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医闹 被 20 多个人围住

「 喂......」「阿长......」「我...... 我......」「 什么事?」「 我被...... 我被一群人围住了......」2013 年夏夜凌晨...

「 喂......」

「阿长......」

「我...... 我......」

「 什么事?」

「 我被...... 我被一群人围住了......」

2013 年夏夜凌晨 2:00 左右,我卷缩在医院走廊通道狭窄的角落里,努力憋住呼吸,下意识地压低嗓音,然后拨叫了护士长的短号,号码虽寥寥可数,奈何因身体哆嗦,双手颤抖而颇为费时。生怕稍有动静会遭人发现,彼时的困窘像极了一个慌不择路的小偷,为掩人耳目抱头窜逃躲避。在呼叫等待的忙音中,仿佛熬过了半个世纪.....

一名男子携女儿前来输液

我是县城的一名儿科护士。门诊值夜班时遭到患儿家长及其率领的一帮兔头獐脑围堵。那晚高烧患儿较多,自 23:00 接班以来就未停歇过。

一中年男子携女儿前来门诊输液,那时我正在治疗台加药,接过药物时,该男子直接了当地对我说:「护士,我女儿发烧,你快点帮她打上针!』』 我边低头整理药物边回答说:「你看,在你前面排队的有这么多人,而且大部分也是高烧,得按顺序来。」男子听罢不噤声了。

但由于高烧患儿常规优先给予降温处理,所以我拿起该药的处方单,果然看到了" 安乃近  120 mg   滴鼻  st」,于是便立即按医嘱给他女儿滴鼻了。随后继续忙着加药,穿刺,换瓶,拔针等。还有好几个患儿未输上首组液体呢。而他和他的女儿则在输液大厅等候。

等候期间,该男子又催促了一次。「再等下,我已经给你女儿做降温处理了,若不按顺序,别人会有意见的。」我答道。而此时,男子开始满脸愠怒,可我那时都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哪有时间去安抚他?便又转身忙去了。

终于轮到他女儿了,可我呼喊她女儿的名字时,却不见有人应允。输液大厅也找不到他父女俩的踪影。距他们进入输液室不到 20 分钟。不禁心生疑虑,但没往深处想,因为陆续有人来输液。

我被二十多个人围住

约十分钟后,一部惊心动魄的动作港片上演了,而女主角竟是自己。原来,该男子号召了约二三十个青壮年浩浩荡荡地冲进治疗室,我霎时被黑压压的人群吓呆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扑面而来,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首当其冲的中年男子凶神恶煞,先声夺人:「…..(爆粗此处省略)你不帮我女儿打针,我就要打你!」 

「不是的,别人也是发烧,帮你插队,人家会有意见的。」我嗫嚅道。

「这个我才不管你呢!」男子说完试图动手摘我帽子。

我侧身一闪,躲开了,从治疗室后门逃出,随即拿起放在工衣口袋的手机,欲报告给护士长,可弱女子一枚的我岂能逃出他们的魔掌?

他们随即紧跟上来,并再一次拦截了我,其中一个男青年还试图抢我手机,幸而没有得手。

你们要是打了我,有事你们负全责!我故作镇定地厉声道。其实内心早已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过。

他们听到后竟停顿下来了,但还是围着我,不肯离去,僵持了一会,突然听到他们的老大大声地说了什么,他们循声望去,我趁这个空隙跑进了电梯。谢天谢地!暂时安全了,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医院应更重视安全管理

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惊魂未定,不敢单独值夜,也没有人给予过后期的心理疏导,幸而暂时不用上门诊夜班了。 

可通过这次事件,对医院的安全管理我想提一些自己的想法。医人员在前线冲锋陷阵为病人的健康保驾护航,同样也需要医院后方的支援和维护。

许多三甲优质医院的技术先进,人才济济,也乐于重金购置先进医疗设备,却偏偏忽略了医院安全管理资源的投入。

从我的亲身经历到近期西南医院导诊护士被挟持身亡,恰好都折射出部分医院,尤其是基层医院安保力量薄弱,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防范措施欠完善,不足以保障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

据悉,就我事发的当晚,仅有两名门卫值夜,皆已将近 60 高龄。面对浩荡的地痞青年是否认真盘查,严格遵循准入放行制度,当然或许盘查了也无法阻拦他们的横行硬闯,但起码可先反映上级领导,给院内工作人员一个缓冲的时间。

另外,医院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场所,门卫是医院安全的的第一道防线,院方有必要去组建一支责任心强,作风硬,有一定的格斗防身术的保卫队伍,且平均年龄不超过 50 岁。若条件允许,还应申请在医院周边设置警务处,以保证干警快速出警抵达现场干预。

在医患关系恶化到「白热化」的今天,真心呼吁医院领导能着重医院保卫管理的建设,筑好医院的第一道防线。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