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聚焦两会|找亮点的你们 往这儿看

编者按:年年两会上,他们的句句发言都直插目前的热点医改话题。医院体系需要外科手术式改革黄洁夫,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卫生部原副部长。「号贩子...

编者按:年年两会上,他们的句句发言都直插目前的热点医改话题。

医院体系需要外科手术式改革

黄洁夫,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卫生部原副部长。

「号贩子」炒到了 8000 元,一分也没进医生的口袋

谈到号贩子问题,黄洁夫透露,前几天和一个政协委员一起吃饭,这名政协委员本身是神经外科的专家,他的专家门诊号已经被「号贩子」炒到了 8000 元,但他每天要看 60 到 80 个号,每个人几分钟就打发了,「病人看完病都不是感谢他,而是怒气冲冲」,医生也很委屈。

黄洁夫认为,这反映出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出现了结构性错配现象,没有很公正的医疗环境。医院体系需要外科手术式改革。

支持抓黄牛 但限号有待商榷

而对于目前打击黄牛的部分措施,黄洁夫说了自己的看法:「抓黄牛,我们是支持的,可以依法逮捕这些人。但是限制手段,我认为大可商榷,不能用计划经济的手段杜绝这个事情。根治号贩子现象还是要靠推动我们医疗体系的改革和发展。」

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

温建民,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

医务人员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

长期以来,公立医院医务人员作为「干部」身份统一管理定薪,不能体现医疗行业特征,整体收入偏低,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医务人员薪酬与绩效关联不足,而且基本工资非常低。 例如,在温建民所在的望京医院,一个硕士毕业后工作八年的主治医生,已经是在读博士,基本工资只有 2100 元,奖金要靠所在科室的「收成」。

如果不能建立一个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得不到提高,医改目标必将无法实现。

医改应加大对人力资源的投入

温建民建议,医改的财政投入要重点转为对人力资源的投入,提高医务人员的工资待遇,尽快出台改革公立医院医务人员工资待遇的措施,严格执行劳动法,在 8 小时以外加班的要给予加班费;建立医疗卫生行业特殊岗位津贴制度,吸引高精尖人才进入医疗行业,这样才能破解「儿科医师荒」之类的困境;此外,还应建立非经济性薪酬制度,包括带薪休假、保险、灵活性 退休等。

「不能把住培医生作为单纯的学生对待」

刘忠军,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主任。

住培培训水平差异 政策落实差别大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主任刘忠军在谈到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时表示,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对医学人才均衡培养来说是一个好的开端,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也面临着重重困难,各地培训水平有高有低,对参加规培医生的补贴政策落实程度也有较大差别。

规范化培训不能流于形式

「不能把住培医生作为单纯的学生对待,因为他们同时在提供劳动和服务,只不过是在高年资医生的带教下进行。」刘忠军建议,国家应该继续加大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专项投入,「规范化培训一定要规范,不能流于形式,不能使医生培养的时间成本增加,规范诊疗的能力和收入水平却没跟上」。

分级诊疗的推动 政府责无旁贷

钟南山,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

被拒「加号」感慨香港分级诊疗的成效 

钟南山说,几天前的一件事让他印象深刻:「我一位朋友,去香港定居,家对面就是威尔士亲王医院,他拜托我找个主任,给他孩子挂糖尿病专家号。」在内地,托熟人加号是常有的事,很多专家都无法拒绝这「人情加号」。当时,钟南山拨通了这家公立医院相熟专家的电话。

「没想到他说,『病人得先看看所住地段的家庭医生,家庭医生觉得可以转诊,写个转诊信,我才能收,这是医管局的规定。让我直接给他看病,我做不到。』」这段「导医」被拒的经历让钟南山感慨,香港的分级诊疗做得很好。

钟南山认为,内地医改也应该建立类似的分级诊疗体系,由政府承担起公立医院的运行责任,加大政府投入,使公立医院恢复公益性定位。

国外医护人员收入高

钟南山晒出了他调研多家医院得到的医护人员平均收入为年均 6.9 万元,「相当于当地社会平均收入的 1.12 倍」。他说,在英国,医护人员平均收入是社会平均收入的 3.5 倍,美国是 5-6 倍。

「香港公立医院都是由政府投入,医生的收入是政府给的,而且是社会平均工资的 5-8 倍。」钟南山说,高收入让香港医生有了底气,可以专心治疗疑难病人、做研究,「也不用考虑用什么药、收回扣。」

钟南山说,必须打破医护人员收入与科室收入、医院收入挂钩的局面,「医疗是最基本的社会公共服务,不能推给社会,不能市场化」。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