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他能被救活 因为他是本院医护亲属

昨天下午刚换了白大褂,跟当班护士交代完,准备下班,急诊抢救室电话来了,急会诊,胸部刀刺伤,心包填塞。迅速赶过去。心脏外科急诊不太多,但一旦需要出手,往往是不...

昨天下午刚换了白大褂,跟当班护士交代完,准备下班,急诊抢救室电话来了,急会诊,胸部刀刺伤,心包填塞。迅速赶过去。心脏外科急诊不太多,但一旦需要出手,往往是不抢救会迅速毙命的危急症。

心脏外面有层韧性十足的心包保护,导致心包腔的容积短时间内是固定的,如果心脏大血管因外伤破裂,出血倒不是首先致命的,而是心包填塞,一旦心包腔内急性出血超过 150 毫升,就可以压得心脏跳不动,引起循环衰竭,迅速致死,病人很可能送不到手术室,所以,我们是有创伤性心包填塞急诊室开胸抢救预案的。

但急诊室开胸抢救,困难重重啊。哪怕医生在最短时间内做了必要的病情确认,并给出救治意见,要跟家属讲清楚,得费多少口舌,耗费多少救命的时间。如果哪个细节没讲到,到时候家属还反咬一口。这年头,如果不救,顺着自然病程死亡,一般还好说,但如果没救过来,这家属、这舆论没准就起劲添油加醋了。

赶到抢救室一看,病人已经在心肺复苏。但心包填塞下,胸外摁压是无效的,要救,只能马上开胸。哎!上个月也有个心包填塞的,我到的时候,病人还是清醒的,本来救的机会不小,但一跟家属沟通,那真是痛苦。疑惑、质疑、顾虑,硬生生的把心脏耗得停跳了,再开,已经回天乏术,家属在那哭天抢地,我似乎一点都产生不了同情,最多只有些惋惜。

这时,进来一人,是本院一个认识的护士,她说,这是他亲戚。

我马上问:要救吗?救,我就在这开胸。

答道:要救,我去跟家属沟通。

好,打开胸包。

一分钟后,开始切皮,再三十秒后,打开心包,心包填塞解除,血压开始回升。然后寻找出血点,止血。两个小时后,缝皮,送监护室,虽然能不能醒过来是个考验,但病人的命暂时保住了,还有机会。

这年头,看病越来越复杂了,好多人都要找个在医院工作的熟人才能来安心看病,希望能得到特别的照顾,但其实,让医护做回本职就好,我们本就是为了救死扶伤。

上个月的病人为什么连被救的机会都没有,我很想只说三句话马上就开始救命。是谁夺走了他生的希望?只是愚昧的家属吗?我认为不是,是我们现在这个医疗大环境,让大家顾虑太多,误了多少性命。救命,是对的,只要我们能说明为了救命的本意,就不应该束缚我们,不能以结果来推论我们的善。

这个病人能被救活,是因为他是本院医护亲属吗?如果是,那是我们大家的悲哀,我们应该共同努力去营造良好的医疗环境,让不管是谁都有被救活的机会,我想你愿意参与这种努力。

在临床上,你遇到过因为家属的不信任,阻拦而错过最佳抢救时机的案例吗?欢迎在下方留言,说出你的经历。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