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患者:「我也是医生,不是头孢才是抗生素吗?氟哌酸只是治拉肚子的。」

编者按:行医中,最伤心的是什么?是目前不算和谐的医患环境;而更伤心的是,这种「袭击」来自疑似医生同行。

「如果他不是一名医生,这种顶替医生的行为令人不齿;如果如他所说,他是来自天津某三甲医院的一名医生,我为有这样的同行悲哀」,谈到 4 月 2 日,因没有抗菌药物指征、拒绝为某自称为医生的患者开具氟哌酸而遭到对方用血压器袭击的事件,杭州某社区医院的赵医生说。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图:赵医生衣服上的血迹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图:被用来打人的血压器

事发清明小长假 拒开抗菌药物遭「袭击」

据当事的赵医生介绍到,2016 年 4 月 2 日中午 11:35 左右,她在接诊一位患儿及患儿母亲时,一位中年男子未挂号,直接走入诊室,打断正在进行的诊疗,要求开具氟哌酸。

以下为赵医生提供对话实录:

患者:「明天打算外出,想带点药,可不可以配?」

赵医生:「你要配什么药?」

患者:「氟哌酸。」

赵医生:「氟哌酸是抗生素,没有炎症指标,不可以配。」

患者:「我也是医生,天津三甲医院的,不是头孢才是抗生素吗?氟哌酸只是治拉肚子的。」

在随后的交流中,赵医生和这位「医生」患者没有达成一致。

赵医生认为按照抗菌药物合理使用规定,没有抗菌药物指征不能开具氟哌酸;而这位「医生」患者认为,氟哌酸治疗拉肚子,患者有需求是可以开的。

随后语言交流「升级」......

患者:「在我们天津,只要病人要,我就开一张方子给他。」

赵医生:「要拉肚子有炎症才可以开!」

患者:「我拉肚子还找你看?」

赵医生:「像你这样的是三甲医院的医生?」

对话还未完成,「医生」患者拿起桌子上面的一个未开启的血压计,直接砸在赵医生脸上。据医院开具的医院伤情检查通知单,赵医生被诊断为:鼻部软组织性裂伤;脑震荡、软组织挫伤。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赵医生坦言:「他说自己是医生,又说在自己的医院只要病人愿意都可以开,这种说法激怒了我;而且作为医生连氟哌酸是抗生素的基本医学知识都不知道!因此当时高度怀疑此人是假冒的三甲医院医生!或者说作为医生很不专 业。」

而据该院挂号处的同事介绍,这位「医生」患者在拒绝购买病历时,就曾敲打桌面,并一再声明:「我是来配一板氟哌酸,我就是医生,你问我拿什么病历,我外出不带病历。」(视频太过清晰未发布)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丁香头条(dxytoutiao)获悉,因清明小长假期间,诊室外未设分诊台。

诊室内无监控录像   治安调解解决「矛盾」

据丁香头条(dxytoutiao)用户提供的监控录像显示,诊室内并无监控录像;录像记录了走廊里发生的过程。

ccvideo


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女性带领小孩走进赵医生诊室;随后一名中年男子闯入。行凶后,「医生」患者转身就往外逃,赵医生起身去追,最终门卫一起合力抓住行凶者,报 110。

据悉,当时,诊室内患儿及其母亲在场,但后面没有出来作证,丁香头条(dxytoutiao)试图联络患儿家长获取现场信息,对方婉拒。

据赵医生的同事介绍到,因「没有」证人,诊室内又没有监控,无法证实此人打人 。「到了派出所,他不仅不承认打人,还反说我们医院医护人员围殴他!还投诉到了杭州市卫计委。」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因没有证据公安局无法立案,最终赵医生被迫接受了调解。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杭州医生被「三甲医院医生」打伤

调解主持人宣告查证认定到案件事实:

2016 年 4 月 2 日中午 11 时 30 分左右,曹** 在杭州某社区医院配药时,与医生** 发生争执,在争执中,曹**   用量血压器打到了医生**   的鼻子上,致** 鼻子流血。

经调解,双方当事人的意见或达成的协议:

1. 曹**  向**  道歉,并到**  卫生局取消对该卫生院的投诉。

2. **  的医疗费用自理。

3. 双方不得再因此事发生纠纷,否则将各自承担相应责任。

头条君说——

虽然事情已经发生几天了,但赵医生还是「难掩气愤」,「这种人配当医生么?不讲秩序、打人、乱开抗生素。」

写这篇稿件时,头条君(dxytoutiao)的内心复杂,我们交叉印证了事实细节,基本还原了现场真相。当越来越多的人不尊重医生,甚至这些人有我们的同行,也许这才是一种悲哀。

经过检索和视频比对,我们发现,自诩「医生」的患者曹某,姓名、照片、身份证号与天津某三甲医院一名医生高度相似。

在某个瞬间,我们曾想公开这些信息,以警醒身边的你我他,加强医生的行业自律;但立刻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愿这次经历能让他意识到某些行为不得体,辜负了医生这个职业赋予的信仰。

文中所有线索,也只是为了还原现场,并非地域贴,无意拉取「鄙视链」,因为都是个体。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也想替当事的赵医生问一个问题,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医生」患者,你该怎样与他沟通?

(赵医生为化名)

关于抗菌药物和抗生素的关系,推荐丁香园旗下临床用药专业稿件:「抗菌界」第一大误区:抗生素 = 抗菌药物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