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儿科老陈的轶事:每天 100 个门诊拿着 3000 元的工资 这就是宿命?

编者按:老陈干了一辈子儿科医生,每天 100 多个门诊,工资条从没超过 3000 元。他曾经也意气风发,锐气十足,但一次医闹事件彻底改变了他,对家属陪着小心,年复...

编者按:老陈干了一辈子儿科医生,每天 100 多个门诊,工资条从没超过 3000 元。他曾经也意气风发,锐气十足,但一次医闹事件彻底改变了他,对家属陪着小心,年复一年的卖命工作。难道这就是我们儿科医生的宿命?

曾经的老陈意气风发

老陈不老,身份证上只比我大了几岁,但是当年他的照片每每拿出去都会被认为是老专家,尤其坐在儿科诊室里面,对着那些抱着哇哇叫的孩子家长,老陈的不怒自威着实让那些满心急躁,一脸愁容的家长们心生忌惮,不敢造次。甚至对家属训斥也是常事儿,但是一次次家属满脸的堆笑让老陈在我们眼里形象逐渐高达起来,一度的儿科赵主任都生活在老陈的身影里。

这是 20 多年前我刚刚踏入医院做医生的时候,喜欢整天跟在老陈屁股后面混的一个原因。

老陈是我们医院里护士姐姐们关注度最高的帅男,每天早上 6 点半准时用一只产自俄罗斯,噪音堪比拖拉机的电动剃须刀刮胡子。这只大有来头的俄罗斯洋货是老陈的一位病人送给他的,这也成为老陈在我和几个刚出校门的菜鸟小医生面前炫耀的物件儿,是他的业务水平和医患关系融洽的铁证。

老陈善谈喜读书,我是他的最佳听众和崇拜者。但是当他的书单从最初的《儿科急救》和《儿科夜班手册》等逐渐变成了《红楼梦》和《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时候,老陈工作遇上了麻烦。当然这是 2000 年后市场化医改铺开的事情了。

老陈遭遇了医闹

因为业务能力强,老陈有时候充当着儿科备班主任的角色,而且他性格豪爽仗义让我们倍感亲切,只要儿科急诊会诊,连值班司机都知道去职工宿舍接他而不必开车很远去接儿科主任。

但是事情就坏在这里,一天夜里儿科当班的是刚毕业的医生小金,一个 7 个月大的孩子突然出现了高热抽搐,作为儿科常见急症,小金马上给与了通畅气道、鼻导管吸氧,酒精擦浴、水合氯醛灌肠、静脉补液,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基本都可以控制病情。

不料在输液环节,患儿的不配合及家属的焦躁让年轻的护士妹妹有些紧张。身为临床医生的我们都清楚,没有任何血管可以确保「一针见血」的成功。在患儿的父亲,一位醉醺醺壮汉的大声呼叫和叱骂中,护士妹妹第三针也没能成功。随后的就是护士被家属一脚踢翻在地和儿科医生小金被拳头击倒。

老陈是被院长半夜电话叫来的,2000 年刚刚有了新手机的老刘喜欢 24 小时开机,这也是他后来最懊悔的事情。当老刘赶到了急诊穿起白衣接着为这名重病患儿诊查的时候,打医护人员红了眼的醉酒家属居然抓起凳子砸向了低头听诊的老陈。

据当时在场的总值班老王描述,我心目中的偶像儿科老陈的形象瞬间增添了一些英武、俊逸。警觉的他闪身躲过致命一击,然后一把抓起血压计丢向了那个家属,利用醉酒家属躲过血压计的空档,同时完成了脱白衣、抽身逃走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常看古龙小说的总值班老王描述起这情节颇有些古龙先生笔下的意境。这其中的事情我最清楚不过了,因为他用我的借书证在图书馆借了好几本《美国海军陆战队搏击术》和《自卫速成大全》类的书,一直拖着不还,因为超期两个多月我还被图书馆罚了几块钱呢。

老陈被处分,扣发工资,向家属道歉

老陈最后被处分了,因为家属向医院告状,闹到院长那里,原因是医生不看病还打人。家属指着自己的胸口喊痛,医务科干事小廖带着家属到影像科免费 CT 检查和心脏检查,虽然结果都正常,但是老陈的当月奖金还是被扣发了 100 块,外加向病人家属道歉。

老陈的倔强和曾经的一世英名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被干掉的,在院长威胁不去道歉就开除的话传到老陈的耳朵里之后,他约我陪同一起坐车到那个醉鬼家里道了歉。老陈约我陪同的原因估计是万一动起手来,希望体格很壮的我可以出手相助或是报警喊人。

老陈变了,锐气尽失,陪着小心

最近见到老陈的时候是大年初六的老陈家宴上,头发已经白了很多的老陈两只手腕上都带着很粗的楠木手串。老陈干了大半辈子儿科,即便是今天的工资条上的总收入也不曾超过 3000 元。我相信因为节俭他不会戴真货的,而且现在很少有病人会主动给老陈送东西了。

看老陈的儿科门诊一次挂号费不超过 5 块钱,而且锐气尽失的他绝不敢如昔日一样对着家属稍有不逊,反而是家属可以指着老陈唾沫横飞地抱怨,这种情形下的老陈陪着小心要看完每天的 100 多个门诊患儿,怎么可能有人送东西给他?

看着品着功夫茶、讲解《易经》头头是道、神采飞扬的老陈,我陡升敬意,曾经 20 多年前的那个老陈又活灵活现的坐在对面。悄悄问了嫂夫人,她说老陈年后就到后勤总务科报道,不再干临床了。

小金还在重复者老陈走过的路

而曾经的小金依然还在看她每天的 100 多个儿科门诊,一到年节就更忙不开了。这不说好的下午 5 点半准时到老陈家开饭,因为还有 20 多个患儿没看完,拖到 7 点多才下班。

不过小金已经变成了老金。因为工资太低要还房贷,下夜班利用休息时间她要去诊所多点执业以贴补家用。长时间睡眠不足的脸上堆积的皱纹和白发告诉我,她不是 30 多岁的小金而是 50 多岁的老金。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