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被「最美」道德高帽压迫下的医疗行业

媒体眼中的最美医生,一直是这种形象:湖南妇幼保健院医生手术后疲惫地在衣柜里打盹儿,网友点赞称「最美睡姿」拄拐进手术室,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被赞「最美背影」...

媒体眼中的最美医生,一直是这种形象:

被「最美」道德高帽压迫下的医疗行业
湖南妇幼保健院医生手术后疲惫地在衣柜里打盹儿,网友点赞称「最美睡姿」

被「最美」道德高帽压迫下的医疗行业
拄拐进手术室,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被赞「最美背影」

被「最美」道德高帽压迫下的医疗行业
江苏省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病床旁搭躺椅,连续 16 个昼夜守护病人,被赞最美医生

被「最美」道德高帽压迫下的医疗行业
浙江建德怀孕 6 月医生,连续工作 30 小时,累瘫睡着 

被「最美」道德高帽压迫下的医疗行业

哈尔滨医生连做 20 台手术就地睡着,被赞最美睡姿

然而在我们医护的内心,最美医生应该是怎样的呢?

虽然距离最近一次「最美医生」已经过去了好多天,我貌似有点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但这次,还是来个不吐不快,毕竟,这顶高帽压在医务人员头上也不是一天两天,甚至得到了相当部分医务人员和广大民众的接受。尽管,实际上可以被称为「道德绑架」。虽然,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道德绑架」根本算不上是新鲜事,但对一个行业的持续「道德绑架」,且持续时间如此之长,说是贻笑大方也不为过。

可以说,几乎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医疗行业都被冠以「精英化」、「高薪资」等头衔,医务人员应当是经过长期训练,承担高风险并获得高回报的人群,且高回报并不是基于超负荷的工作。

如在德国,地产商们宁愿给医生们最低的报价,换取广告上「您将与 XX 医疗专家为邻」,可见医生所获得的尊重和地位;在美国,有著名的 405 原则限制医生的工作时间,避免超负荷对医患双方 带来的不良后果。而在待遇方面,美国收入最高的前十职业中,大多数跟医疗相关,尤以骨科医生为最,平均年薪近 50 万美元。  

中国作为一个盛行集体主义的国家,凡事强调照顾大局,牺牲个人,片面拔高奉献,回避收获。在医疗行业里,收入已经成为了医生的原罪,似乎医生只准付出,不准有回报,谁要提回报谁就思想境界很低一样。

而所谓的最美,不管出自哪个媒体,无外乎山村里的赤脚医生,累瘫在台上的术者,和不顾家庭和个人安危的医务工作者,其核心本质无外乎强调「医疗廉价、无限制风险和抛妻弃子才是好医生」的政治正确。就像最近这次的「最美医生」,挺着大肚子熬手术累倒,就是媒体最希望的「最美」,并且大肆宣传,似乎谁做不到这个境界,谁做医生就不合格一样。

但是这个锅,是不能给媒体一家背的。媒体这么宣传的目的是什么?最根本的还是为了吸引读者,创造阅读量,在国内媒体「外行指责内行」的大环境下,所谓真实、客观有多少,值得怀疑。但从人性的角度来说,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也无可厚非,那么,既然都谈到了趋利避害,吸引读者,所以,还有谁要背锅呢?显然是广大人民群众。

确切说,也有不少人知道,医疗的质量和价格本就存在矛盾,不可能存在既高质量又廉价的医疗服务。然而,由于国内的医疗资源和民众需求的差距,加上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买个东西享受比救命更值,所以,在对应的供需价格上,就让大多数人无法满意,总觉得更便宜,更优质才满意,甚至还有相当部分的人鼓吹「免费医疗」。我想对用俄罗斯举例的人说句,如果你想伏特加治病,我还真没意见。

但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道德就像一把利剑,甚至比法律还有用,其能直接影响着一个人的思想,渗透进生活的方方面面,可以说,这是传统儒家观念的集中体现,也是人治社会的通常表现。而现代社会,媒体能让信息的传播超出历史既往的任何一个时代,所以,媒体成为了时代的发声者,并成为了对舆论和道德评价的左右者和诱导者,说是「让你知道想让你知道的」也不为过。

所以,「最美」之名,与其说是赞誉,不如说是枷锁,尤其是铐住了各种奋斗几十年,为了一个好名声而担惊受怕的医生们,这是完全不利于医疗行业良性发展的。

在现代的医疗活动中,医生应当是掌握最尖端技术,拥有最优良资源,提供最好服务,而获得最优质报酬的人(除非谁觉得自己命贱不值这个钱),而不应当是「饿死自己于途,累死自己在院,坑死全家在屋」的集世间大惨于一身者。那种,不是医生,是苦行僧,还经常得不到作为「苦行僧」而受到的景仰和敬畏,可笑,可悲,可叹,呜呼哀哉。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