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上午 9 点 25 分,李阿姨准时出现在 ICU(Intensive Care Unit,重症加强治疗病房)门口。再等 5 分钟,她就可以进去见到 88 岁高龄的母亲了。

上午 9 点 25 分,李阿姨准时出现在 ICU(Intensive Care Unit,重症加强治疗病房)门口。再等 5 分钟,她就可以进去见到 88 岁高龄的母亲了。

今年 4 月以来,几乎每天都是如此,他们兄妹三人轮流,从上午 9:30 到下午 4 点 30 ,可以有充足的时间陪着母亲。

一般来说,进了 ICU 的患者需视病情缓急决定是否允许家属探望,而且每天固定时间段探视。

与之不同的是,李阿姨一家可以每天有一人进出 ICU 的大门,母亲住的地方,是 ICU 的隔壁,HDU(High Dependency Unit,高度依赖病房)。

「 88 岁老人外院 ICU 长期卧床致 4 期压力性损伤,苏州明基医院 HDU24 小时护理终守生命防线!」

今年 2 月,倪奶奶不慎跌倒导致左侧骨盆及下肢骨折,至常熟当地医院就诊,因高龄当地医院予以保守治疗。但治疗期间出现意识不清,电解质紊乱等症状,后又转至其他三甲医院寻求进一步的手术治疗。

2 月底老人因继发下肢静脉血栓行「下腔静脉滤器置入术+下肢静脉造影术」,因呼吸困难行气管切开开术,病情才稍有好转。由于高龄且情况危重,此期间老人一直在 ICU 进行治疗。

4 月上旬,老人各项体征稍有平稳,但这期间倪奶奶的家人都未曾有机会与她见上一面,每天仅靠从医生的简短病情交流中获取老人的最新消息,这对他们来说实属煎熬。 

4 月中,偶然得到可以进去探望老人的机会

李阿姨是第一个进去看到母亲的。

「进去一看不认识了,瘦了好多,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很心疼」。

更让李阿姨触目惊心的是,

因长时间卧床造成骶尾部的压力性损伤,

血肉模糊不堪入目。

与哥哥姐姐商讨后,他们一致决定将母亲转出 ICU。

老人除了还不能脱离呼吸机,其他状态都已逐渐平稳,转出 ICU 问题不大,他们的需求医生同意了。

转到哪里去,成了新的问题。

转到普通病房?高龄、危重症、严重压疮、意识障碍等,鲜少有科室愿意冒这个风险。

疗养院硬件条件虽好但医疗保障水平却让人止步。

为此,他们兄妹三人几乎跑遍苏州所有的医疗单位,但任何一家 ICU 都有严格限制家属探视。

后来,另外一位患者的家属告诉他们可以去苏州明基医院高度依赖病房试试看。

高度依赖病房?从未听说过。

一般来说,危重症患者在 ICU 治疗一段时日之后得到缓解,可以从 ICU 转出,但这个转出并不是意味着转出至普通病房,有些重症患者此时仍处于重症高度依赖的阶段,仍然需要高度监测和护理,这时他们就需要转到 ICU 的「后花园」,进行进一步的重症康复治疗。

这个「后花园」指的就是高度依赖病房(HDU)。

HDU 为患者提供 24 小时密切医疗监测和护理的同时,还会对患者进行早期积极床旁康复训练,为提高患者的康复预后起了关键作用。

最关键的是,白天家属可以探视陪同。

来到苏州明基医院后,他们找到急重症医学中心主任、院长助理刘志永,表明来意后将老人过往病历资料递于刘志永主任,他们希望能够将母亲转到苏州明基医院的 HDU(高度依赖病房)。

刘志永主任在经过反复评估患者病情后,应允了。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刘志永主任组织 HDU 团队讨论患者病情中

4 月底,倪奶奶在子女的陪伴下由 120 急救转运到苏州明基医院。

老人入院后,刘志永主任便立即安排其完善相关检查,给予抗感染治疗,患者既往有双下肢深静脉血栓病史,放置下腔静脉滤器,应用低分子肝素预防深静脉血栓,呼吸机辅助通气及营养支持等对症处理。

但第二日,患者出现反复发烧。

经仔细排查,考虑患者骶尾部压力性损伤面积很大,不排除坏死物质炎症反应导致发热。

压力性损伤,最棘手的问题。

由于之前在外院 ICU 治疗长达两个多月,长期的卧床造成老人骶部严重压力性损伤。

这也是老人家属想要转院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压力性损伤,又称压力性溃疡。是指任何因压力没有解除而导致的皮肤和皮下组织的损伤,常见于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或者长期坐轮椅不能站立和行走者,表现可以为局部皮肤发红,严重者可形成深达肌肉或骨骼的深洞。

压力性损伤因局部受压时间不同而表现不同。

1 期(早期):皮肤完整,骨突处出现压红,压力去除 30 分钟后发红不退。此期可通过翻身、受压处减压,来避免压疮进一步往深处发展。

2 期:皮肤破损或出现水泡。此期注意减压,保持皮肤清洁,保护创面,防止感染发生。

3 期:皮肤破损,伤到脂肪层。此期注意减压,创面保护,定期换药,定期到医院就诊。

4 期:皮肤破损,组织坏死或损害到骨骼、肌肉或肌腱组织。此时治疗较困难,除加强翻身,减压措施外,需定期换药,定期到医院就诊。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压疮局部

根据评估,老人的压力性损伤创面大小 7×5 cm,可见到肌肉骨骼层,已经达到 4 期阶段,也就是说在外院 ICU 住院期间,患者压力性损伤非但没有得到有效护理改善,反而愈加严重。

压力性损伤Ⅳ期一般来说是最难治疗的,尤其对需长期卧床且不配合治疗的老年患者来说,压疮是他们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压疮老年患者的死亡率比一般老年患者要高得多。

HDU 护士长冯建莹立即针对老人的情况制定压疮护理方案,每天加强严密评估、适时换药,基础护理更从饮食观察到温水擦浴按摩,增加翻身频率,一应巨细,想尽办法减少创面受压时间。

一个月后,面积缩小到 4×3 cm,8 月中,伤口已全部闭合。

在 HDU ,允许家属的日间陪护,既增加了护理的透明度,使家属对护士的工作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尤其是对不能用言语表达、意识不清晰的老年患者,在家属的陪同下,能够更好地配合护理。

另外,在 HDU,患者们在家属的日间陪护下,也减少了不安的情绪,避免了因情绪引起的病情反复,某种程度上也降低了医护人员的工作压力。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HDU 护理人员为患者进行床旁护理

在 HDU 护理团队每日 24 小时的精心护理下,在老人家属的支持与理解下,目前老人其他身体状况也逐渐平稳,而且意识完全恢复。

「有时候嫌我做的不够好,还用手"打」我,我们很开心的,她打人说明她有力气、有精神了!」——李阿姨

「奶奶,你要跟我回家吗?」

「奶奶,我要给你打针喽!」

「奶奶,现在给你吸痰了,会有一点不舒服,一会会就好。」

「好了,奶奶你真乖!」

护士沈凡是负责倪奶奶的床旁护士,也是给李阿姨留下印象最深的一位护士之一,像对待自己奶奶一样的对待患者,三个多月相处下来,老人对护士们比对子女还亲近。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护士沈凡正在为老人行床旁护理工作

HDU,人文医疗的一种趋势。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HDU 护士为了安抚患儿,将其抱在怀里

经过 ICU 加强治疗后的重症患者,很多还遗留意识障碍、呼吸障碍、肾功能衰竭、四肢瘫痪,可能存在营养不良、咳痰无力、残留感染、免疫抑制等并发症。在 HDU 中,在监测下的早期康复十分关键,可以让患者更快地进入康复治疗的循环过程,提高了全身机能,大大降低患者因长期卧床引发的心肺功能减退、肌肉萎缩、关节挛缩等方面的并发症,同时感染风险也降到最低,缩短了住院时间,降低了 ICU 住院花费。

在 HDU 内,由重症专业医师、早期康复经验医师以及拥有重症监护经验的护士组成专业的医疗护理团队,结合专业的监测、护理、康复设备设施,保证了治疗和康复的安全及有效。

与 ICU 限制探视不同,HDU 病房探视更加宽松,在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支持的同时又可让家属自由探视,甚至在医护人员指导下参与病人治疗护理。

家属可以根据自己情况灵活决定参与深度,帮助患者康复,实现了家属与医护联合照护的美好愿景,打造提高患者生存质量的安全岛。

高龄重症患者 ICU 转出后何去何从?
因为有 HDU,他们也可以自己从 ICU 的大门走着出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