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不按套路出牌 把“死”新闻写活

医疗新闻采写实践之一

医疗新闻采写实践之一

为促进海南医疗发展,海南省委组织「京城名医海南行」活动。专家们要来我们省肿瘤医院交流。接到通知后,我就跟我们的宣传干事研究,怎么把这个新闻写好?

因为我知道,这次活动,专家要去很多单位,各家都会有报道。怎么写出「不一样」的报道?国为这样的报道,基本会落入「领导致辞、参观汇报、教学互动」的套路。

怎么把这种「死」新闻写活呢?当时我就跟宣传干事说,要多找一些故事,最好有感人的故事。正好这天我们医院还有一个大活动,上午在会展中心,要跟省里签一个总部经济医疗保障服务协议。

签约一结束,我就赶紧回到医院。在医院电梯里,我就打电话问专家在哪里?不一会就告诉我有位专家要去胸外科会诊。我背上相机就赶到胸外科。会诊的张力健教授,对我们胸外科的治疗方案、包括患者的治疗情况,非常认可。但患者还是不太放心。张教授告诉他,「带瘤生存」是目前对他最好的治疗方案,并拍着他肩膀鼓励:治疗效果这么好,现在谁能看出你是病人?肿瘤病人带瘤生存活几十年都可能,像你目前这种身体状况,再活个几十年,活到 80 岁都没问题。后面这段话因为新闻宣传的原则,我不能写进去,所以我就只用了前面那句话。

我中午回去赶写签约的稿件,下午医院搞法制教育,我要参加并写稿。所以,名医稿件就交给我们干事跟踪采访。我们干事当晚就把稿件写好给我,内容很多,写得很认真。但我看后觉得还是不满意,还是一个「套路」写法。

其实在故事选材上,也颇动了一番心思。名人大咖来了,就容易产生名人效应,因此报道肯定要「蹭名人」。但如果平平常常的问题,我们都解决不了,这样会说明我们「太 LOW」。所以,在选择故事的时候非常重要。第一个是「这下子我放心了」,就是我在胸外科遇到的这个故事。这个「蹭」到了名人,也没「贬低」自己,没有问题。

呼吸科的故事,是科室提供的。这位患者的病情,目前在海南做不了手术,还没有这个技术。当初我们的专家就是建议患者去北京治疗。因为当时我们干事在跟别的专家,不在现场,我说这个故事不行。后来我们干事就去补充采访,找我们呼吸科主任,这才知道,这种病例主因不是治疗,而是诊断,十有八九会误诊。患者本身就一直被误诊误治。加上我们有全省唯一的先进检测设备,北京的专家当时就说,这个病,能明确诊断出来,说明你们的技术水平是可以的。这样故事就圆满了。

还有一个就是皮肤病专家的事。这个与我们专业不「搭架」。因为时间短,来的专家少,有些还是医技专家,没有跟患者接触,实在没有故事了,就找了这个故事「凑数」。

后来我认真查看了一些各同行的报道,大概都是按「套路」出牌。虽然我们的稿子,也没有太多动人内容,但唯独我们没有按套路走,所以我们这稿子很多媒体采用了。

当天下午,我们还有一个新闻事件,就是法制教育。我们医院请了海南省原司法厅副厅长张发,来做「依法从医 医德医风」的法制报告。这种教育的稿子也是有「老套路」的:开展了什么教育,要怎样做;上级领导提出什么希望、要求;院领导表什么态,大家听后有什么感受。往往就是这样一个「三段论」。

张发是我的老首长,这个课比我预想的讲得精彩。中途休息上厕所时,「偶遇」张发会长,我还跟他开玩笑「首长别三日也要刮目相看」。

不仅课讲得精彩,我们蒋总讲话也非常真诚,特别在谈到敬畏生命,尊重患者的时候,蒋总几次眼含热泪,情真意切。我们院长在总结讲评时,也是「句句切题,字字见血」非常到位。

所以这个稿子我也没有按「套路出牌」,用了三个小标题,把重点、氛围都展现出来了,让人身临其境,让没有参会的同事也能领会要点。

说实话,这样的稿子,也不算太漂亮,但作为一个教育题材的报道,能写成这个样子,能写活,完全跳出了会议报道的「套路」,我觉得挺不容易的。

通过这两个报道,我认为医疗新闻其实完全可以不落俗套,可以不按套路出牌,也能把「死」新闻,写活写漂亮。延伸到其他医疗领域,比如学术交流、治疗案例、医疗技术,只要把握的好,一样是可以写活的。

作者:海南省肿瘤医院宣传部梁山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