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医生们想要组织起来「发声」,但也许暂时没有办法实现了。

3.15 那天,当所有的媒体聚焦在一年一度的打假大战中,对于医生群体中的大多数来说,却是一个略显「悲伤」的日子。

3 月 14 日下午,深圳市某医院发生辱医伤医事件,儿科黄医生被殴打、被逼迫下跪烧纸;经公安部门法医鉴定,黄医生伤情鉴定为轻微伤。随后医院以及深圳市卫计委发布情况通报;中国医师协会以及深圳市医师协会联合发布声明。

「一位有理想的记者」在微博中写道,「我和当事的黄医生通电话时,短短几句我都能感受到他的谨小慎微,能想象到恐惧的面孔。」即便政府和医师协「给了一个说法」,类似事件频发对于医生群体的伤害,正在逐渐蔓延,似乎不可逆转。

「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感到的了胸口的压抑。」3 月 15 号深夜,北京一位三甲医院的急诊医生对丁香头条(dxytoutiao)说。

「早上 7 点多交班,一直忙到刚刚(晚上 11 点);看了这些消息心里的滋味不好受;今天下跪的是这个医生,明天会不会是我自己?医生的执业环境会好么?不被理解、挨骂、挨打都能忍的话,下跪还能忍么?医生的尊严呢?说好的医闹入刑呢?」

面对他的连环发问,在屏幕的这一端的我,想安慰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在很多医生微信群里,这样的「疑问」会在每次暴力伤医后出现。虽然大家时常用各种正能量,用来自患者的理解互相鼓励;但一旦发生暴力伤医事件,这些就会迅速被疑问和焦虑替代。

「未完成的聚会」

今日,丁香头条(dxytoutiao)收到一张来自深圳医生站友的图片: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简要摘录如下:

关于平湖人民医院部分医务人员上访的情况报告:

2016 年 3 月 14 日下午处置完平湖人民医院发生的医闹案件后,我所密切关注社会面舆情和不稳定因素。

3 月 16 日 21 时许,我所获悉平湖人民医院部分医务人员正通过医院内部微信群联络,已准备好横幅、喇叭、请愿书,拟于 3 月 17 日下午 16 时在平湖人民医院门口集中,统一穿白大褂、戴口罩前往平湖街道办上访,具体人数不详。据初步了解,其上访的主要原因,一是质疑公安机关在医闹事件中处置不力,二是对医院管理层不满。
......

目前已采取以下措施:一是与平湖人民医院领导层积极沟通,力争尽快弄清挑头人员情况,共同开展稳控化解工作;二是继续跟踪和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加快舆情处置工作......

而丁香头条(dxytoutiao)获悉,大家在昨晚接到了通知——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也许,这是一场未完成的聚会。而我们更关心的是,经历了这场事故后,黄医生心灵的创伤要多久才能抚平?更多医生的权益由谁来保障?

「我们不是刁民,我们只是想为同伴发声;因为真得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身边的你我他。」传文件给我们的深圳站友说到,随后,他就去「开会」了。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医生遭受暴力引关注

「尊重医生,就是尊重生命」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交易,唯独生命除外;如果把看病当成商业交易,是对生命的亵渎,也是对医生的侮辱。」

在丁香调查之前发起的医疗暴力调查中,收回有效问卷 1091 份,近四成医务人员遭受过医疗暴力;而有半数医疗暴力事件未进行任何调查。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深圳下跪医生后续:一场「未完成的聚会」

「恶果」已经逐步显现,年前多地爆发的儿科荒似乎印证了坊间传闻:逃离。

这些已经引起了包括政协委员凌峰在内的业内专家关注。

3 月 8 日下午,在「声音·责任」两会医界代表委员座谈会上,大家讨论的话题之一是「设立医师节」。「医生现在已经是弱势群体了」;暴力伤医、医学生减少、对生命和对医生群体的不尊重...... 期望更好地维护医务人员合法权益。

截止发稿时,下午去开会的站友,仍然没有和我们联系。

而另外一个站友转来了一则通知:关于平湖医闹事件,听闻有人员聚众准备 youxing 。所有人不得参加,如有违反,党员开除出党,职工开出公职,请科室全体员工互相转告,不要聚众闹事。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