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的三十岁:想而立 却难立

古语常说三十而立;意指三十岁的人,事业有成,成家立业。而对于医生来说,经历了五年本科,硕博规培;到三十岁时,也许才是职业生涯的开始,想要立,却难立。

编者按:古语常说三十而立;意指三十岁的人,事业有成,成家立业。而对于医生来说,经历了五年本科,硕博规培;到三十岁时,也许才是职业生涯的开始,想要立,却难立。本文作者徐医生记录了好友和自己的故事,临近年关的三个坎儿,感同身受,倍感心酸。

自从我学医开始到现在已经跨过了第十个年头,工作两年后,恰好是我的而立之年。过去的这些年,除了读书、考试、考证、规培,好像没有什么其他印象里深刻的事情了。

和同行朋友们聊起这些的时候,大家似乎都有相同的感受。如今年关将至,朋友们都遇到了自己的坎儿,能不能过这些坎儿决定了我们能不能过个好年。

同门师弟小 A:找工作的坎儿

小 A 是小我两届的同门师弟,当年老板叫上我们师兄弟一起吃饭喝酒,小 A 不胜酒力醉得一塌糊涂,最后是我收拾了残局,从此我们就结下了战斗友谊。偶尔出去小酌一杯,喝酒谈心。

昨晚小 A 又约我去大排档吃烧烤。一杯啤酒下肚,小 A 开始诉苦。

一个月前小 A 就开始到处找工作,去年还风风火火要人的几家大医院今年都没了招聘计划。

小 A 先是跑了省医院,人家人事科说我们现在是规培点了,目前那么多规培生在这里干活,实在没有必要再招聘人进来了。

小 A 又接着跑市级医院,结果市级医院又说我们不是规培点,即使你是研究生,招聘你进来也要送你出去规培三年,实在太亏了,我们医院应该是首先考虑有规培证的医生,招聘进来就直接可以用了。

什么叫做进退都没有路?我想着该如何安慰他,却不知怎样开口。

「要不,咱们试试县医院?基层那里应该很好进。」我试探着问。

「哎!」小 A 叹了口气!

我知道他是不甘心,小 A 读研前其实工作了一年,而且就在他家当地的县人民医院。

当初他说辞职考研的时候,科主任还酸酸地说将来读完研究生一定是去省城的大医院了,我们庙小留不住人啊!小 A 心里是带着脾气的,真要他读完研还回以前的小城市,他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

看着地上的一堆空酒瓶,我劝小 A 差不多了,别喝了。

小 A 含着泪说「读研前觉得有了研究生的学历,起码能找一份好工作,谁知道三年研究生准备结束了,一切都变了,规培证成了最值钱的了,早知道这样当初不如不读研了」。

我理解小 A,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想要成长奋斗的心路历程。找工作时背负的期待和辛酸,想必只有过来人能够理解。男儿有泪不轻弹,面对哽咽的小 A,我不知该如何去安慰,也许任何变革都需要一批先驱者牺牲,而我们成了需要牺牲的那一批人,就当是时代的召唤吧。

这次小 A 又喝醉了,还是我把他扛了回去。两天后,学校开双选会,希望小 A 能找到满意的工作,过个好年儿。

科室同事老 B:结婚的坎儿

老 B 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我们也是舍友,他是个实在过日子的人。

后来我们一起读研,毕业,工作,关系好到无话不谈,生活上也是互相帮衬。

可是,最近老 B 有点愁眉苦脸的,相恋了 5 年的大学女友催着他赶紧结婚。老 B 也想把婚结了,双方家长也早就见面了,两边都没什么意见,唯独丈母娘有个要求,那就是必须先有个婚房。

这可难坏了老 B,读书的这 8 年,老 B 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就我们工作这两年每月那些工资顶多算是饿不死人,老 B 攒出了两万块钱。老 B 问我能不能借点钱给他,我也很想帮忙,无奈真没攒下什么钱,家里也是工薪阶层,顶多能掏出一万块。

这些钱对老 B 来说是杯水车薪,想在省会买套房,连首付都不够。前阵子医院有个援非计划,去非洲三年,每年奖励 20 万,老 B 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似得去争取,无奈上面要求必须是主治医师才能报名,老 B 这次又差了一点。

万般无奈下,老 B 又去找准丈母娘谈谈,还好老 B 有个好丈母娘,最后同意说房子首付女方也可以帮着一起出,关键是两个人一起要幸福。年底了,也许是为了快点攒够首付的钱,老 B 干活很卖力,希望他早点步入婚姻的殿堂。

我自己的坎儿

我也有我的坎儿,这坎儿因钱而生,也可以因钱而灭。

我老家是北方的,现如今在南方工作,我心里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把父母接过来,跟我一起生活。父母准备退休了,身边无人照顾,我又离家太远,没法经常回家看望他们。

别人在而立之年都已工作多年,成为企业的中层了,我却还只是一个住院医。

现如今收入微薄,想依靠自己把父母接到身边照顾有点力不从心。有时候我心里也怕,怕那句「子欲养而亲不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主任跟我们说,我们这帮年轻的住院医得了主治以后,收入上会有质的改变,我们觉得挺有道理的,唯一不赞同的是「我们还年轻!」

我想多赚点钱,有钱了就能把父母接过来跟我一起过个年,可以带他们游览下南方的山山水水。

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回家的火车票还没有买到。如果春节期间需要值班,可能我还真得没法回家了。老爸说让我买机票,哪怕回家过个三十都可以啊。可是花几千块钱坐飞机就为了回家呆那么一两天又着实心痛。归根结底还是缺钱,如果不差钱,这年儿还是可以过好的。

小 A、老 B 还有我依然在努力,为什么到了而立之年的我们还没做成这些事儿呢?我想也许因为我们是医生。

自从学医开始,前期投入时间太长,后期回报又太慢。看着周围的人成家立业,过着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有时会让内心产生一种挫败感。

中国人的新年是一个大的安慰剂,父母一般都会说无论在外过得怎样,都不要去想了,回家安心过个年。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年前过不了这些坎儿,心里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

不过,虽然偶尔有过这些「不舒服」,更多时候还是会立足现在的工作生活,坚定不移地去战斗!因为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精力抱怨和低迷。

祝愿我和兄弟们早日度过这些坎儿,我们一定能过一个好年,同行们,你们说是吧?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