旧没有让步,于是事件走向了不可调和的一步。

英国时间 4 月 26 日,4 月 27 日两天,有超过 78% 的初级医生参加了罢工(97% 的初级医生支持 BMA 的行为),他们离开医院在公园,医院门口进行了抗议示威,同时拒绝一切医疗活动(包括急诊手术,急救行为)。

据统计,有超过 13000 台手术及 100000 例患者门诊取消或延误,甚至预约分娩的孕妇也必须将手术延期。社会舆论一边倒地谴责 BMA 和所有参与的初级医生,但是据其委员会和领导者坚持,如果政府的医疗改革不让步,他们将抗争到底。

谁应该为我们的医护发声?从英国医生罢工事件说起

NHS 改革,是否在学习中国的医疗体制?

这次的罢工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和英国的 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掌门人 Jeremy Hunt 是分不开的。

之前的中国媒体在报道这次罢工时,纷纷用了 英国学中国让医生轮班引发大罢工的标题。

谁应该为我们的医护发声?从英国医生罢工事件说起
(Jeremy Hunt 和他的中国妻子陆夏)

这个说法是否正确呢?可以说是,也可是说不是。

说是,是因为 Jeremy Hunt 确实是个「中国通」,他的妻子就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他还自己学习普通话,以便更好的了解中国。

不像一般沉醉于大不列颠旧梦的老派英国人,他属于现任内阁中比较现实,清醒的。他曾经建议,希望英国人不再沉迷于旧日的荣耀,而是应当更加勤奋,更加职业,而不是只追求高福利,号召「懒惰」的英国人应该向中国学习。这一言论受到了当地媒体的一致抨击。尽管如此,作为内阁中的少壮派,他被认为前途光明,是下一任英国首相的热门人选。

在医疗健康领域,他也多次引用中国的例子,希望能对 NHS 进行改革,他本人也曾多次到中国访问,参观过北医六院。中国 2000 年之后的医疗体制改革(农村合作医疗,社会保障及商业保险)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说「学习中国的医疗制度 并不完全错。

说不是,是因为他学到了中国医疗政策的表面光鲜,而没有看到制度下医疗工作者的艰辛。在英国,他的医改政策一出炉,就遭到了整体医学界的反弹,更为重要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在中国没有的对手,BMA(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 BMA,英国医学会)。

谁应该为我们的医护发声?从英国医生罢工事件说起

说说 BMA

BMA 是由英国 17 万医生组成的,为所有医生及其医疗工作者服务的工会组织。他基本上涵盖了英国所有医院及相关医疗工作者,为其进行职业培训,信息交流,并在需要时,为医生表达自己的声音。

在这件事件中,BMA 爆发出了令人惊叹的组织和行动能力。它联系到了几乎所有的初级医生,并且成功组织 95% 以上的初级医生进行了前两次罢工。在第三次也就是这次为期两天的活动中,尽管社会舆论一致谴责,整体活动仍有 78% 的医生参与(仍有 97% 支持)。

在这史无前例的事情前,BMA 群体中非初级医生的其他成员(年资较高及其他医疗成员),主动承担了骤增的工作压力,同时仍站在初级医生背后进行支持。这成了他们罢工的坚强后盾。

然而他们也低估了政府的决心。

这是一场双方都输不起的战争,对于政府来说,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现在 BMA 在英国,已经被整个舆论媒体,甚至一贯支持他们的医学媒体抨击,今天出版的 Lancet(柳叶刀)和 BMJ(英国医学期刊)杂志的访谈和新闻,都只敢以谨慎的态度进行报道。毕竟 BMA 突破了底线,而这一行为是劳苦大众很难接受的。

我们仍将拭目以待。

事态后续发展

两天的罢工已经结束,但是事态并没有缓和,而是走向了更加激烈的冲突。作为政府卫生大臣 Jeremy Hunt,如果失败,他的政治生命将终结;作为 BMA,如果罢工不能实现其要求,也将很难以医生利益代表身份维持;而作为第三方的大众,受到的损伤可能更大,急诊手术不能进行,所有预约门诊治疗取消,甚至连孕妇生产都得强行延后。

目前还尚未有因罢工导致患者不能得到及时救治的统计,但仅从现在的状态,很可能是「三输」的情况。

对于英国的罢工,作为局外人的我们,可能很难感同身受。

但是前两天苏州护士的处境,却是我们身边的实事。英国在学习中国的医疗改革,学习我们的公共卫生,康复保健制度。然而我们应该学习些什么呢?

当苏州手术室护士辞职事件爆发时,也只能是他们自己的呼吁。如果有 BMA 类似的组织,也许,除了用辞职这种极端的方式外,我们能用更加妥善、更能为这些护士姐妹争取利益的方式解决问题。

作为中国的医疗工作者,我们总是提倡「救死扶伤」,「最美的人」,但是当事件发生时,我们也需要一个能替医护工作者发声,能替医疗人员代言的组织。在我们受到伤害,受到委屈,受到侮辱时,能够替所有兄弟姐妹发声,能够为所有医患工作者行动的组织。这些,可能是我们需要向英国学习的东西。

也许现在还很艰难,也许现在做这些很不容易,但是我们希望我们能够为整个中国医疗工作者做些什么,开始可能很慢,步子很小,但是只要走出这一步,「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我是丁香园,我愿为中国所有医疗工作者服务。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