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对话卫生法学者王岳:医生 请别让「害群之马」毁了你

信心和信任是医患关系良好的基础。

作为医生群体中的一员,我们常常吐槽媒体的不公正报道;然而,对于大众来说,这些「成见」又好像深入人心。关于红包,关于乱开药,关于走穴和点名费,这些行业内部分存在的「内幕」,我们掩耳盗铃视而不见,并不能阻拦生长。

丁香头条(dxytoutiao)曾经刊发文章《当医生成为患者:你想过送红包么?》,引发用户共鸣;当医生成为患者,也会想着是不是要「表示表示」,这或多或少意味着行业内存在不当行为。

如何减少「不良同行带来的负性影响」?医患如何建立信任?医患沟通仅有「技巧」就够了么?

近日,丁香头条(dxytoutiao)特别约访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院长助理、医学伦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卫生法教研室主任、《临床医患沟通艺术》译者王岳教授。

王岳教授认为:千万别让「害群之马」毁了医生。

以下为采访实录:

和「害群之马」划清界限 才是树立行业信心的本源

丁香头条:医患关系对现在的医疗机构和医生来说,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痛点」,您怎么看?

王岳:第一点想说的是,很多医疗行业的问题,现在更多的归结于体制、政策、社会、媒体或者法律有问题。但我个人认为,从行业来说,恐怕有许多是要我们自己做好的,需要改变。

丁香头条:都改变什么呢?您能深入解释一些么?

王岳:每个行业都会有好的一面,也会有些「不见光」的地方,这是很正常的,对任何行业来说也都是如此。但不同的是,每个行业的应对策略不同,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行业群体的集体形象;打个比方,如果律师行业出现了一两起「丑闻」,那么不管是律师协会,还是其他律师,都会旗帜鲜明地站出来说:「他这种行为是不好的!我们律师行业要严厉谴责这种行为。」

丁香头条:这就相当于划清界限了?

王岳:对,和「害群之马」划清界限,及时有力地踢出去这个队伍;有两方面的好处,第一能起到一个震慑作用,能加强行业自律,让同行知道这种犯错的成本很高;第二,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不会让大众对整个行业丧失信心,因为他们会知道,噢,这原来是个体行为,和这个行业没关系。

我始终认为,信心和信任是医患关系良好的基础。

而现在的情况是,不管是媒体也好,有些其他的机构也好,只要说了点医生不好,就会遇到医生群体的集体反抗,就像一个着急保护自己孩子的老母鸡,都在窝里抱着,好医生坏医生搅和到一起了,能不让人误会么?

有沟通技巧并不一定是「好医生」

丁香头条:您从事医疗法律纠纷有 13 年了,您认为医患沟通有多重要?有些医生认为医术是最重要的。

王岳:医术重要,这是一个医者的基本行业修养;我也想讲另外一个故事,也许你就会理解——这是《临床医患沟通艺术》这本书的原作者曾经提到的:「如果医生自己问问自己母亲,这一辈子看病最喜欢的医生是谁?为什么喜欢这位医生?母亲会告诉你如何成为患者心目中的好医生……你的母亲很少这样去评价自己的医生:「他药理知识很扎实……」

现在每每提到医患沟通,我们很多医生会说「很忙」,确实大型的三甲医院尤其北上广的医生工作负担很重,医患沟通在医生的工作列表中并不是排序最重要。但实践告诉我们,做不好医患沟通可能会在后面浪费大量的时间,甚至风险。

丁香头条:可是还有一些小伙伴觉得沟通是件有点「麻烦」的事,比如天生就内向、不爱和别人打交道......

王岳:我个人倒觉得先要心理要做好准备,第一医患沟通很重要,第二这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儿;也就是说医患沟通能力不天生的,很多研究表明有效的临床沟通技巧可以通过培训习得与提高,其效果将会持续终生。

但同时我也想要强调一点,临床沟通技巧的培训虽然是医学教育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仅有沟通技巧的也不能算是「好医生」;我们说形而下的「器」指技巧,但也不要忽略了形而上的「心」;发自内心的尊重患者、尊重生命,敬畏生命。

希波克拉底曾将医患关系比为师生关系:「我将向对待父母一定对待那个传授我知识的老师」,所以医生应当对每个病人都有感恩和尊重之心,在做任何临床决策时,都应当将「病人至上」作为评判决策对错的「金标准」。

丁香头条大家专访进行中,联络邮箱:zhangt@dxy.cn

推荐阅读

点赞 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