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钟南山「炮轰」的实质是医疗服务价格失真

钟南山「对医改不满意」2016 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向媒体直言「对医改不满意」。钟南山院士的不满意...

钟南山「对医改不满意」

2016 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向媒体直言「对医改不满意」。钟南山院士的不满意源由公立医院改革不满意,他认为公立医院应该解决公益性问题。

钟南山院士称:「现在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主要还是靠创收。创收美其名曰是多劳多得, 但什么叫劳? 是绩效评估。绩效评估来自哪儿? 不是来自医生的劳动, 或者工作的难度, 而是来自开的检查药物和项目。」钟南山院士认为,公立医院的逐利性造成了诸如儿科医生流失、医保超支等许多问题。

当记者问及钟院士,是否认为政府应当加大对医院的财政投入,钟院士回答,政府对医疗事业的扶持不应是简单加大财政投入,应该精准的加大对医疗服务提供方的投入。否则,无法解决公立医院和医生的生计,医院和医生就要想办法「过度医疗」,从患者和社保那里赚钱。

钟南山「炮轰」早有共识

钟南山院士并不是第一个犀利批评公立医院逐利性的体系内大人物。2014 年第七届中国健康论坛上,曾经被一些人指责「外行」的原卫生部部长高强同志的评论更露骨、更到位:

「政府对医务人员的工资基本上是一分钱没有的,完全靠医疗服务卖药去挣钱的方式,挣得多发的多、挣得少发的少,这种机制是鼓励医务人员去增加收入的,同时也导致了医疗费用负担的加重,这种机制始终难以解决。」

「我们有些部门坚持的原则是办事不养人,我可以给你钱买设备、建房子,但是我们不能保证你工资,你去服务创收发工资,这种机制是把我们的医务人员推到了群众利益的对立面,这是导致医患冲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既伤害了群众利益,也伤害了我们医务人员尊严和白衣战士的形象。」

公立医院逐利性与医疗服务价格「双轨制」

钟南山院士和高强同志共同指责的公立医院逐利性,被许多人认为是深化医疗体制改革的攻坚对象。公立医院的逐利性,是上一轮旧医改的核心内容。它学习当年的国企改革,从承包制开始,强调「计件收入」,逐步现实医疗机构与医护人员的「多劳多得」,调动全社会更多的生产要素提供更多的医疗服务。

这一改革学习了当时国企改革领域盛行的「双轨制」,即压低一部分服务价格,通过抬高的另一部分价格进行补偿。

当年,为了规避事业单位工资制等敏感区域,改革刻意压低代表医务人员劳动报酬等的一部分收费项目,导致医疗机构的这些服务亏损。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例子看,2012 年,医院收取的护理费仅占护理队伍劳务报酬的六分之一。

主要是医务人员专业技术服务报酬的医疗技能性收入的缺口,必然从其他抬高的收费项目中找补。备受诟病的医院药品价格加成 15% 销售的「以药养医」就是找补途径之一。

医疗服务价格失真是财政投入不足的公立医院必然逐利的原因。医疗服务价格「双轨制」既是医院筹资的手段,又是动员医护人员参与逐利的内部激励措施。医务人员需要多帮医院用一系列诸如「卖药」的逐利手段,引导患者增加包括药品和检查在内的医疗消费项目,才能实现自身合理的劳动价值。 医疗服务低定价和公立医院逐利性互为因果,造成的危害毋须赘言。

价值回归尽在眼前

但是,与钟南山院士及许多人将公立医院逐利性与市场化和市场化机制划等号不同,医疗价格「双轨制」不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由价格机制决定资源配置,而非采取扭曲真实价格的政府定价。

只要医疗服务价格真实反应医务人员的专业技能服务价值,真实反应医院运转成本,不依赖财政投入增加,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诱导病人过度医疗的逐利性动机也会下降。日本 85% 的医疗服务由非盈利性民营医院提供,日本以发达国家当中较低水平的卫生总费用,提供了发达国家当中较高水平的千人病床数,实现了领先各主要发达国家的人均寿命。

反之,不尊重客观规律,在理顺价格体系、建立公立医院补偿渠道的深化医改工作中畏难、敷衍,即使取消了药品加成,一些公立医疗机构迫于生存,还会用使用滥用高价耗材和检查项目等方式,继续违背公益性准则。

在本届「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浓墨重笔的提出了创建机制打破传统的逐利机制,恢复医院的公益性,薪酬制度改革等深化医改措施。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关改革文件计划在今年出台。

「两会」期间,我们感受到了党中央建设「健康中国」的宏大目标和精准部署,看到了李斌主任「医生要恢复看病本位,心无旁鹜的看病」的期许。对医疗服务回归价值、公立医院恢复公益性的美好未来,我们充满信心。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