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花甲老人来信讲述医生是如何收下红包的

敦化市医院收到了一封来自患者家属李卫东的亲笔信,信的题目叫做《一封不知如何命题的信》,洋洋洒洒的四页信纸详细记录了老人给医生送红包的心路历程……

8 月 20 日,敦化市医院收到了一封来自患者家属李卫东的亲笔信,信的题目叫做《一封不知如何命题的信》,洋洋洒洒的四页信纸详细记录了老人给医生送红包的心路历程……

花甲老人来信讲述医生是如何收下红包的

一封不知如何命题的信

我叫李卫东,是骨科住院部 628 室患者韩武兰的老伴。八月十五日老伴不幸遇险住院,右腿骨股头下方骨折。要手术了,我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早就听说手术要给相关大夫红包,怎么办?又不认识,正愁之时,一位带眼镜的女大夫来到病房,询问相关情况,听说是第二天手术的麻醉师。心中大喜,得来全不费功夫,赶紧把事先准备好的信封塞到大夫兜里,经过一番激烈的推让,女大夫还是略带哭脸地拒绝了。望着大夫的背影,我是既失落又不安,失落的是大夫不肯收钱,不安的是老伴的病情特殊,大夫不敢收,怕出意外。 

麻醉医生年轻不敢收,主刀许主任应该收吧?壮着胆子走进主任办公室,探讨了一下病情,最后趁机把信封往主任兜里塞,这一次遭到更加严厉的拒绝,我被断然的、强硬的推出办公室,站在走廊里,望着紧闭的门,我像个小丑、显得那么卑微,回到病房心情更加紧张,一定是老伴病情严重,大夫不敢收,心情降到最低点。

最后还有主管医生没送,终于盼来李科研医生来查房了,我借机把信封塞进他兜里,他几次掏出,并说要交给护士长,(让护士长转存成住院费),最后还是被我和妹妹两人的力量降服了,李大夫走了,我们提着的心落地了,终于有大夫肯收钱了,我们看到了希望......

八月十九日上午老伴开始手术了,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到了老伴被推出了手术室,当听到手术顺利的那一刻,不争气的眼泪流了出来。

手术结束了,我和从外地回来的女儿「换防」了,我终于回家睡了一个安稳觉,电话响了,女儿说李大夫把钱给护士长了,我为之一惊,怎么会这样,从来没听说的事,他当时说交给护士长,我们还以为是托辞。现在想明白了,李大夫当时无奈收下钱,也是为了安抚我们的心,李大夫就是给我们希望的那个人,一个多么心思细密又贴心的大夫啊..... 

傍晚来到广场,向熟人讲述这几天的经历。人越围越多,讲了一遍又一遍,大家感叹、惊讶、振奋...... 一位八十多岁坐着轮椅的老太太说:「这是毛主席显灵了, 毛主席是神仙,人虽去世了,魂还在,他不允许他打下的江山遭人抹黑」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位老人带头高声唱起:「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我们那个年代让人心动的歌。很多人加入进来,歌声一浪高过一浪,最后连跳舞的不知情由都走了过来,问清原委,也跟唱了起来,领唱老人还唱了其他几首解放初期的歌,我站在人群里唱着,眼泪流着,我看见有几位老人眼里闪着泪花。有人说毛泽东时代又回来了,百姓看到了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国家的希望,百姓的渴望得到了释怀。

今天早晨我出去散步,碰到熟人我就讲述这几天经历,收到的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有位熟人向我讲述他的一个亲属,十几年前在其他医院生孩子,因为家中困难,年轻的男麻醉医生是曾经的邻居,不会为难她,就没送钱,结果孩子还没生出来就疼醒了,撕心裂肺,每每想起都泪流不止,心有余悸,往事虽然不堪回首,都已经过去了,不会再有了。

还有一个小插曲,手术的头天晚上,几个亲人不放心,趁护理站的护士低头写东西的空档,轻手轻脚溜进病房,我事先打开了门,临走时不巧还是被护士发现了,小护士进屋毫不留情的把我们两个老人训斥了一顿,我们当时真没生气,一个我们孙子辈儿的孩子,能生他们的气吗!我们这么大的国家疫情控制得这么好,是与这帮认真负责的年轻人分不开的,我向她们道歉,同时也感谢她们多日以来的热情服务。

最后我相信医院领导班子一定能打造出一支思想纯净过硬,技术超强的医疗队伍。同时也希望领导把我写的东西发到医院的网上,让全体员工受到教育,最好想办法发到电视台去,让全市人民都知道,敦化市医院手术不收礼,这是一个百姓的医院,一个无愧于"人民"这两个字的医院。

患者家属李卫东

2021 年 8 月 20 月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