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气管狭窄失声六年,广州医生这样帮他重获“新声”

一场意外导致严重气管狭窄,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广州医生通过改良技术,为他实现了重获新声(生)的心愿……

「两个孩子听到我叫他们的名字,一个欣喜若狂,连忙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身边所有的人……」这是一个年轻父亲在朋友圈里分享的一段话,爸爸叫孩子的名字不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吗?但对于一个失声六年的家庭来说,这是比过春节都开心的事。

突遇车祸

保住性命,却觉得生命黯淡了

今年 35 岁的阿龙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却在六年前因为一场车祸打破了原有的平衡。

「当时车祸之后导致脾出血,为了抢救做了开腹手术,后来又合并肺炎,上了呼吸机。」阿龙说,在 ICU 躺了半个月之后,拔管之后还没过两天,又出现并发症大出血,不得不接受第二次开腹手术,重新上了呼吸机,这一次,他做了气管切开术。

经过一个多月的奋力抢救,阿龙终于康复出院了,原本以为车祸只是人生中一个不怎么愉快的小插曲,但没想到 却是噩梦的序曲

两个星期之后,他因 出现严重的呼吸困难 再次来到医院,经过纤支镜检查发现,由于之前反复气管插管和气管切开,导致气管发生复合性狭窄

经过内科治疗,包括球囊扩张、烧灼等方式,都没有办法彻底解决问题,而且有进行性加重的趋势,直到气管狭窄处几乎完全闭合,导致阿龙 无法正常呼吸,医院给他做了气管切开造瘘手术,从此他进入了「失声」的状态,并且成了孩子眼中「奇怪的爸爸」。

气管造瘘不是长久之计,人体呼吸时气流不经过滤直接从这个金属套管切口处进入肺部,失去了第一道生理屏障,很容易造成呼吸道的感染

「经常咳嗽咳痰,出门都得要带很多纸巾。」阿龙说,虽然命保住了,却觉得生命黯淡了下来,原本的工作没有了,而当时他的状态又没有单位愿意用他。

「我说不了话,脖子上还戴着个金属套管,尤其是第一年最难熬,心里特别难受,不敢见人。」这个一米七多非常壮实的汉子不得不宅在家里,一家四口的开支都压在了妻子身上。

「我一定要重新发声!」

再次踏上漫漫求医路

阿龙每天在家里除了要给自己清洗三次管子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上网、看书,希望能够找到解决自己这个困境的办法,「现代医学那么发达,我不相信一辈子就这样了。」

他也去过很多医院,有的说可以放支架,但效果也只是暂时的,有的说可以手术,但不确保手术之后还能不能讲话,这些都不是阿龙想要的。

阿龙说,在家里,家人可以耐心地通过他的嘴型了解他想要说的话,而对外他只能随身带着笔和纸,通过写字来做沟通,最让他痛苦的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正是需要家长教导的阶段,而他却连认字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无法教给自己的儿子。

「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真是干着急!」无奈之下,儿子到了读小学的年纪,只能把他送到寄宿学校,「孩子那么小就送到学校里面吃住,我们也心疼啊……」

「我一定要重新发声!」 阿龙告诉自己,无论要遭受多么大的痛苦,他愿意去尝试,只要能让自己重新可以说话,他又踏上了漫漫求医路。

在一位医生的推荐下,他辗转来到了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门诊见到了何建行教授团队成员、胸外科主任医师李树本,经过一番详细的检查与评估发现,阿龙狭窄处的气管几乎处于闭合的状态,李树本主任建议他做气管重建手术,「像这么复杂的气管狭窄,又戴了这么多年气管造口套管的病例比较少见,但是我们有把握帮助他恢复发声。」

在何建行教授的指导下,医院胸外科团队为阿龙制定了个体化手术方案,结合他曾经历反复气管插管、气管切开、气管造口术等复杂病史,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 「无管化」高位喉气管重建手术

手术过程中无需气管插管,在「无管」技术下切除那段已经狭窄到闭合的气管,以及那多年的气管切开造口,然后再进行吻合重建,「这个手术最大的难点就是气管与喉的吻合,如果处理不当容易损伤喉返神经,那样即使摘掉了套管,也还是无法正常说话。」

李树本主任深知阿龙对「重声」的渴望,他们决定 改良吻合方法,保留一小部分气管膜部,然后进行叠套式切口吻合,这样 既可以完成气管重建,又可以保护他的喉返神经。

一场声音「抢夺战」

「重声+重生」

10 月 16 日,由李树本主任主刀,为阿龙展开了一场声音「抢夺战」。四个多小时之后,手术顺利完成,阿龙被送回了重症监护室。

晚上,当他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摸摸自己的脖子上的金属套管还在不在,护士前来询问他的基本情况,他都一一回答出来,然后,他突然间懵了一下,「我怎么说话了?六年了,我终于会说话了,我开始叫着自己的名字,叫着家人的名字,那种激动的心情无法形容。

至今回忆起那一瞬间,阿龙的眼泪都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来,「儿子三岁后的记忆就没有听到爸爸的声音,6 年后,突然听到我亲口叫他的名字,全家人都哭了……」

目前,阿龙已经康复出院回家,他说,除了要尽快找一份工作,然后陪陪家人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他要去做,「六年里,我结识了很多跟我有类似遭遇的病友,我要把我的经历告诉更多的病友们,一定不可以轻易放弃,要相信医学、相信医生,我们可以重新获得声音!」阿龙说,他已经在着手帮助一个因气管造口失声十年的 90 后女孩尽快来就诊,希望能帮助她 「重声+重生」

指导专家

何建行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主任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后合作导师

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院长

李树本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

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

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