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是谁给了他们杀死自己女儿的权利?

20 岁的危重产妇4 月 24 日下午四点二十分,一个初步诊断为「孕高症、子痫、MODS」的 20 岁女性患者带呼吸机从医院急诊科转至我科。急诊医师介绍,患者身边无家...

20 岁的危重产妇

4 月 24 日下午四点二十分,一个初步诊断为「孕高症、子痫、MODS」的 20 岁女性患者带呼吸机从医院急诊科转至我科。

急诊医师介绍,患者身边无家属,所有医疗费用都没交,医疗法律文书均由医院总值班代签。

迅速浏览完病程后,我详细观察了患者体征:患者处于昏迷状态,心率 171 次/分,氧饱和度 50-60%,呼吸频率 40-50 次/分,气管导管里不停地有粉红色泡沫痰涌出,两肺大量水泡音,全身浮肿伴广泛皮下瘀斑……

是谁给了他们杀死自己女儿的权利?是谁给了他们杀死自己女儿的权利?

那一刻,我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这个只有 20 岁的年轻生命从死神手里夺回来!

机械通气,控制血压,镇静,利尿,强心。急查胸片、心电图、血常规、肝肾电、输血前病原、血型+交叉、凝血全套、心肌酶学、脑钠肽、产科 B 超……产科、神经内科、心血管内科多学科会诊。与此同时,因为患者没有家属,医疗部长亲自从家中赶到病房查看病人,指导抢救,并在所有医疗文书上郑重地签字,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患者生命。

急查的结果显示患者的血象三万五,凝血酶原时间延长一倍,D-二聚体和纤维蛋白降解产物均为++++……抗感染,营养心肌,中心静脉置管,置透析管上 CRRT,申请血制品……各项措施有条不紊地进行。

是谁给了他们杀死自己女儿的权利?是谁给了他们杀死自己女儿的权利?

同夜班医生交接完班,留下主治级的孕妈妈下级和一个进修大夫完成抢救记录和大病历。

换下墨绿色的工作服,发现自己黑色的 T 恤上已经是一块一块的白色汗渍。

看看时间,晚上 7 点 02 分。而此刻,远道而来看我的一个曾经带过的进修主任,已经等了我整整 3 个半小时。

患病住院的大哥

25 日一早 7 点 30 就赶到床边查看病人。值班医生和护士告诉我后半夜又发了一次急性左心衰,经过处理后症状缓解。CRRT 也顺利地转机并超滤。全身的瘀斑消退。

医嘱调整完,就开始交班了,8 点。

之后是主任大查房。查房接近尾声,大哥的管床医生电话通知我去放射科的胃肠室一起看造影显像。和大哥的主管教授们一起分析讨论完病情和下一步方案,又急匆匆赶回科室,大哥自己在陪检师傅的帮助下回到病房。

从放射科回到科室,又是一身汗。再次回到 24 床跟前,查看分析各种监护和检查指标,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调整各种治疗方案。

那一刻,仿佛自己在走钢丝,不能左,也不能右,稍有不慎,就会跌进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一条生命就会从我的手里被阎王爷夺走。

而我稍稍有了喘息之机,片刻休息的时候,大哥那张瘦变了形的毫无表情的脸,又在我的眼前晃动。同在一栋楼,我却不能时时陪伴。

我在 14 楼上班,他在 25 楼住院。

生命即将转归

晚上我的医疗组还要值夜班,我得保证整个医疗组夜班的精力,只好让下级医生都早一点回去休息,而我则留下来继续抢救。

因为输注血制品时发生血虑管路凝血,于是嘱咐护士集中几个时间点输注,输注时管路用盐水体外空转,输注完毕后一段时间再继续超滤。

11 点左右,患者开始挣扎着探起身,予以加深镇静。到了中午 12 点,经过一上午的调整,患者的心率逐渐降至 110 次/分,血压越来越稳定,在 120/70 mmHg 左右,机械通气的氧浓度也由先前的纯氧降至 60%。

是谁给了他们杀死自己女儿的权利?

家属来了,要求「放弃治疗」

1 点钟左右,患者的妈妈和大舅从陕西赶到。我详细向他们介绍了她女儿来我院就诊抢救的经过,告诉他们我们医院的行政总值班和医疗部非常重视,在没有交一分钱的情况下,指示我们积极抢救。

之后,我又破例亲自带他们床边探视,仔细告诉他们哪些情况好转了,哪些还在好转中。并告知了下一步引产的大出血风险。家属万分感谢并补签了各种需要签字的医疗文书。

下午 2 点钟左右,产科主任来床边看患者,发现死胎已经降至宫口,立即召集家属谈话并签署相关知情同意书。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家属坚决要求放弃治疗,把患者运回西安。

我问:「为什么要放弃?!」

产科主任也问:「现在人比昨天平稳了很多,引产之后也会慢慢好转,为什么要放弃?这是一条生命呀?!」

患者的大舅和妈妈回答说,家里太穷,她弟弟还是个残疾,我们这次走得急,只凑了 1 万元钱,都不够这里欠的钱。

我说,你们可以找你们当地的村委会和民政部门,请他们出面跟当地医保中心联系,再跟我们医院联系,可以走急诊特殊绿色通道,争取农合报销。或者申请困难救助基金。毕竟你家女儿才 20 岁啊!

家属沉默片刻。问我,你有把握把她救活吗?你能救活我们一分钱都不会欠。

我说,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病人只要终止了妊娠,一般都能够救活,但具体到您女儿,我不敢打包票。但至少我们继续努力一把。我作为医生尽力抢救,你们作为父母尽心支持,我们都不留遗憾和愧疚。他们说,最怕的就是人财两空。

顿了一会儿,患者大舅态度十分坚决地说,我们还是决定拖回去!

我看着他们,半天说不出话来!

产科主任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家属,十分气愤地吼了几句。然而,她还是把产房的护士和自己科里的医生叫来在床边守着,完成了死胎引产。还好,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出血。

四点左右,护士长通知我,医疗部打电话来说家属来谈过了,家属坚决要求放弃治疗。请家属签署放弃抢救的字,并留下相关人员的身份证复印件……

面对这样的家属,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像个傻 B 一样站在中央监控站,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不认可家属这样草率的对生命的放弃,我当然不能理解他们为何要这么草率地放弃。我安排下级医生和家属进一步沟通,告知现在生命体征都比较平稳,继续救治,患者恢复的可能性很大!

大哥的眼泪

这时,手机的提示音不停响起,侄女一条接一条把关于大哥检查结果的疑问传过来,接着侄子的质疑电话也打过来了。

我无法平静,我感觉自己正在被撕裂。

我穿着白大褂上到 25 楼,大哥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狠狠地批评了侄子侄女们对医者的不理解,对我的不理解不信任。

「我自己的亲哥哥我会不管吗?!」我冲着他们大吼。

我拉着大哥的手,不停地安慰他。我说,我没来看你,不是你病得太重而放弃了你,而是我很忙,我有危重病人要抢救。你应该为你的弟弟有患者需要而骄傲!你应该拿出你曾经当生产队长、开榨油厂的魄力和勇气,战胜病魔!

大哥开始不停地抽泣。我用毛巾擦拭他的泪水时,他死死地抓住我的手。

我无法久留。走到电梯口,回想起自己从昨天到今天为了那个患者的 26 个小时,想想哥哥未来漫长的病程,泪水夺眶而出。

我不能进电梯,不能让同事看见眼泪。我从 25 楼走到了 14 楼。

是谁给了家属放弃亲人生命的权利?

到了科室,家属叫来的转运人员已经在窗户外候着了。我告诉下级医生,我无法面对家属,因为我不同意这样的放弃。请你按照程序向上汇报后,按医疗原则安排。

想想自己和医疗组,以及科室昨夜的值班医生,产科的主任和她的团队,还有全体管理过那个患者的护士同胞们不分昼夜的辛苦付出,想想大哥还躺在自己医院的病床上,忽然有一种被耍弄的感觉……心里像塞进了一块石头,堵得喘不过气来。

也许再过个一两天,20 岁的生命就能顺利转归了;

出了重症监护室,他们又会带她去哪里?

年轻的生命,

能扛得过今晚么?

是什么促使家属如此坚决地放弃?

是因为她未婚先孕,辱没了家风族俗?

还是因为她是一个白化病患者,生命从来就被视若草芥?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