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自由,尊严,待遇,中国医生的心结

2016 年伊始,卫计委就处于众矢之的的风口浪尖上,无论是突如而来的专科医师培训,还是被缄口的北医三院产妇死亡事件,再到刚刚热传的儿科医生不够,内科医生来凑。目...

2016 年伊始,卫计委就处于众矢之的的风口浪尖上,无论是突如而来的专科医师培训,还是被缄口的北医三院产妇死亡事件,再到刚刚热传的儿科医生不够,内科医生来凑。

目前似乎每一个和卫计委相关的话题都会引起热议和非议,其实微信圈也是传递正能量的地方。但是,到底是什么燃起了人们茶余饭后对卫计委的愤青呢?归根结底就是纠缠中国医生心结的六个字:自由,尊严和待遇。

自由

记得若干年前看过的一本当时非常畅销的书籍《穷爸爸,富爸爸》中,曾经将社会人分为四个象限:第一象限是被雇佣者,第二象限是自由职业者,第三象限是雇主,第四象限是资金的操纵者,如股东。

这四个象限代表着财富积累的四个阶层,作者指出医生和律师作为一种特殊的职业,由于拥有自己的技术和技能处于第二阶层,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劳动以获取价值。但若干年后我才明白,这里指的是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医生,而绝对不是中国。

这就是为什么专科培训,一个从任何角度上来看都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但在中国激起层层波澜。

在美国,三年的住院医及三年的专科培训后,医生就会成为完全可以自由职业的自由人。为了让自己更具有竞争力,很多专科培训的医生不但在培训期间努力完成各种资格考试,而且还努力学好专业技能。

为什么?归根结底,就是一旦这些培训医生迈出培训系统的大门就是自由者,要靠自己的合法资格去开辟属于自己的空间,积累自己的病源、声望和财富。

而中国的医生培训后还不能自由,还在重复着 10 年的住院医,10 年的主治医这样的禁锢窒息的医学八股中。没有自由的职业自然让医生缺乏对自己人生应有的责任感和进取精神。

尊严

医生的尊严是什么?

医疗不是商品,即使是商品,因为他掌握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命,也应该是最贵的商品。

我曾经听过一个非常有人气的脱口秀节目,其中有一篇叫做医生的敌人。有一段指出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不应该是商品买卖的关系,而应该像是医生在背着病人过河。

医生承担的是病人的生命,而病人需要不留任何杂念的将一切托付给医生这个可以相信的人,这就是医生的尊严,同教师一样,其价值不是任何商品能替代的。

这篇站在医生角度的公正评说让我对其敬佩万分,但即使这位与我同龄的罗振宇先生,在另外一篇关于医院号贩子的 60 秒晨语中,却显示了他对医疗认识的误区。

当提到火车票贩子和医院的号贩子时,他认为这是解决一个人燃眉之急的正常产物。应该得到社会的容许,这是多么可怕的默许,无形间他把医疗的价值和火车票划为等同的商品。

要知道号贩子是多么可怕的社会制度落后的副产物!医生的价值被号贩子无偿的盗取,却要得到社会的容许,这不是对医疗神圣职业的亵渎吗?

医疗不是商品,即使是商品也是最贵的商品,这就是医生的尊严!

待遇

自由和尊严归根结底是要通过医生的价值来体现。当社会和国家不能满足一个医生的劳动价值时,自然就会有多种方式来进行补偿。而医生作为医改的弱势群体,往往就成为利益牺牲的一方。

公园门票涨了多少倍,而 5 元的主治医生门诊,7 元的副主任医师号却多年没变,一个按劳取酬的社会规律却被红包,药物提成,器械提成等所取代。

最近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商业网络平台增加医生的挂号收入的现象,然而一则消息令我震惊。

接上级指示,各医院及各级医师不得自行与各商业挂号网络平台合作,不得违规收取高额挂号费。一旦发现将认定为内部勾结倒号,并严肃处理,最高将取消医师资格。

医生的尊严,自由,待遇再次遭遇危机!

挂号难导致号贩子猖獗,医生过低的诊费通过其他途经增加劳动收入是内部勾结还是合情合理?

医改:期待还给中国医生自由、尊严、应有的待遇!

本文作者刘巍,北京安贞医院心内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

推荐阅读

点赞 22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